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R债券35年后重启 “木兰债”诞生记实属不易

  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在杭州召开前夕,世界银行(下称“世行”)为中国提前送来了“贺礼”。

  8月31日,中国工商银行作为牵头簿记管理人和联席主承销商,成功在中国银行债券市场发行了世行2016年第一期特别提款权(SDR)计价债券。本期SDR债券发行总额为5亿SDR(约合人民币46.6亿元),期限3年,票面利率0.49%,取名为“木兰”。这是1981年以来全球发行的首单SDR计价债券,也是全球范围内首次以公募形式发行的SDR计价债券。据悉,境内外投资者认购踊跃,债券的认购倍数达2.47倍,参与机构包括境内银行保险公司证券公司、境外货币当局以及国际开发机构等多元化的本外币投资机构。

  这一部“木兰债”诞生记实属不易,背后是我国央行不懈的改革努力。

  “IMF对SDR债券的发行表示欢迎,这代表着人民币国际化不断推进。事实上IMF仍在积极探索如何使用SDR来增强国际货币体系稳定性,这项工作也正在进行中。”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中国磋商代表团团长詹姆斯·丹尼尔此前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以花木兰命名

  在中国央行当日举行的SDR债券首发庆祝仪式上,本报记者注意到,央行特地准备了一个点缀满木兰花的三层蛋糕,与“木兰债”之称相呼应。

  其实,SDR债券发行的消息早在7月末便不胫而走,相比于债券本身,此次各界对于“木兰”这一命名由来尤为好奇。

  世行副行长奥特女士在发行仪式上解释称,“大家都知道,我们有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其中之一便是促进性别平等。促进性别平等,对于全球减少贫困、促进经济发展都至关重要。在中国,花木兰是传奇的女性,代父从军了不起的女性。她在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而且得到全球广泛尊敬和承认,‘木兰从军’在全球十分著名。”

  在众多中国元素中,发行方最终选择了花木兰。除了迪士尼动画大片令这一形象在全球家喻户晓外,浓浓的中国元素、发音容易、外国人好记好念也都是加分项。

  “花木兰替父从军、忠孝双全的故事在全世界家喻户晓。祝愿以木兰命名的SDR计价债券市场蓬勃发展,享誉国际。”工商银行副行长张红利表示。

  在1980年以前,国际市场一共发行过13只SDR计价债券,累计金额仅为5.94亿美元。本次世行发行的SDR债券,将是1981年以来国际市场首只SDR计价债。

汇改开花结果

  其实,人民币从进入SDR货币篮子,再到中国发行SDR债券,这一进程并不容易,也彰显了中国央行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扩大SDR作用以及改善全球金融治理构架的决心。

  以美元为基准的布雷顿汇率体系1969年崩溃后,IMF创立了SDR,它赋予IMF成员国任何时候提取该货币篮子中任何一种货币权力。SDR设立的初衷是支持固定汇率布雷顿森林体系,改善国际流动性短缺,弥补官方储备不足。2009年金危机期间,SDR给全球经济系统提供了流动性支持,总额为1826亿SDR的 2009 年SDR分配,在向全球经济体系提供流动性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今年10月1日,新的SDR货币篮子也将正式生效,人民币将成为第三大权重货币。五大货币在SDR篮子中的占比为——美元(41.73%)、欧元(30.93%)、人民币(10.92%)、日元(8.33%)、英镑(8.09%)。SDR可以被兑换成可自由使用的货币。

  早在2010年,人民币便向SDR篮子抛出“绣球”,但当时并未成功“入篮”。IMF对SDR篮子货币有两条标准,第一是该货币的发行国(或货币联盟)在过去5年内货物服务出口额位居前列(中国2010年已达标),第二则是 “可自由使用”,具体包括在国际储备、国际银行借贷国际债券外汇交易中的自由使用情况,然而人民币当时并未满足这条核心标准。

  为了进一步向储备货币迈进、推动汇率自由化中国央行此后进行了持续果断的改革

  去年4月末,央行批准大量境外机构进入银行间债市;7月14日,央行又进一步宣布,境外央行、主权财富基金以及国际金融组织这三类境外机构参与银行间债市的额度将通过备案制完成,而无需审批,并且可投资范围也将扩大至更多品种。

  2015年8月11日,新一轮人民币汇改启动,IMF对此给予了积极评价:“中国正在不断从一个紧紧盯住美元的有管理的汇率体系向一个更开放、灵活、更基于市场条件的汇率制度转型,人民币应该能在2~3年内实现自由浮动。”

  随后,中国央行宣布延长银行间外汇市场交易时段,从目前的 16:30 延迟到 23:30,以覆盖欧洲交易时段,满足 SDR 所要求的在“全球主要外汇市场”广泛交易的要求。

  利率方面,财政部从同年四季度起按周滚动发行 3 个月记账贴现国债。从技术上而言,SDR利率可在其构成货币三个月期国债利率的基础上形成,有效的三个月期国债市场是加入 SDR 篮子的技术前提之一。

  此次,SDR债券再次整装待发,可见中国央行对于SDR改革的思考并未停留在一厢情愿的猜想阶段。

  兴业研究分析师对本报记者称,2016年4月1日在法国巴黎的国际金融架构高级别研讨会上,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积极表态中国将研究在国内发行SDR计价债券,且之后与IMF的多次密切沟通中都提及要推动SDR扩大使用;7月24日,周小川在2016年第三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表示,应扩大SDR的使用,人民银行已经发布了以SDR作为报告货币的外汇储备国际收支国际投资头寸数据,正在研究发行SDR债券的可能性。“如今SDR债券登场看似一小步,未来很可能会成为推动SDR在国际金融体系中发挥更大作用,最后倒逼IMF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一大步。”

“木兰”的机遇与挑战

  从更高立意上而言,扩大SDR的作用对于强化全球金融治理有特殊的意义,这也是此次G20峰会的议程之一。

  SDR债券有几大优点:1)风险调整收益比其他单币种债券更高(仅仅低于人民币计价的债券),主要原因是SDR债券包含了5种货币,它们两两之间的相关性较低,能很好地对冲汇率风险;2)相比于自己做多样化来进行风险对冲SDR债券交易成本更低;3)在有资本管制国家投资者可以通过购买SDR债券获得一定的外币敞口,比如在中国,如果投资者有人民币贬值预期,购买SDR债券实际上是一种获得美元敞口的方法,IMF认为这也可能缓解中国资本外流压力。

  当然,SDR债券也面临挑战。本报记者也获悉,此次债券发行的前后过程并不轻松。某国际投行人士对记者称,“由于当前欧洲、日本都已进入‘负利率时代’,美国国债收益率也屡创新低(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仅约1.45%),这导致SDR债券收益率偏低,影响未来的认购热情。”

  不过,债券获得超额认购,这也减轻了担忧。世行资本市场部主任理查德森近日也表示,“中国的人民币计价债券收益率普遍较高,但是SDR债券情况不同,利率是综合考量了一篮子货币的利率情况所得出的。”此外,世行的信用质量很高,因此“SDR债券的利率水平是十分合理的”。

  走向未来,另一个挑战就是——如何培育一个更具深度、流动性的SDR债券市场,这对其进一步发展有决定性作用。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研究员葛佳飞对记者表示:“起初SDR债券的流动性可能不及其他债券,但我们希望它的流动性越大越好,市场越来越大,甚至能像美国国库券一般,这样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