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风波的背后,是余承东和任正非的碰撞

  • 作者:韩少春(微信ID:XXXNal)

  被报以超越华为P9千万台销售记录期望的P10刚发布2个来月,就在4月18日被爆出屏幕缺少疏水层处理的问题和闪存芯片并未全部采用P10发布会上所宣传的UFS2.1芯片的问题。华为给出的说法是eMMC5.1、UFS2.0和UFS2.1三种芯片是“随机”使用在P10量产机上的,具体分配不存在批次规律,在使用体验上不同闪存芯片的手机也不会有大的区别。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技术上没有毛病的回答,却激起了网络上各种对华为手机的吐槽,一时间华为P10犹如被去年三星那部出师未捷身先死的Note7附体,眼看就要捧的越高摔的越碎。百度指数显示在4月19日PC端对“p10”的搜索出现了一个小高峰。

  此次风波中的是非曲直经过这段时间的沉淀已经颇为明了,这里不再多说。剖析这件事背后的华为人在管理观念上的碰撞并从中梳理出对管理者们有用的思考,这是本文的主旨。      财务

  余承东:销量

  任正非利润

  在总结2016年的成绩时,余承东对于比原计划的1.4亿部只少100万部的1.39亿部的成绩基本满意,尤其是对消费者业务销售收入1780亿元比2015年增加42%和售价3000元以上的高端机P9的销量突破1000万部流露出了自豪之情。

  然而当被问道任正非对手机业务2016年的表现评价如何时,余承东有点面露难色地回答说:“产能的问题任总是能理解的。如果非要说批评了什么,那就是批评我们盈利能力还是不足,利润增长太慢,太多利润都被渠道商赚走了,我们成了为渠道商打工的了。这是任总比较不满意的。”

  这并不是任正非第一次对手机业务的低利润率不满。在2014年任正非说过:“你们又说电商要卖2000万部手机,纯利润1亿美元,一部手机赚30元,这算什么高科技、高水平?现在赚几亿美元就牛起来了,拿自己的长板去比别人的短板,还沾沾自喜。”在2015年任正非继续强调利润:“经济形势不乐观,不盲目发展;多关注价值贡献,没有利润的产品不做;不随便增加人员,不能拿公司的生命去垫底。”

  如果从利润的角度去看,华为消费者业务2016年42%的销售额增长的背后却是利润从2015的22亿美元下降到了2016年的20亿美元。

  对于利润受挤压的无奈,余承东在为P9做宣传时说的两句话也许是个一斑窥豹的注解:“跟徕卡合作太贵了,成本压力太大了。”“P9如果还卖原来的钱,就亏了。”就定价而言,P9在欧洲的起价是599欧元(约4400元),比上代旗舰P8涨了整整100欧元。

  对于执意只用利润评价事业部的表现,任正非也有他的考虑。在2015年网络能源产品线汇报会上任正非说:“我们不能预测未来五年通货膨胀的状况,如果通货膨胀严重,我们是很危险的。在这个风险很大的历史时期里,我们要清晰整个公司的战略,发挥我们的优势,才能产生足够活下去的必需利润。谁不能产生利润就要适当压缩,你们不能产生利润的产品,就不要盲目了。你不要说未来有什么贡献,万一活不到未来,未来的贡献和我们没关系。不能为了成就你的事业,一功将成万骨枯。不要太乐观去估计自己,还是保守一点。你们把配套做好,我坚决支持。”

  组织

  余承东:称王称霸

  任正非:不慕虚名


  基于对销售量这一个指标自信,余承东多次表达过要超越苹果三星,做手机业的全球霸主的野心。

  在2014年P7的发布会上余承东说:“华为终会超越三星”。在2015年评价Mate8时余承东说:“最晚后年超越苹果”。在2016年推介Mate9时余承东说:“华为团队目标就是超越苹果”。在2017年谈P10时余承东说:“华为2018年要超越苹果”。

  针锋相对地,2017年在华为消费者BG年度大会上任正非明确说:“苹果、三星、华为是构成世界终端的稳定力量,我们要和谐、共赢、竞争、合作。“灭了三星,灭了苹果”之类的话,无论公开场合,还是私下场合,一次都不能讲。谁讲一次就罚100元,CBG人力资源部设一个微信号把罚款存起来,作为你们的聚餐、喝咖啡的经费。我相信你们不会故意这样讲,但可能会被媒体机夸大事实炒作,我们不要用虚假的内容去光荣。如果为了销售必须要讲些话,这是我理解的,但也要避免树敌过多。”

  可以理解,余承东作为手机业务的管理者希望让自己的业务做到全球第一,这是人之常情。然而在任正非看来,像这样只是因为销量这一个指标上的成功就感觉自己就是要做霸主,对于华为这个共同体来说,这是没有意义的“用虚假的内容去光荣”。因为对总公司而言,有意义是你的部门带来的财务贡献,这是总公司从内部看到的你的事业部的“里子”。至于你在外面获得的“销量第一”的“面子”,那是给外部看的。只有“面子”作为对销售有利的宣传从而能对财务贡献这个“里子”有用之后,这个“面子”才是总公司认可的——总公司考察“面子”的依据,仍然是这个东西对“里子”的贡献是多少。

