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总统大选看比较领导风格的危险!?

  随着相关人士展现各种领导风格,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就像出好莱坞卖座片。主角都是家喻户晓的人,配角卡司阵容极为坚强,充满引人入胜的坏事跟阴谋,最后以扣人心弦的高潮结束。各种在书里出现的领导特质、技巧和缺点,都呈现在这出戏中。

  候选人的领导风格,巧妙地在各自对比强烈的党内提名大会中放大呈现出来,值得大书特书。这些题材,写成书都够了。唐纳•川普(Donald Trump)暴躁易怒、情绪化、单枪匹马的风格,在推特Twitter)上发文迎战充满敌意的世界;希拉蕊•柯林顿(Hillary Clinton)与他形成强烈对比,她书呆子般的顽固、冷静含蓄,还有许多重量级人物为她背书,证明在她钢铁般的意志底下还藏有同情怜悯之心。

  穿透那些激动的情绪,你会看出来,那些人物特色经典地夸张呈现了领导的各种面貌,如此戏剧性,又如此容易令人产生共鸣。有一种人,别人的所作所为如果像他那样,早就被开除了,他却安然无事,然而,有些人却会觉得他坦白诚实,令人耳目一新,谁没见过这种经理人?还有一种人,看起来较笨拙不自然,她总是把事情都做好,但在打考绩的时候,却被说她应该别再这么严肃而硬梆梆的,应该更常微笑,你不也曾见过这种经理人?在办公室里每天发生的那些琐碎事件中,每个人不都曾至少为其中一种类型的人欢呼过?

  热中研究领导的人,可追溯前述那些领导风格的特色至社会学韦伯Max Weber)对不同类型权威的描述:建立在父权制度财产之上的「传统型」权威,以及建立在科层制度法律之上的「法理型」(legal-rational)权威。(至于韦伯提到的第三种人格感召型〔charismatic,或称魅力型〕权威,你可能得把奥巴马〔Obama〕总统纳入考量。)

  韦伯认为,法理型权威代表进步社会指标,整个二十世纪,这类权威为管理者的崛起建立了基础,而管理者负责管理各式制度机构。这股潮流后来开始转向,因为亚伯拉罕•索兹尼克(Abraham Zaleznik)把领导人(启发改变的人)和管理者(推动制度机构运作的人)清楚区隔开来。近年来的论述中,已经完全把领导跟制度机构脱钩,把领导转变成一种结合个人品德和技巧的混合体。结果个人魅力再度流行起来。

  有人可能会用很粗略的方式,套用索兹尼克的区分法,把前述两位总统候选人归类成一位是不会管理的领导人,以及一位不会领导的管理者。也可能有人用这种区分方式为例,说明二分法的弊病,因为二分法强化了刻板印象。上述那些标签可以用来美化掩饰对于谁比较适合领导的偏见。一个大胆的(男性)「领导人」,对上一个注重细节、小心翼翼的(女性)「管理者」,这样的图像堆砌出修辞上的天花板效应,阻碍女性成为领导人。

  虽说唐纳•川普和希拉蕊•柯林顿之间有许多差异,我们仍应注意他们的相似之处。那就是,他们两人的风格都「有用」。他们两位在造势大会演说中,都向支持者点明他们所受的威胁有哪些,包括回天乏术的经济颓势、心胸狭隘的极权主义,并且直指其对手就是这些威胁的症兆,并把自己当成希望的明灯。人们发现这两人与公众关注之间的关系也很令人疑惑,其中一位他渴望被关注,另一位她则是避免受到关注。双方各有庞大支持群众,也受到尖酸的批评。 这可能会让你做出结论说,唐纳•川普和希拉蕊•柯林顿提醒了我们,不同的风格可能有效、也同样可能带来灾难,可能受人尊敬、也同样可能受到唾弃,可能被相信、也同样可能不被信任,一切都取决于支持者和环境条件的要求。

  然而,「每种风格总会在某些时候、某个地方有用」并不只是最肤浅的心得,也是轻率而危险的不负责任说法。

  把重点放在候选人的风格是否有效或恰当,是件轻率的事,因为这么做忽略了他们的领导风格透露出什么个性承诺和致力达成的理想。什么因素驱动促成他们的愿景?他们强调谁的意见、忽略谁的意见?如果他们的愿景实现了,谁会得利,又有谁会受到损害?

  只关心领导风格是很危险的,因为这代表上述那些问题都不重要,并且暗示说,只要你用可以取悦够多人的方式,去达到你的目的,你就是个领导人。你若无法达到你的目的,或是虽可达到目的、但无法取悦够多的人,那是你的错。然而,若只是把领导当成带有某种风格的影响力,等于是把领导贬低为一种有效的自恋。它认可了我们在将来会谴责的领导风格。

  所以每当有高阶主管问我什么是最有效的领导风格时,我感到担忧。这个问题背后隐含着自私的考量:我怎样做,最能让别人把我看成领导人,好让我达到我的目的?别人问我何谓最合适的风格时,我也很担心。这可能表示他们已把别人对领导人的偏见看法,内化成他自己的想法。

  我对上述这两个问题的回答都一样。

  我的答案是:别再谈领导风格了。用人们能了解的语言,诚实地说出你想达成什么结果,以及如何达成。解释清楚为什么这对他们好,要付出什么代价,谁会付出这些代价。然后,你就可以确定你的风格一定可行,至少那些觉得你有在帮他们发声的人会这么想。

  选情评论也许喜欢讨论「目前流行哪一种领导风格」,但更重要的问题是,这两个具启发性的领导人做过什么事,以及打算做什么事,还要问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以及怎么做、为谁而做。当展示领导风格的阶段结束,开始要实际运用领导力的时候,真正重要的就是领导人的个性承诺和致力达成的理想。这些永远都比风格更重要。

  • 来源|必读12篇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