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德旺:我很像《贫民窟的百万富翁》那个主人公

  曹德旺在他应该大火特火的时候没有火,确以一种“跑了”的方式火起来。近几日,关于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投资10亿美元在美国建汽车玻璃厂的新闻,引发了强烈反响。采访时他谈到了中国制造企业税负高、劳动力成本提升过快等问题。联想到之前李嘉诚抛售内地资产,很多人称“曹德旺也要跑了”。问题是曹德旺在美国投资就等同于“跑路”吗?

  当然不是。只不过,在李嘉诚抛光国内资产上岸的新闻后,大家对此多少会有些敏感。曹德旺的言论不是今天讨论的重点。今天主要给大家讲讲曹德旺本人传奇的商业人生。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我很像《贫民窟的百万富翁》那个主人公。”这是2009年在蒙特卡罗领取“安永全球企业家奖”期间,曹德旺总结人生时所下的断语。他经朋友推荐看过这部当时热映的奥斯卡获奖电影,主人公的成长故事在某种程度上与他惊人相似。

  1946年5月,曹德旺出生于福建省福清县,父亲曾是上海永安百货公司股东,1949年为躲避战乱回乡,途中财尽失,家道由此衰落。由于家境贫困,曹德旺9岁才上学念书,15岁读到初一就辍学。即便只读书六年半,小学班主任的一句话却对他影响深远:“每节课都要有个中心思想。”从此以后,他凡事都会先找准本质和关键。

  辍学之后,母亲向生产队申请领养一头牛,曹德旺每天早出晚归放牛能挣两个工分,但没过多久,村民就多次批评牛没喂饱。一年之后,父亲对他说:“我们不放牛了,你跟我去做生意吧。”此后十余年间,曹德旺先后修水库、拉车、卖水果、倒烟丝、种白木耳,当过农技员、炊事员,这个不安分的青年“想要过好日子”一直折腾,30岁又跑到镇上的玻璃厂当销售员,七年后这家生产水表玻璃的工厂陷入亏损泥潭,曹德旺找人合伙承包下来,当年盈利20万元。他说:“工厂设备投资了六七年,已经非常破旧。我让工人三班倒,设备不停。设备摊销下去了,量上来了,当然被我赚到了。”  

一句傲慢的责骂中发现商机

  1984年,一句傲慢的责骂让曹德旺猛然顿悟,事业和人生迎来惊天剧变。这年他去武夷山游玩时给腿脚不便的母亲买了一副拐杖,乘坐的是一辆日本产小轿车,还未坐稳司机就粗暴斥责说:“你小心点,别撞坏汽车玻璃了,一块原装玻璃几千块,撞坏你赔不起的!”曹德旺性情刚烈,不以为然的回应:“我看也就50到100块钱,怎么能值几千块呢?”在他看来,“我们国家落后,日本人太欺负我们了。”

  尽管人家粗暴无礼,但还真没骗他,较真的曹德旺后来打听到汽车玻璃确实卖几千块。他敏感意识到:“如果我能制造出这样一块玻璃来,并且定价仅1000元,不是利国又利民,还能赚到钱吗?”此后曹德旺四处寻访,终于找到国营背景的上海耀华玻璃厂,买图纸,装设备,1985年8月汽车玻璃生产线投产,到年底仅4个月时间就盈利70多万,整个镇子都沸腾了:“这哪里是工厂啊,简直是印钞票的机器。”  

人生第一桶金

  在汽车维修市场上,曹德旺用自己生产出来的汽车玻璃替代了日本的汽车玻璃,从此中国高档汽车玻璃不用再到日本或者其他国家去进口。曹德旺刚做的时候,一块挡风玻璃成本大约100元人民币就够了,却可以卖到1500至2000元。有人认为曹德旺从1986年开始到 1988年这段时间,不是在做玻璃而是在印钞票。

  不过,曹德旺认为自己只卖了日本汽车玻璃价格的1/10,而且用自己生产的玻璃替代进口,还有一种民族自豪感。他不仅结束了中国汽车玻璃完全靠进口的历史,也赚下了第一桶金。这一桶金,为日后曹德旺营造福耀汽车玻璃王国奠定了成功的基础。今天,在汽车制造业内,不仅福特汽车公司生产的汽车装配了福耀集团生产的汽车玻璃,中国的通用别克广州本田奥迪一汽红旗、捷达、上海桑塔纳二汽富康等合资轿车也全部采用了福耀汽车玻璃。福耀集团还是国内184家汽车生产厂家的配套供应商。公司在中国汽车玻璃配件市场上占有50%的市场份额,其中中高档汽车玻璃OEM在国内市场上占据了55%的份额,并且占据了美国汽车玻璃配件市场10%的份额,成为名符其实行业龙头老大。