  这个问题任正非也是不止解释了一次。2015年网络能源产品线汇报会上任正非说:“你们不要去盲目扩张,我不支持你成就霸业,你们必须支持公司战略。你们要拿出卖的最差的一个产品,把它核算清楚贡献和成本,投入了多少人员,到财委会进行分析。我主要看你们哪一块板做得不好,把那一块认真解剖,来分析一下找到我们其他产品线的管理思路。我们不追求做到世界第几,能产生贡献价值更重要。我们分灶吃饭这个决心是坚定的,华为公司那么大,不能大家都来吃中央,中央本来就不产生价值。分灶吃饭,兄弟们分不到钱,你这个头好当吗。”

  “灭了三星,灭了苹果”这样的以销量的成就做自满本钱的情绪和公司以所创造价值评估成果的方针的冲突是显然的。手机这个行业除了苹果,其它厂商都是处于低利润率状态的。由于有这样的业界常态,余承东将增长目标盯在销售量这个指标上而不是利润率这个指标上,在很大程度上也出于无奈:你总不能用一个整个安卓阵营都提不上去的利润率指标打击自己团队进取心啊,要带起来队伍,增长是必需的。有了增长,团队才能看到希望,才能分到实惠。

  对于事业部管理者所面对的这些难处,任正非也是看得到的,但是他作为总公司管理者,其根本性职能是维护整个公司的运转,而不是去做一个“通情达理”的好好先生。“在其位谋其政”,这是管理者作为一个职业时所提出的基本要求。

  因此,余承东在他的事业部的角度做出用销量指标掩盖利润率指标的决定,这是符合管理者的职业性。同时,任正非在他的总公司的角度一再告诫事业部的管理者们要向总公司的以利润论成败的方针上靠拢,这也是符合管理者的职业性。

  这里不是一个谁对谁错的问题,这里是管理华为这样庞大的公司的时候,如何划分“中央”和“事业部”的管理目标的问题。在华为的例子里可以看到,“中央”的管理目标是将总公司的方针传递、解释给“事业部”,“中央”坚持以它所制定的评价标准考核各个“事业部”,并将考核结果传递、解释给“事业部”。“事业部”的管理目标则是以自己认为合理的方式扩展自己的市场,带着自己的见解接受“中央”的业绩考核

  在理想情况下,“中央”负责“政”,以大政方针引导“事业部”的方向。“事业部”则负责“治”,用具体的行动把自己的事业向“中央”指出的方向靠拢。

  市场:

  余承东工程师

  任正非:消费者

  在18日P10爆出问题之后在20日凌晨余承东就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出了回应。其中先是说早期批次放弃疏油层是为了使用抗摔型的跌落损坏率低80%的康宁第五代玻璃而做的牺牲。他认为这个牺牲是值得的。同时华为体验店也提供了一些补涂疏油层的服务。 对于闪存混用问题,他先是把责任推给供应链UFS闪存缺货这一客观原因,表示P10上上UFS和eMMC的混用确实是无奈之举,供应链缺货是造成这种混用的“核心原因”。然后他补充到,在整体体验上他认为“我们在硬件的联合优化设计上,已经确保了即便使用eMMC存储的,仍然能保持良好的实际使用性能体验”。最后,他认为网上热炒P10风波,是有同行在里面兴风作浪:“P10系列手机全球上市两个月来,消费者好评如潮,被称为手机徕卡人像摄影大师……个别友商看到华为P10手机的全球热销十分眼红,大肆抹黑我们,误导消费者……坚持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是华为成立近三十年来始终坚持的生存与发展的基本理念。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靠歪门邪道的企业,无法长久生存。只有真正聚焦为客户创造价值的企业,才能长久生存与发展。谨与此,与同行共勉!余承东2017.4.20凌晨[拳头][拳头][拳头]”。

  然而事实表明,这番最终把重点落在“聚焦为客户创造价值”上的发言却并没有获得客户们的认可,这段发言被认为是华为官方在明确表态推卸责任。网络舆论因为余承东的这番发言变得对华为更加不利。值得一提的是在2015年,对于网络流传的Mate8红屏的问题,余承东也认为存在友商抹黑:“很多友商在黑我们”,“有人说Mate8红屏,其实是工程师认为暖色调更保护眼睛,后来我们在固件更新中给消费者选择,用户可以自己改回去。”

  如果说余承东这些话是说给公司内部的上司听的,或者说是说给“非消费者”听的,那这些话也不失为有理有据。即便最后所表达的对友商的疑心,也并不能说是他的个人的疑心病问题。比如去年三星Note7国行版发生爆炸之后,以当时的信息认为国行版的电池没有问题的三星中国对这件事的第一反映也是“友商在黑我们”,甚至还幻想出了“外部加热”这样的友商们制造Note7国行版爆炸的抹黑手法。

