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有0.000001%股权和持有100%有何不同?

  无论是比尔·盖茨,或是华人世界的李嘉诚郭台铭……他们都拥有企业多数股权,并掌管企业的经营权,而成为众所周知的富豪,他们像是古代的成吉思汗,率领大军,扩张帝国版图,剎咤风云于谈笑之间,令人好不羡慕!

  反观之下,作为一个小股东,似乎是那么没没无闻,既不能参与公司决策,公司遇到竞争对手出现只能看报干着急;企业有了获利,盈余如何配置也只能默默接受……凡此种种,都让人似乎有种“做小股东实在不如握有经营权的企业主来得好”的感觉

  然而事实真是如此吗?让我们一起看看在1979年,巴菲特致波克夏股东信上,写下的一段话,或许可以作为我们思考这个主题的线索:

  “仅拥有少数的股权,代表我们无权去指挥或影响公司的营运决策,但过去的纪录显示,他们过去的营运管理绩效甚至比我们自己来经营还要好,虽然闲坐一旁难免有点无趣且有伤自尊,但这本来就是被动参与某些优秀经营阶层所必须牺牲的。”

  即使富可敌国如巴菲特,还是得面对这种“有点无趣且有伤自尊”的处境,但他欣然接受,因为这是与优秀人才“共事”的另一种层次。

  事实上,持有0.000001%的股权,和持有100%的股权,除了在“经营权/控制权”上会有差异之外,其它的所应该享有的股东权益,是完全相同的!不论股权比例多小,股东都享有该企业等比例的盈余能力(例如,某企业的盈余为一亿元,A君持有 0.000001%的股权,那么一亿元的盈余里,就有100元是属于A君;而若B君持有该公司100%股权,那么这1亿元都属于他所有)

拥有经营权,有那么重要吗?

  拥有一间公司大量的股数,通常也就享有“拥有经营权/控制权”,这意味着拥有:

  1.营运控制权:控制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2.盈余分配权:企业的经济盈余,应该作为哪些用途

  3.会计上的盈余认列:持有股份过半,可以认列其盈余能于会计帐上

  不过,拥有上述权力,这真的很重要吗?倒也未必。因为就算拥有上述三种权力,可能有“扶不起的阿斗”和“诸葛亮症候群”这两个隐忧得小心。

  1.“扶不起的阿斗”的隐忧

  就算今天拥有100%的控制权,但若经营团队能耐不佳,就算是100%控股恐怕也无济于事。巴菲特曾说,“我们曾经拥有某些事业100%的股权,但是对我们而言,这些企业所公布的盈余,却不及其现金金额100%的价值。”换句话说,这些百分之百持有的企业有很多都让巴菲特伤透脑筋,就像是没能变成王子的赖蛤蟆一样,尽管冀予厚望,但是这些企业的资本报酬率,却连基本的机会成本的水平都到不了,可说是扶不起的阿斗。

  这样看来,百分百拥有一家公司的“股权”加“控制权”也许不一定是好事,可能更令人伤脑筋。

  巴菲特最后得到一个结论:所谓的“控制权”只是一个理论上的说法,是否拥有高比例的股份、而连带拥有营运控制权、盈余分配权……有时并不真的那么重要,关键还是在于经营团队的能耐是否值得托付。巴菲特指出:“对波克夏来说,企业保留盈余的价值,并不是由我们这对该公司持股比率的高低来决定。这些保留盈余的价值,端视这些盈余的运用方式以及在运用之后所产生的收益水平而定。”

  2.“诸葛亮症候群”的隐忧

  诸葛亮在晚年最著名的事迹,除了“空城计”之外,恐怕就是他日夜不眠地处理国事了,但最后“出师未捷身先死”,为什么?因为人的时间和精力有限,凡事要紧盯细节一把抓、又不肯信赖他人代劳,就很难避免过劳。

  百分之百拥有一家公司,而且要忧虑该公司的营运团队之责,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许多企业经营者大多拥有旺盛的肾上腺素,能够焚膏继晷投入工作之中(据说郭台铭经营团队开会到半夜是常有的事情)然而,这种操劳程度,对于一般人来说未免也太累了一些。

  所以,许多家族企业的后代,到了后来都宁可单纯持有股权就好,不想费心费力来经营公司。像是计算机业界的惠普家族、食品业界的贺喜信托……这些创办人的后代,都将经营权交给专业经理人打理,授权执行长和经营团队处理公司营运挑战。

  这些家族企业的后代,许多都已经转型成为“持股公司”(Holding company)的型态,像是贺喜信托就是如此。他们就像一般的股权持有者一样,不需要过度操虑公司大小事宜,单纯享受经营团队带来的营运成果,正所谓 “坐享其成”,因为他们深知:自己所托付的都是业界素有专精的优秀人士,除非是极度重大攸关股东权益的事件(如企业并购案),才会在董事会中表达意见,否则自己实在不需要非得越俎代庖不可。

  所以,持有股权,还是和“认同”经营团队有很大的关系。认同经营阶层的理念和策略,才能心安的长期持有这些公司的股权;不然要是经营团队总是做出令人跌破眼镜的事情,持有股权的过程就会非常痛苦,同床异梦也难以持久。

会计制度给误导了

  不过,追根究底,许多人会有“持有0.000001%的股权,和持有100%权益大不同”的想法,可能也是被会计规定所误导。

  此话怎说呢?在会计制度上,在股权比例在20%以下,仅能就“当初的投入成本”或“目前的市价”来检视目前的“绩效”,换句话说,所有的认列都只来自于“股价”上的表现;唯有当持有该企业20%以上的股权,才能将该公司所创造的盈收,认列为自己公司盈收的一部份;也只有当被投资公司发放股利时,才能视为“资本的回收”。

  这些硬梆梆的会计制度,导致许多人(也包括企业)把“持有股权”、“拥有资本事业”当作是一件遥不可及、非得投入庞大资本才得以成就的事情。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由于波克夏持有其它事业的股权,大多集中在持股比例低于20%的事业,所以巴菲特对此有过深刻的思考。他不被会计制度所限制,尽管就账面来看,“我们目前的营业获利只包含这些公司发放的股利,但是决定波克夏经济命运的关键,却是这些公司的整体盈余能力,而非它们所发放的股利。”如果巴菲特也被会计制度所束缚,恐怕就难以成为当今的大帝国。

  而巴菲特为了大家更清楚地了解波克夏在资本事业上的获利实况,除了会制作一般的会计报表之外,他还发展出一套“透视盈余”的概念,他用这彷佛X光般的方式,完整呈现旗下所有资本事业的营运实况,而不会被会计制度或股价所宰制。关于“透视盈余”部份,我们在书的后半部,会有更详尽的说明。

  所以,持有0.000001%的股权,和持有100%的基本权益,事实上完全一样:一样要重视经营团队的能力和品格、将它视为自己的事业、关注经济表现。而拥有自己的资本市业,也不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只要能运用事业主的心态,那么成就自己的资本事业也就不远。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