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的字母迷魂汤

华尔街的“字母汤”是否让你产生了“投资性”消化不良?

除了华尔街,没有其他任何机构制造出的首字母缩拼词有如此之多──也许政府和军方是个例外。我称这些金融工程学产品为“华尔街缩拼词”(WACronyms),因为尽管它们听起来都简简单单,但实际上,其中许多词汇都迷雾重重,充满着让人难以理解的风险

PJ-AS480_ACRONY_D_20091117132822.jpg

这些词语包罗万象,从ABSARMs;CARDS和DECS; CBOs、CDOsCDS、CLOs、CMBS和CMOs;EIAs;ETFs;HLTs;IPOs;LBOs、MBOs和 BIMBOs;MBS;PERCS;PIPEs;REMICs;RIBs;SAMs;SPACs;SPARQS;STRYPES和TANS;ELKS、 LYONs、PRIDES、TIGRs和ZEBRAs;到NINAs、NINJAs,以及许多其他一些毫无意义的词汇。

尽管你在投资时不该机械地将这些“华尔街缩拼词”所代表的产品一概拒之门外──比如说,某些ETFs,也就是所谓“交易所交易基金”或许就值得投资──但这些吸引眼球的缩拼词永远都在传递着一个信号,那就是你应该加倍小心地对待这笔投资。“华尔街缩拼词”相当清楚地表明,有人正试图用甜言蜜语来引导你投资那些如果没有矫揉造作的缩拼词作诱饵,你或许根本不会考虑的项目

在向投资者推销“华尔街缩拼词”的过程中,华尔街的商人们利用了一个被心理学家称为“流畅度”的人类心理特点,也就是说,与那些不同寻常、错综复杂的概念相比,我们更喜爱熟悉或者易于理解的概念。

美国知名编辑麦克斯威尔•柏金斯(Maxwell Perkins)的故事

你会有多强烈的愿望去读一本名为《西卵的特里马尔乔》(Trimalchio in West Egg)的书呢?你可能马上会问自己三个问题:谁是特里马尔乔?西卵在哪儿(或者是什么东西)?谁会在乎?不过,当这同一本书被命名为《了不起的盖茨比》(The Great Gatsby)的时候,菲茨杰拉德(F. Scott Fitzgerald)的这部大作听起来就有意思多了。幸运的是,菲茨杰拉德的编辑麦克斯威尔•柏金斯拒绝了大作家想出来的这个笨拙的书名,并换作了他的英明选择。

你对于购买一种名为1-[[3-(6,7-二氢-1-甲基-7-氧代-3-丙基-1H比唑并[4,3-d]嘧啶-5-基)-4-乙氧苯基]璜基]-4-甲基柠檬酸盐的药物能有多大的热情呢?对于任何一位非专业药剂师来说,这个名字听起来都会让人觉得害怕、毛骨悚然,甚至还会觉得有毒──它就像是为了疏通堵在水管里的脏东西而被泼入下水道的质。不过,当这同一种药物被唤作“Viagra”(伟哥)的时候,就显得那么自然而然,而且吸引力十足。

通常来说,你看到或者听到某种事物的次数越多,那么这种事物有危险的可能性也就越低。(如果它足以致命,那么你在和它第一次或者第二次接触时就可能已经毙命。)因为只要是我们的先辈经常接触的东西,那么它就不大可能是有害的,而更有可能值得我们去接触。我们变得偏爱熟悉的事物。那些让我们联想到常见事物的东西都会让我们感觉舒服。

因此,当一种事物越容易让我们感知、记住或者是发音的时候,它就让我们产生了更强烈的安全感──而无论其真实风险或益处如何。像“Viagra”这样的名字,让我们联想到了生命、活力和瀑布(“Viagra”是“Vigor”(活力)与“Niagara”(尼亚加拉大瀑布)的合拼),即便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我们也会觉得顺畅而且耳熟。

在一个经典的心理学实验中,研究人员向受验者展示了一系列虚构的食品添加物名称,它们都由12个英文字母组成。有些词汇,比如Magnalroxate,易于发音;而另外一些词汇,比如Hnegripitrom,读起来则既累赘又拗口。实验人员让受验者将这些名称想象食品标签上的成份名称,然后让他们来评价每一种添加的安全性。结果发现,在受验者眼里,那些发音拗口的添加物的危险性平均要高出29%。

