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麦肯锡思维」

小心「麦肯锡思维」
Source: solar system @pics-at-space.com

  在英国统治印度的时期,当时的印度 Delhi 地区毒蛇众多。英国政府为此非常担心,所以发布了悬赏,居民可以杀死毒蛇获得奖励。

  在开始的时候,这是一个很有效的策略。大量的毒蛇被居民猎杀。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人开始豢养毒蛇,杀死以换取奖励。当政府了解到这种情况时,猎杀毒蛇的奖赏被取消了。

  原来豢养的毒蛇被大量放生,当地毒蛇的数量比发布悬赏前反而更多了。

  我们常看到一个直接的问题解决方法,却很难达到我们想要的结果。

  比如:

  • 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一定可以改善底层人民的生活吗?
  • 在一个区域打击贩毒,是不是可以降低当地的犯罪水平?
  • 不断轰炸恐怖分子,是不是一定可以减少恐怖袭击?

  上面问题的答案,都是不一定。最高效的解决方案,有时候是反直觉的。

  下面想分享的思维模型可以很好的解释这一点。

我们认知的偏见

  我们的大脑往往倾向于建立简单的因果关系。在小时候的游戏里,问题总是离解决办法不远。

  多年以后,当我们成为经理人,我们仍倾向于认为,世界也是按同样的方式运作的。

  如果生产线出了问题,我们就在生产部门找原因;

  如果销售达不到目标,我们就认为需要新的销售奖励或促销活动

  如果住房不够,我们就盖更多的房子

  如果食品缺乏,解决方法一定是供应更多的食品。

  我们习惯于这种线性的思考方式。

  而上面所有问题的关键,是因和果在时空上不是紧密相连的。我们生活中的很多问题,都是在一个复杂的可适应系统Complex Adaptive System)里。

  说这些系统是「复杂的」,是因为很多的「果」并没有简单直接的「因」,是多种变量作用后的结果。

  说这是一个「可适应」系统,是因为「因」和「果」很多时候没有严格的界限。它们很可能相互作用,互为「因果」。一切都在动态过程中,找到均衡。

  最近美国轰炸了叙利亚的空军基地。

  刚好在《第五项修炼》一书中,作者 MIT 斯隆管理学院教授 Peter Senge 举过一个相关的例子。

  美国社会关于「恐怖分子」的主流观念如下:

  • 恐怖袭击→对美国人的威胁→军事反应的需要

  而恐怖分子对自己的处境的看法大体如下:

  • 美国的军事行动→感受美国的侵略性→招募更多恐怖分子

  从美国的角度看,恐怖组织是侵略者,而美国的军事扩张是应对这个威胁的防御反应。

  从恐怖分子的角度看,美国在经济和军事上都是侵略者,恐怖分子能越来越多地招募到新人,正是这种看法被广泛接受证据

  但是,上面的两条直线可以形成一个圆圈。两个对手各自的“线性的”或非系统的观点,相互结合构成一个「系统」:

小心「麦肯锡思维」

  反恐战争的系统思考揭示出一个相互攻击的恶性循环。

  从双方各自的角度出发,他们注重了自己的短期目标,都在对感受到的威胁作出反应。

  但是他们的行为最终对大家都带来逐步升级的危险。这里就和其他许多系统一样,做最显而易见的事,并不会产生显而易见的、希望看到的结果。

小心「麦肯锡思维

  我认为传统的「因果观」最完美的一种体现是麦肯锡解决问题的方法。

  在解决具体问题时,麦肯锡提倡按照不重不漏(MECE,Mutually Exclusive Collectively Exhausted)的原则 ,将问题层层拆解成子问题,从而找到问题的根源,并对症下药。

小心「麦肯锡思维」

  Source: 来自网络

  事实上这种方法在解决很多问题时都是很有效的。

  但也有一个重大的缺陷:它对于问题的基本假设是基于简单的因果关系。「金字塔原理」本质上是一个因果结构的分析工具。

  但是从复杂系统的角度来看,这种简单的因果关系很多时候是片面的。

  我们所处的世界,更像是网络的环状结构,而不是简单线性的因果结构。原因本身是结果,结果也可能是原因。任何一个因素,在系统中都可能和其他因素产生互动关系。

  我们的语言是线性的。

  今年1月份上映的科幻电影「降临」(Arrival)是对语言线性特征的最佳诠释(在电影里,外星人的语言是非线性的)。

  但语言的线性,并不影响我们走出固有的偏见,建立「系统思考」这一思维模型

系统思考的方法

  进行系统思考的关键,是学会思考「关系」,而非只是关注「人和事」。

  现代物理学的一个重要观点是,部分的性质通常来说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它们的组织,它们组合起来的模式和形式,也就是各个部分之间的关系。

