王传福PK郭台铭

  一个是新晋大陆首富,另一个是老牌台湾首富。最近,王传福以350亿元身价位列2009胡润内地百富榜之首。然而,这位被股神巴菲特拥抱的“产业明星”,却被郭台铭咬牙切齿地称作“贼人”。

  双方的恩怨由来已久。2002年末,王传福受邀去台湾拜访郭台铭。据王传福回忆,当年在台湾和郭台铭在房间里对话时,富士康部门经理站成一排守在门后,涉及某个具体问题时,郭台铭叫一个名字,此人就低着头进来,汇报完工作后毕恭毕敬地退回去。富士康等级森严给王传福印象深刻,但他对这种文化不以为然。

  和郭台铭一样,王传福的家庭出身环境也不好,却都拥有超强的市场敏感度和顽强的毅力。不同于郭台铭“专断、高傲、苛刻”的行事风格,王传福显得要宽容平和得多。在成本控制上,郭台铭把降低成本的方式走到极致。虽然也推崇节俭,但王传福该花的钱从不计较。比亚迪员工会过得比较踏实,不像富士康的员工那样有拘束感。当比亚迪上市时,他将自己的股份稀释到28%,“这辈子绝不当守财奴”的王传福获得了尊重,也赢得了人心。

  对文化可以不认可,但郭台铭庞大的产业帝国却从此被王传福“看在眼里”。要知道,当时的比亚迪只是一家做手机电池的小企业,而富士康已是手握几十亿美元订单的世界级代工航母。

  但让郭台铭出乎意料也大为光火的是,仅仅用了几年时间,王传福便迅速“复制”出与自己近乎相同的手机代工产业链,并成为强劲对手。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从2003年起陆续有400多名富士康员工跳槽到比亚迪,上万份机密文件随之出现在王传福案头。

  “山寨顶多只是抄袭、模仿外观,有人查还会躲躲藏藏。比亚迪不只是抄袭,甚至派商业间谍窃取我们的资料,然后毁灭证据。”谈及王传福,郭台铭气不打一处来。“几年前王传福来找我,希望鸿海帮他做电池壳,我还带他参观工厂。结果他看到我们赚钱,就挖走我的干部、偷走文件,使公司蒙受数百亿元损失。”

  但是世界上从没有后悔药。从业务链条来看,比亚迪覆盖了手机电池、液晶屏、键盘等除手机芯片之外几乎所有的手机零部件。除了计算机代工、汽车制造外,比亚迪的业务跟富士康近乎相同。对此,郭台铭坚持认为,比亚迪手机业务发展如此快速,与其挖角和窃取自己大量商业秘密不无关系。

  “鸿海没做汽车、没做电池,而在与鸿海交集行业领域中,双方差距太大,比亚迪绝对不是我的对手,只要是公平的竞争,鸿海全球绝对不怕竞争。”虽然郭台铭依然瞧不上比亚迪,但局面正在悄然改变——让当初以“小弟”面目出现的比亚迪,快速成长成长为中国最大的手机电池厂商,逐渐蚕食富士康的市场份额

  当郭台铭因为员工跳楼、被指逃税,而备受“血汗工厂”的质疑和非议,王传福却因为引领了新能源的未来方向而深受认可和追捧,一时风光无两。

  忍无可忍的郭台铭终于出手。2006年,鸿海旗下的富士康就以盗取商业秘密为由,在深圳法院控告比亚迪,双方正冲突由此开始。三年来,除比亚迪几位员工入狱,这项诉讼至今没有定论。2008年12月,比亚迪公告宣布摆脱相关调查,并指富士康涉嫌贿赂。颇有些针锋相对的意味。

  甚至当巴菲特看好并投资王传福的比亚迪时,郭台铭怒斥“股神”是非不分。他“隔空”向巴菲特提出三个问题:“巴菲特一直标榜只投资有诚信长期经营公司,为何投资偷窃富士康商业机密比亚迪?用何种专业判断比亚迪的潜力?巴菲特先生你敢不敢开比亚迪汽车上下班?”

  但愤怒的他无法阻挡王传福的势头,一年间比亚迪的股价上涨了6倍。望股心叹的郭台铭不无挖苦地说:“世界没有什么股神。也请小股东们相信,不要听到巴菲特的名字,就吓呆了。”

  比亚迪与鸿海集团都起家于代工厂。所不同的是,王传福已经开创出自己的品牌,其以电池为切入点进入新能源汽车的开发也被越来越被看好。而郭台铭的鸿海集团虽说依然是世界上最大的IT代工厂,然而即使规模再大,说到底仍旧是一家代工企业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1
取消收藏
王传福  郭台铭  首富  比亚迪  富士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