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虹造假门结局4大猜想:又一个银广夏出现

3月1日消息四川长虹“造假门”近日引起轩然大波,虽然举报人及长虹方面各执一词,并各自向媒体出示证据。但这起假账风波,却似乎并不会因为任何一方的一面之词而平息,相反引来了业内更多的猜测。

事件回放

上周,长虹前员工范德均举报长虹业绩造假,虚增销售收入50亿元。长虹随即发布公告予以澄清,称一切均属“子虚乌有”。

然而,此次举报事件也令长虹与举报人范德均之间的历史恩怨曝光。公开资料显示,1998年-1999年期间,范德均任长虹公司销售处湖南管委会主任。但在其任职长虹期间,因构成职务侵占罪,被法院处以7年刑罚,并没收非法所得77万余元。

长虹方面表示:“范德均出狱后多次通过电话短信信函等方式反复纠缠公司,要求公司为其‘平反’,并‘退还’全部赔偿款77万余元。”长虹的声明还称,范德均正是在要挟不成的情况下,开始了四处散布不实言论,重伤、诋毁长虹公司声誉。

据媒体上周末报道,四川证监局证实,目前已接到范德均的实名举报信,正在按相关程序办理。

猜测一:双方和解

“我举报四川长虹并不是为图钱,而只是希望四川长虹向广大投资者还原事实真相。”范德均说。

据悉,范德均目前已向国税总局、全国人大、四川省公安厅、四川国税等部门举报,在举报的同时,范德均还称自己“手中还有重要的资料未公布”。

“要看四川长虹的态度。” 范德均在面对媒体时表示,他现在人在上海,从事手机销售工作。他最想的是,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并且“拿回”属于自己的77万余元。

范德均举报的目的遭到质疑,而长虹也可能极力想平息风波。有业内人士猜测,此事可能以范德均与长虹的和解告终,对此,证券律师郑名伟表示,这种可能性存在但是不大。因为现在证监会已经开始调查这件事情,范德均协助调查的态度会影响事件的进程,但不会左右事情的发展,因为个人掌握的证据只可能是一小部分,证监会的调查会继续。

猜测二:事情不了了之

根据范德均举报的情况,这起事件是十多年前的陈年旧账。市场人士分析,即使假账风波属实,长虹也应该有足够的时间将不良记录“清洗”干净,且当时相关领导如今早已数经换届,调查难度相当大,执法部门此时即便是有心,或许也查不出什么实质结果,最后可能会不了了之。“从法律的角度来说,这样的可能性不大,证监会如果接受了这个案子并进行立案调查,就是肯定有了确凿的证据。”郑名伟认为。

关于案件的最新进程,记者28日致电四川长虹新闻发言人刘海中。他表示,如果上市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上市公司都会发公告,现在尚无这个消息,事情的发展还没有到实质性的阶段。

猜测三:又一个广夏出现

举报属实,无论对于四川长虹还是投资者而言,都应该是最坏的结果。多年前的ST银广夏案由于最终认定业绩造假,管理层纷纷被处以刑罚,同时,大量的投资者要求ST银广夏赔偿投资损失,此后这家曾经风光一时的上市公司彻底土崩瓦解,如今只剩空壳。

如果范德均举报属实,四川长虹会不会步ST银广夏的后尘?郑名伟表示,对于上市公司虚报收入证券法公司的惩罚一般是30万元,而对公司主要负责人的惩罚是10万元,从这项数据来看,这都不会影响到财大气粗的四川长虹的长远发展。

不过,郑名伟同时也指出,如果要连带民事责任的话,那赔偿投资者损失却是一个天文数字。因为造假,长虹面临的就是股价的下跌,由此可能引发股民起诉。但他认为,即使如此,四川长虹也不至于走到亏损破产的地步。

猜测四:长虹清白 遭恶意举报

假账风波一出,长虹方面就极力否认,称举报之事为假。

不少投资者认为,范德均的举报本来就大有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思,如果最终调查结果显示此事真如长虹方面所说的子虚乌有,是范德均德恶意举报,范做伪证就会受到相应的惩罚。也不排除长虹反诉的可能性。

但郑名伟同时表示,如果范德均的证据是真实的,不管其目的如何,他本人都不会牵涉到法律层面。因为这是法律赋予弱势群体的一个基本举报的权利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1
取消收藏
长虹  银广夏  假账  范德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