  1987年,曹德旺联合 11个股东集资627万元,在高山异形玻璃厂的基础上,成立了中外合资企业福耀玻璃有限公司。在赴芬兰培训的一个偶然机会,曹德旺看到一台可以根据设计参数自动成型的玻璃钢化炉,属于当时国际上最领先的技术需要100多万美元,但他毫不犹豫地买下了。这台设备的引进,使曹德旺的工厂一下子站到了中国汽车玻璃生产的顶尖位置。

坚定目标:进军国际市场

  从1990年开始,福耀就进军国际市场,抓住美国将高能耗成本产业策略性萎缩的有利时机,一举占领了美国10%的市场份额,成功地开辟了美国这块海外最大的市场,并逐步渗透到东亚、东南亚、俄罗斯、澳洲等地。

  1994年,国际汽车玻璃龙头企业法国圣戈班集团行政副总裁到中国考察,曹德旺闻讯专程请他们到福耀一叙。对庞大的中国市场兴趣甚浓的圣戈班对合作事宜极为赞成,双方于1996年初签约合资成立万达汽车玻璃有限公司。3年的合作,让曹德旺受益匪浅,福耀的员工直接到法国圣戈班的生产一线接受再培训,在生产流程、设计思路、工艺路线上让福耀的员工见识了先进企业的蓝本并得到实践。

  两家企业于1999年分道扬镳,原因是圣戈班公司战略布局是让福耀成为其在中国的分支机构,而曹德旺则把福耀定位为全球的汽车玻璃供应商。志不同道不合,最终曹德旺用4000万美元买断圣戈班在福耀的所有股份,并与圣戈班约法三章:圣戈班在2004年7月1日前不得再进入中国市场。这一招为福耀在5年内排除了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赢得了发展的时间。  

热心慈善事业

  曹德旺的慈善开端几乎与商业发迹同步。1983年,他刚承包连年亏损玻璃厂,小学老师就上门请求捐赠几万元添置新课桌,他二话没说掏钱了。1987年,福州市某领导在曹德旺的一项捐赠仪式上邀请他到灵石寺考察,行程结束他立即出资12万元启动古寺维修工程,此后20多年一共为此定点捐助对象投入2000万元,即使期间因经营困难资金不足,他钱也要捐赠,从未回绝或中断。

  2009年,福建残联筹拍中国首部特奥助残公益电影《特别的爱》,负责人希望曹德旺捐助100万元启动资金,约他吃饭详谈,他非常豪爽的说:“饭就不吃了,我给你100万。”电影开拍后又追加100万元,曹德旺的捐赠占到拍摄总投资400万元的一半。

  曹德旺绝非好大喜功、善心泛滥的“老糊涂”。将企业管理中的成本理念、创新精神复制到慈善事业中,看似抠门,其实曹德旺是将每分钱落到实处,以最大程度帮助更多的人。2010年,在捐助西南五省抗旱时,曹德旺与执行方中国扶贫基金会签订“史上最严苛”合同:半年内必须将2亿元发放到近10万真正的灾民手中,差错率不得超过1%,管理费不超过3%。最终这笔善款顺利得到落实,曹德旺以“慷慨而抠门”的手段创新慈善模式。

  对“中国企业家行善比例已达1%”一说,曹德旺并不认同:“我看1%达不到。中国企业家对慈善有点冷漠,这不是传统的问题,而是环境未变,其生活方式也不变,要改变中国这种现状,要从基础文化开始培养,培养人的互信。”

  作为一名商界领袖的同时,曹德旺也用自己的方式回报社会。从1983年第一次捐款至今,曹德旺累计个人捐款已达80亿元。他以不行贿自居,自称没“送过一盒月饼”,以人格做事;他亦是行善的佛教徒,认为财施不过是“小善”。

【本文为MBA智库百科ID:Mbalibwiki)综合整理,如需转载,请申请授权,并按要求注明来源、作者及本页链接,否则违者必究】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