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蜗居更不幸的是碰到任志强这张嘴

  针对刚毕业工作的年轻人置业问题,任志强再次“直言不讳”:年轻人就该买不起房。他表示,如果从发达国家来看,30岁以下的人没工作几年,就靠自己独立收入去买房的几乎为0,非常少。如果未来收入不足以满足住房按揭贷款或者购房支付能力的话,都买不起房。(12月2日中国经济网

  说实话,在听到任大老板“年轻人就该买不起房”的断语之后,我确实很受伤。此前,某直辖市领导还曾做出了“6.5年工资收入可以买一套房”的承诺,那时,我们生活的信心倍增;之后,又有一位领导说“10年可以买一套房”,对此,我们依然充满幻想;又过了不久,国家统计局某官员的“三代人积蓄可买一套房”,又将我们从乌托邦世界唤回到了现实社会……不过,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因为在今日,任志强的理论,才真正地给了我们一个打击,这种打击是一种歧视、是一种唾弃。

  笔者作为一个80后房奴,能深切体味到买房还的艰辛与苦涩:在“啃完父母”所有的积蓄之后,我们还必须要将自己的最“风华正茂”时光献给伟大的房奴生活——穷尽所有的工资献给房产利润银行利息政府GDP。而就是这样的艰辛,却没有换来房产商的一句怜悯和同情,在他们的眼里,80后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理由是,外国的青年这样,你们更应该这样。

  此外,在任志强的观点里,住房权对于80后来讲,就是应该被剥夺的。虽然,住房权的实现可以分为“居者有其屋”和“居者有其所”两种方式。但是,在经适房廉租房制度屡遭摒弃的今天,房地产商和政府又拿什么来实现“居者有其所”的承诺呢?相比而言,即便要背上沉重的债务负担,每一个人也是愿为实现“居者有其屋”而努力的。换言之,80后做房奴应该是符合“现代经济学”的,是经过长时间的权衡利弊得出来的结果。从这个角度而言,80后是用自己地努力和奋斗来为政府住房权的保障实现买单。

  更为可怕地是,房奴生活更会消磨掉一个人的意志。对于一个30岁以下的青壮年来讲,这远远要比房奴生活本身更具打击性。笔者毕业于2006年,那还是个比较好找工作的年代。也正是因为好找工作,许多同学并没有考研。但是,在吃毕业散伙饭时,几个要好的同学还是相约以后要考研的——也许是为了曾经的梦想,也许是为了大城市的浮华与虚荣,但至少他们表示过自己的雄心壮志。可现在来看,他们都已经身不由己了,他们“被”放弃了那些奢华的梦想——因为在他们一上班时,他们的单位就给他们带上了房奴的帽子。这个时候,或许我们应该唱起赵传的那句歌词:“生命的尊严和生活的压力哪一个重要”。

  另外,这个时代对于80后来讲,似乎永远存在着一种不公平。近段时候,网上风靡一个《之80后列传》的小段子,通过这个段子,或许看客们能体会到80后在这个时代中所处的角色:夫80后者,初从文,未及义务教育之免费,不逮高等学校之分配,适值扩招,过五关,斩六将,硕博相继,寒窗数载,二十四乃成,负债十万。觅生计,背井离乡,披星戴月,秉烛达旦,十年无休,蓄十万。楼市暴涨,无栖处,购房金不足首付,遂投股市,翌年缩至万余,随抑郁成疾,入院一周,倾其所有病无果,因欠费被逐院门。寻医保,不合大病之规,拒付,无奈带病还。友怜之,赠三鹿奶粉一包,鸡蛋数枚。翌日,卒.

  显然,在社会转型期成长起来的80后,背负了太多难以诉说的痛楚。这个时候,任志强的“就该买不起房”之论,无疑又在80后那伤痕累累的身体上撒了一把盐。这个时候,我们不可能强忍着痛苦还要大声喊出快感,唯有用更为踏实的奋斗来继续自己艰苦的人生。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48+1
取消收藏
任志强  gdp  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