  可问题是,这里需要的不是向“非消费者”做解释,这里需要的是向消费者做解释,让消费者满意。在20日晚些时候流出的任正非的表态就替余承东解除了如何向上司交代的忧虑,同时也指出了消费者业务该以什么心态做,以及这次风波中赢回消费者信赖的具体方法是什么:“消费者BG这两年来,做高端市场有了一些起色,这一点我们要肯定并祝贺!但是我们现在要清楚“我是谁,从哪里来,准备到哪里去?”今天之所以与大家沟通,就是担心你们被人牵着鼻子走,结果把路走歪了。高端手机若以技术和堆料为导向,赚不了钱,那你们的高端是没有价值的,过不了三个月,高端就成低端了。UFS2.1后面还有2.2,后面还有2.3,你们不要被小米牵着鼻子走,更不要被上游供应商牵着鼻子走,没有货的我们就不用,一直没有货的我们以后自己造。芯片可以自己造。闪存一样也可以。刚才有人问我,很多消费者退货,要不要退?我说可以退,我们要打的是持久战,不要计较一时的得失,就当是为你们团队买一个教训。”

  经过一个星期的沉寂后,在27日,余承东终于放下委屈、放下包袱,交换角色,从消费者的角度再次审视了这次风波:“24年华为的经历,有两个价值观我深深地认同,它们不光影响着我,更是塑造着我:坚持自我批判,坚持以客户为中心。这些天我的心情非常的不平静,可以说很沉重。我必须要进行深刻地自我批判。之前在微博上看到一些争议的声音,鱼龙混杂,工程师出身的我对产品技术参数极为敏感,再加上太过急于表达,造成了不合适的回应……这次事件对我们来说是一次深刻警醒。这让我们反思这几年我们是否跑得太快了?在一路狂奔向前的路上,是否坚守了我们出发时的初心?我们是否以身作则,认真践行了公司核心价值观--以客户为中心?……我将带领消费者业务管理团队到零售店、服务店站店,深入一线与消费者近距离沟通。在此,我也倡议华为消费者业务全体员工在节日期间走访店头,聆听消费者,服务消费者,从而改善我们的工作流程服务态度,用实际行动担当起全球消费者赋予华为品牌的信赖!”

未来的较量:“国货”华为vs.“新国货”雷军

  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让我们从这样一个独特的角度领略了任正非余承东这样杰出的管理者在各司其职时的专业风采,看到了“是非评判”这样的日常行为让位于管理者的专业职能的必要性。一个职业的管理者要时刻不忘自己对于企业所负担的职能是什么,所做的决策,包括言行,要以这个职能为出发点,而不是像日常行为一样用第一感觉去做第一反应。

  在余承东做出用行动实践华为客户为中心的核心价值观的决定之后,笔者认为这次风波对华为所造成的损失已经得到补偿了。余承东的身体力行的反思,可以说将会是华为手机部门所收获的一大宝贵财富

  长期以来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华为手机跟“国货”、“爱国”这样的字眼结下了不解之缘,华为仿佛一位在高科技市场撕碎“东亚病夫”牌子的英雄,谈到华为总会带出一股家国愁思的味道。我一位曾在华为供职过的友人曾对我说:“你知道吗,华为就是为华,为了中华的意思。”然而这次风波中的网络舆论则显示,“国货”、“爱国”这样的字眼给华为手机加分的力度可能是要打折扣了。这让我们不禁要思考:国货,它的含义是什么?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的制造大国,为什么我们自己做出来的国货,很多中国人心里面都觉得是劣质品?”手机界最抢眼的黑马小米创始人雷军对于国货的思考或许已经像小米初创时的疾驰一样跑在了我们很多人的前头。在2015年的乌镇举办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雷军就已经提出了这个问题。并且,他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我们需要做新国货。新国货的标准是:它是打动人心的产品

  看起来只是加了一个“新”字,而如果我们按照雷军的定义去思考,我们就会发现,新国货所反应的思想,跟传统概念上的国货可以说是完全相反。形形色色的“国货运动”,其主旨无一例外都是一件事:对消费者提出去买国产货的要求。而雷军所定义的新国货,则是刚好相反,它做的是另一件事:对生产者提出去生产能打动消费者的产品的要求。前者是要求消费者为生产者考虑,后者则是要求生产者为消费者考虑,谁主谁从,位置发生了置换。

  到这里我们不得不感叹,尽管任正非强调“不要被小米牵着鼻子走”,可他一直强调的以客户为中心的企业核心价值观,与雷军的新国货的概念却是不谋而合的。

  小米有雷军亲自倡导新国货理念,华为则通过这次风波,先是被迫、后是感悟,开始放弃旧的“国货”思维,也转向本来就已经包含在了其企业核心价值观里的新国货理念。未来的手机市场如果围绕着创造“打动人心的产品”展开竞争,那将是让中国制造奋力冲入世界一流的一段有益碰撞。

【本文为MBA智库授权首发,如需转载请自行联系作者,谢谢合作】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8+1
取消收藏
华为  余承东  任正非  闪存  芯片  手机  消费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