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每个人都值得拥有一个这样的朋友

  对于大多数朋友,我通常不会记得第一次见到他们的具体日期。但我却记得25年多前第一次和沃伦·巴菲特见面的日子,那是1991年7月5日。

  我想这个日子在我的脑海里之所以如此清晰,是因为对于我和梅琳达来说,它标志着一段崭新而充满惊喜的友谊的开始。由于这段友谊,我们的生活在各个方面都变得更加美好。

比尔·盖茨:每个人都值得拥有一个这样的朋友

  在与沃伦相识相知的这25年中,我们不仅学到了很多东西,生活里也有了更多欢笑。我和梅琳达经常细数沃伦与我们分享的他的智慧结晶,或是回味他说过或做过的有趣的事,这会让我们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

  我想分享这段友情中我最喜欢的几个片段。

尴尬的开始

  乍一看,我和沃伦之间似乎没有什么交集。我是一个技术型的书呆子,而他是一个不用电子邮件投资家。事实上,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和他成为朋友。

  1991年,我母亲让我到我们家在胡德运河上的度假别墅,去见见包括沃伦在内的她的一群朋友。我当时并不想去,于是告诉她我实在太忙了。我妈妈坚持说,沃伦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但我没有被她说服, “他只是买卖股票,这并没有增加真正的价值。我不觉得我们之间会有什么共同点,”我对她说。最后,她还是说服我去参加了这个派对。我当时同意最多只待两个小时,然后就要赶回微软工作

  然后,我遇到了沃伦。他开始问我关于软件行业的一些问题,以及像微软这样的小公司凭什么敢于与IBM竞争,还有关于从业者技能定价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棒极了,但却从来没有人问过我。我们就这样投入地交谈着,忘记了时间。他给人的感觉不是一个投资界大亨。在谈到他的工作时,他总是非常谦逊。同时,他还很风趣。但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对世界的认识非常透彻。从我们的第一次交谈开始,我们的友谊就注定非常深刻。

比尔·盖茨:每个人都值得拥有一个这样的朋友

汉堡包、冰淇淋和可乐

  沃伦有一个让我们惊讶的习惯,他对食物的喜好基本上停留在他6岁的阶段。当然,他不再吃婴儿食物了,但他主要吃的食物包括汉堡包、冰淇淋和可乐(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和他出去吃饭总是很开心的原因之一)。我记得沃伦第一次住在我们家时,他打开一包奥利奥饼干当早餐吃。我们的孩子立刻也要求吃几块。在这方面他也许不能作为年轻人的榜样,但这种饮食结构却很适合他。

  沃伦第一次邀请我和梅琳达去他在奥马哈的家时,他带着我们参观他的房子。我们走到餐厅时,发现椅子上没有椅座。沃伦显得和我们一样惊讶。“怎么回事?”他边说边检查他的椅子。后来他才得知椅座在几个月前就被拆下修理,但在那天之前他一直没有注意到(他肯定是在厨房里吃他的奥利奥饼干和冰激凌了)。从那以后,每当我们说到这次拜访都会笑个不停。

比尔·盖茨:每个人都值得拥有一个这样的朋友

收听世界级建议,请按2键

  在我的办公室里,我只设了两个快速拨号键:我家和沃伦。如果沃伦有时间和我通电话,那就是我这一周最值得高兴的事情。我一直在向他学习。我和沃伦喜欢谈论企业政治、国际事件和创新。能听到和我背景不同的人分析这些事情非常令人兴奋。他拥有经济学家投资者的视角,而我却是从技术角度来观察事

  作为我们基金会的理事,沃伦是我和梅琳达一个了不起的精神伙伴。我们在面临挑战时经常会问自己:“沃伦会怎么做?”这通常会引领我们找到最好的答案。我和沃伦大多数时候是伙伴,但有些时候,他展现出更多的智慧,从而给我父亲般的感觉

比尔·盖茨:每个人都值得拥有一个这样的朋友

投资于人

  沃伦以他精明的投资方式赢得了“奥马哈先知”(Oracle of Omaha)的声誉,但他同样擅长投资于人。他总能吸引他人注意,并让别人能愉悦地从他身上学到东西,他的这一能力总让我感到惊讶。虽然他的日程很满,但他总是会抽出时间和朋友联络,我认识的人中很少有人能像他这么做。他会接听我们打给他的电话,也会给我们打电话问候。他还会经常把他读过的一些文章寄给我们,因为他觉得我和梅琳达也会感兴趣。

比尔·盖茨:每个人都值得拥有一个这样的朋友

  在过去25年里,我从沃伦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其中最重要的一点也许就是友谊的意义,那就是推己及人、将心比心。每个人都应该幸运地拥有一个像沃伦一样周到而善良的朋友。他会尽己所能地让人们对自己感觉良好,并和人们分享他对生活的热爱。

  直到今天,每次我去奥马哈(我有时间就争取去),沃伦仍然会亲自开车去机场接我。

  这虽然是一个小举动,但对我却意味深远。我总是迫不及待地等着飞机舱门打开,因为我知道沃伦又会有个新故事或是新笑话在等着讲给我听,我又可以和他一起一边学习,一边开怀大笑了。

  沃伦,谢谢你的友谊。我期待能在未来的岁月中与你创造更多美好的回忆。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