  就像是石墨与钻石,都是相同的碳元素构成,只是碳元素的组织方式不同,展现出来的性质就截然不同。

  系统思考的假设,是整体系统的交互作用和「关系」,决定了「局部的特征」。分析问题时,不仅仅要停留在部分的特质,而是看清系统内不同变量的互动结构

  成甲在《好好学习》这本书里对魏则西事件做过一个关系分析。

  从最小的系统来看,这件事情至少涉及魏则西(用户)、百度、医院三个部分,他们之间发生关系的方式大致是这样的:

小心「麦肯锡思维」

  这个系统模型其实非常简单,很明显百度在里面承担着「中介」的作用。

  是不是百度本身就是一家喜欢做恶的公司呢?我更倾向于认为他们有一套允许做恶的系统。

  比如,我们再来看看天猫平台上的关系。

小心「麦肯锡思维」

  天猫也承担了中介的职能,但天猫的系统远比百度完善。这其中的关键就是:系统的反馈。

  在百度的推荐系统中,用户对医院服务没有公开的评价体系。系统本身没有即时、有效的反馈和甄别虚假信息能力。所以,KPI 设定必然朝着「更高成交量」-->「更高广告费」的循环不断加速。

  最终,百度推荐系统的反馈是在「知乎」上完成的,但这时悲剧已经酿成。

  而在天猫的系统中,用户评价起到了很好的反馈作用。

  除了过往质量评价会影响用户购买信心,从而影响商家的成交量以外,用户的评分还是商家产品搜索排名的关键指标,形成不同的系统关系促使商家更好地服务用户。

通过系统思考找到关键解

  进行系统思考,除了避免上面提到的偏见以外,还有一个很大的价值:找到关键解。

  解决问题时,除了麦肯锡式的拆解,另一种方法是通过理解系统的关系和相互作用,找到其中最值得关注的关键环节或薄弱环节。

  举个例子。

  美国美铝集团,曾经面临着成本上升、收入利润严重下降等一系列问题。

  如何改善美铝经营局面?

  股东员工都期待着新CEO保罗·奥尼尔在产品竞争力降低成本、开发新品等方面做出努力。

  但保罗提出问题解决的突破口是:增加公司安全生产上的投入。

  在成本上升,利润下滑时,增加安全投入?很多人觉得难以理解。但结果是,保罗就职不到一年的时间,美铝就扭转了利润下滑的局面。

  而创造「奇迹」的关键是保罗真正理解了美铝公司的运作系统

小心「麦肯锡思维」

  Source: 《好好学习》

结语

  孔子有一个弟子叫子贡,是一个很有钱地商人。他周游列国时,从其他国家赎回了很多鲁国人。

  回到鲁国后,国家想给子贡赔偿和奖励。但子贡拒绝了,因为他认为自己不需要这笔钱,况且做善事怎么能求回报呢?

  鲁国人听说后纷纷称赞他重情重义,但孔子听说后,却大骂子贡不止,说子贡此举伤天害理,祸害了无数落难的鲁国同胞。

  孔子说:世上万事,不过义、利二字而已。

  子贡的所作所为,固然让他为自己赢得了更高的赞扬,但是同时也拔高了大家对「义」的要求。

  往后那些赎人之后去向国家要钱的人,不但可能再也得不到大家的称赞,甚至可能会被国人嘲笑,责问他们为什么不能像子贡一样为国分忧。

  圣人说,子贡此举是把「义」和「利」对立起来,不但不是善事,反倒是最为可恶的恶行。

  自子贡之后,很多人就会对落难的同胞装做看不见了。因为他们不像子贡那么有钱,而且如果他们求国家给一点点补偿的话反而被人唾骂。很多鲁国人因此而不能返回故土。

  圣人早已经在教我们「系统思考」了。

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