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公司DDS“跑路” 行业洗牌或将加剧

  日前,当记者赶到DDS快递公司(又称“深圳东道物流公司”)江门分公司位于市区永盛村附近的办公地点时,这里已经人去楼空,连办公用品都找不到了。“胡经理搬走的。仓库里的货物和快递文件也都搬走了。”DDS快递江门分公司的业务员陈先生告诉CBN记者。

  DDS是珠三角的老牌快递公司,诞生于1997年,主要从事快递配送,并代客户回收货款。公开信息表示DDS因为资金链断裂破产。陈先生随后又获知DDS的法人代表董事长郜伟,已经因涉嫌诈骗被公安机关立案刑拘。

资金链断裂 DDS“一夕蒸发”

  21日晚九点左右,当陈先生看到深圳数百名货主围堵公司总部追讨欠款的报道时,还打电话询问江门分公司的胡经理,对方说没什么事儿,老板已经答应第二天就把货款给货主。当天晚上,分公司在永盛村的办公场所还正常工作到23点。没想到第二天一早过去,却发现经理已经搬走所有品跑路了。“是凌晨一到三点钟搬的东西。”

  “没想到公司会走到今天。”陈先生在DDS已经待了8年多,对公司有了感情。他从仓库中找到遗漏的两份快递文件,退还给了事主,“还有一个客户,快递的文件是一份十几万元的提单,却找不到,还有几个客户的回款加起来有1000多元,公司也没给。”

  而他自己,还有5000元的押金和两个月的工资未领,“加起来有1.8万至1.9万元。江门这边有40多个员工,每个人数目都在2万元左右。”

  DDS在广州、肇庆、东莞、惠州、珠海、中山和江门等地的业务也以类似方式“一夕蒸发”,欠下数千名员工的工资和押金,以及商户欠款,并在部分城市一度引发群体性事件

  因怀疑DDS广州分公司携款“走佬”,广州天河岗顶电脑城附近的数百名档主和部分DDS员工聚集讨钱,致使交通一度瘫痪。DDS广州分公司约有员工1000名,在广州欠下档主们的款项数以千万元计。有未经证实的数据称,DDS共有员工约6000名。

  公开信息表示DDS是因为资金链断裂破产的。在珠三角站稳脚跟后,DDS进一步谋图华东市场,并利用低价策略在上海“三进三出”,都没有成功。第四次进攻是在2008年年底,别人是6元起的同城快递,DDS只开价2元,半年后就资金不继,后续乏力。并于2009年底全面停止上海、杭州等地的网点和业务。

  对此,陈先生全不知情。他告诉CBN记者,公司董事长确实在去年11月份给全体员工写了一封信,希望大家捐款,如客服每人捐一千元,干部两千元,司机三千元等,“本来要求我们业务员也要捐的,每人三千元,但后来又对业务员群体取消了。”

  在那封求助信中,提到去年10月份华东地区的员工工资就有700万元没发,另外还欠了300多万,但公司不想撤出华东地区,否则华南大本营也可能毁于一旦。 

快递行业洗牌将加剧

  “DDS这种经营模式,破产是早晚的事儿,”暨南大学快递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吴欣博士昨天在接受CBN采访时表示,“随着《新邮政法》的实施,今后快递行业洗牌将加速并激化。”在这个过程中,会有更多的快递公司将维持不下去,有的主动退出,如去年的北京小红马,有的将像DDS一样被迫破产,下一步还会出现收购重组的可能。

  吴欣说,DDS“走佬”事件对政府是一大教训。首先,政府应该意识到,由于行业的迅速发展,快递业已经成为一个劳动力密集、资金密集、技术密集的新型服务业,对社会方方面面的关联度和影响力,与“草根时期”不可同日而语。其次,相关政府部门应加强行业监管力度,“DDS的问题在去年11月份浙江分公司倒闭就已经初露端倪,如果预警和快速反应机制及时到位,现在这么大范围的欠薪和欠款,甚至群体性事件,都是有可能避免的。”

  DDS还仅仅是珠三角一个中型快递公司,就已经导致珠三角多个城市发生群体性事件。如果是一个全国网络性的大型快递公司,一旦出事,很可能需要政府付出更大的社会和经济成本去善后。历史已有先例。1997年美国联合包裹公司UPS)曾两次发生罢工事件,对美国国民经济产生了极为不良的影响,UPS公司每天运送包裹的价值相当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5%,罢工事件竟造成当年美国GDP下滑约0.2个百分点。

  吴欣还强调,DDS在上海以远远低于成本的2元价格揽货去抢占市场,以及DDS所采取的免费代客户回收款项,却挪用回收款来扩张公司连锁经营的方式, “前者违反了市场规律,后者打‘时间差’有巨大风险消费者不能盲目贪图小便宜,因为低价往往伴随着高风险,最终受损的还是消费者的利益。”

  在吴欣看来,《新邮政法》的实施,以及政府行业的监管,尚需一个渐进和成熟的过程,但快递行业未来必然像发达国家一样,走向稳定有序的大公司竞争格局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1
取消收藏
快递  dds  资金链  经营模式  破产  u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