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拥有资本事业,你需要的是…

评价是个大哉问!

  不少人问过我:“到底有哪些企业评价法可以了解企业?”这可是个大哉问! 研究方法不胜枚举,但在一头栽进去之前,我通常会先反问个问题:“你为何想知道这些研究法?”

  我遇过有朋友将所有的评价方法整合成一套程序,并且定时把新理论加上去更新,用此计算企业的目标价进行买进卖出,乐此不疲。能如此执行真令人十分佩服,我尊敬他付出的心力。但也忍不住开始思考,研究的出发点到底是什么? 我要执着于工具还是工具要完成的目标? 而这是我在研究时,常常必须提醒自己的问题。

  就跟写报告前必须先弄清楚研究目标,才能设计研究方法一样--如果研究目的是目标价,那么就必须整理企业过去的财务状况,将三大报表的内容挑出数据做各式比较分析,并计算、预测股价成长动能有多少;而我在之前的文章提过质化与量化研究,则是在做资本管理时,必须兼顾的天平两端。那为何方法会不同? 因为用的方法,取决于你想找到哪种答案。资本管理想要掌握的核心,是企业未来可以创造多少经济成果的能力,而不是他现在资产加上营收值多少钱、或明年能变多少钱。“能力”要用数字跟文字一起解释才完整。所以如果想知道的是能力,就必须在研究时,随时紧扣这个主题。

  举例来说,企业每年创造出的营收成长,是用数字表示没错,但如果要探讨营收成长状态对未来的意义,可能就必须区分他有多少是有机成长、多少是并购而来、企业整合的状况如何;销售若缩减,也有可能为出售事业部所致,而支撑这些作法背后的策略是什么? 企业因为什么定位做这种决策? 这些问题数字不能告诉你,光看一年的成绩也不会告诉你,而是必须追踪企业的营运逻辑,才有办法了解企业现在与未来可能的成长轨迹。策略不像类固醇,可以马上让运动员变成金牌选手,执行需要时间这个要素,因此必须关注在策略发酵的过程中,所有要素是怎么被调配的。如果只把焦点摆在数字(更遑论解读错的数字信息),或认为除了数字外的数据都不具意义,可能就无法专注研究力道,把必须发掘的重点,也就是产出数字的源头(例如执行力创新),抛诸脑后,放弃了综观全局的能力。

要求的答案不同,方法也不同!

  资本管理所要掌握的核心,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就跟企业讲求营运效率一样,以越少成本换取越多产出,也就是能以最少投入换取最多的经济价值,越好。因此在这方面表现良好的企业,通常具有可持续创造现金流经济特质、具弹性经营眼界跟营运模式、并系统化地去评价扩张的有效性,这些企业有些共通性,可以当作开启研究的参考:

  1.将计划与经营表现的审核围绕在“创造”上,发展出以提升内在价值为中心的目标,和稽核方法:有勇气放弃提高短期营收的作为,把赚来的资金投入研发或发展新机会上。麦肯锡管理顾问公司在2009年4月所作的一项主题为“经济衰退中的研发”调查显示,尽管经济形势仍然非常不确定,但值得注意的是,研发的重要性似乎有增无减。有45%的受访者认为,研发是他们公司在2009年的策略上最重要大事之一,这一比例和2008年相同。从创新中获益最多的企业,与一般的节制成本做法相较,通常都反其道而行。调查中发现这些企业都持续增加研发预算、扩大研发活动以及转向更长期、更具创新性的项目。因为在他们的假设中,经济衰退等于研发升级的机会,调查结果显示,企业通常都会利用危机来拓展他们的竞争优势

  2.重新架构利润分配系统,使其系统能导向创造内在价值:

  要订定一个基于每个人能为企业创造多少价值为基准的利润分配系统,使得利润(动机)和创造价值(结果)能完全配合。例如订立符合绩效制度激励法--若跟业界平均比较下,成效越佳(以更少单位投入成本创造更多营收),即使整体营收衰退,但若表现较同业为佳,依然可以获得相对的报酬

  3.在评估一个策略投资决定时,要明确地以“对企业内在价值的影响”作为评估的方法:必须改变对扩张计划(收购企业)的看待方式,以所产出的效益为立足点来评估每一份花出去的钱,并将收购的规模,控制在自己可以掌握错误发生机率的程度。通常企业在挑选合并标的时,若控制在小于自己规模的20%,且维持长期的水平(每年约2~3次左右),成功率通常高于那些挑选较大规模的偶发性合并案。(参考尼汀.诺瑞亚 (Nitin Nohria)等人所著的What really Works中的“长青计划” (Evergreen Project),研究范围为160家企业,十年以上超过200件的管理实务)

  4.建立和社会大众的清楚沟通,并且系统化的呈现营运计划所带来的价值上的影响(包含企业社会责任):如果不希望外界对企业有错误的解读,就必需负起责任正大众的想法,.给予正确的信息来评估企业表现,并可以藉此得知整个业界的情况和对手的情况。例如有些企业会言明以后不再提供下季盈余预测,以避免大众的眼光都只专注在短期的成效。

必须花费的工夫不能省

  有人会觉得,我只是想找会赚钱的股票,干麻那么麻烦? 确实,如果在意的是这个股票能不能让你荷包饱饱、账户数字增加,确实是不需考虑那么多;但如果你想拥有的是具持续经济力的稳当事业,以持有股权,让这些企业的聪明头脑为你工作,那质量兼顾的分析就有其必要性。试想,你是想把手上的余裕拿去资助败家子,还是富有想法且脚踏实地的企业家? 你真正在意的是拥有钱财的多寡,还是创造未来财富经济能力? 除此之外,资本管理需要的是不随市场起舞的自制力,如果没有对企业营运的了解做支撑,那就像把拱门的基石拿掉,会因无法承受自身的重量而崩塌。信念崩塌的了,就有很大的机率被市场牵着鼻子走,卖出优秀的或买入名不符实的企业,让自己本能产生价值资本,变成热钱,那就十分可惜了。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5+1
取消收藏
资本管理  事业  目标价  麦肯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