心理学家还向人们展示了游乐园各种娱乐项目的名称。有些名字短小精悍、惹人注意而且容易发音,比如Chunta。还有些名字发音拗口,比如Vaiveahtoishi。在除名称外没有任何相关信息的情况下,人们认为发音拗口的娱乐项目,其危险性要平均高出44%,而且更有可能让人们感到不舒服。

这就是为什么华尔街要兜售“CMOs”、“HLTs”、“LBOs”、“SPACs”和 “SPARQS”,而不是与之对应的抵押贷款担保证券、高杠杆交易杠杆收购、特定目标收购公司赎回时参股按季付息证券。实际上,投资银行家们在给产品命名时付出了巨大的精力和努力,为的就是让这些名字可以被简写为引人注目的“华尔街缩拼词”──因为华尔街深知,一个流畅的名字会自然而然地让投资者在面对那些他们根本无从知晓的风险时变得更加轻松自在。

“抵押贷款担保证券”是个让人生畏的由11个音节组成的拗口名字,听起来像是一边有追债公司在向你催账,而另一边,一个名叫布鲁诺(Bruno)的前摔跤手让你的拇指脱了位。而“CMO”听起来显得短小、酷劲十足、时髦,而且很是顺耳,像是一家快餐厅、一项体育统计、一个电子游戏、一种运动鞋,或是一种新型小汽车。你永远不会想到,在2008年年底,有些CMO的价值只相当于华尔街强卖给 “有经验投资者”时价格的一个零头儿。

一举成功的股票代码

同样的原理也可以应用在股票代码身上。股票代码用来指代那些你希望进行交易股票的交易代码。那些代码易于发音或能引发正面形像(诸如BUD、KAR或LUV)的股票,其表现要好于那些代码繁复且毫无意义(如PXG或BZH)的股票──至少在短期内是如此。

深知这一道理的公司都急于占有一个吸引眼球的代码。2006年8月,重型摩托车制造商哈雷•戴维森(Harley-Davidson Inc.)宣布,该公司的股票代码将从HDI改为HOG。(摩托车手一直以来都将哈雷摩托车戏称为“hog”)在换上这个让人过目难忘的新代码的头两个交易日哈雷股票上涨了5%。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股票全称。研究人员最近提出了一系列虚构的股票名称;有些易于发音和辨认,比如“Tanley”和“Vander”,而其他一些读起来则不那么流畅,比如“Xagibdan”和“Yoalumnix”。

在一个心理实验室里,数十个人看到了这些公司名称,在除去这些名称外没有提供其他信息的情况下,这些人预测了这些股票在未来一年的回报表现。平均的预测结果是:那些名字简单的股票将上涨4%,而那些名字累赘的股票将下跌4%。

在上世纪90年代末网络股繁荣正如日中天的时候,那些将公司名称改为包括了“.com”、“.net”或者“互联网”等字眼的公司,其股票在改名后两个月的表现要比其他科技股超出89%之多。

即使是在保守的瑞士,投资者也相信,那些名字琅琅上口的股票,比如Emmi,Swissfirst和Comet,其回报率要高出像Actelion,Geberit和Ypsomed这样名字累赘的股票。

ABC一样简单

在古代世界,人们深知命名的行为是一种主张权力的方式。在《创世纪》(Book of Genesis)中,当上帝创造了亚当之后,亚当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每一种动命名,从而实现了上帝让人类“管理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的愿望。

因此投资者们要记住,华尔街从一开始就通过简单的命名行为掌控了投资,这一点非常重要。华尔街通过给一笔不怎么划算的投资起一个简短而惹人喜爱的名字可以欺骗很多人,让他们以为这是一笔不错的投资。

别成为这些投资者中间的一员。面对任何一笔吸引眼球的“华尔街缩拼词”投资,你必须用自己的缩拼词来回击。其实保持警惕简单得就像ABC:只要记住“任何时候都要谨慎”(Always Be Cautious)就好了。首先,问问这个“华尔街缩拼词”代表什么意思。如果你既不知道这个缩拼词该怎么读,也不理解这个它的意思,那么就不要投资。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1
取消收藏
华尔街  投资者  抵押贷款  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