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以来,在工资上的最大谬误是将其视作成本费用,而未视为利润分配!

每当我看到企业由于拖欠工资或断缴员工五险一金而遭维权的消息,我心情就很沉重。好象全世界的错全在企业主,员工义愤填膺地投诉搏得了满世界的同情。究其根本,无非是由于企业经营亏损现金断流,无米下锅了。而在此时此刻,员工更应与企业同舟共济,而不是厝火积薪、拔刀相向。那些作正义状指责企业的人多半是自认为有知的“无知”之人,其实此刻更应救济的是企业和企业主。

企业都大量倒闭了,哪来的就业机会,哪来的工资和五险一金。

我和我的那颗明珠:要求发放合理的工资薪金和五险一金是天经地义的事吧。

sheen1937:回复@我和我的那颗明珠:读点书吧,全世界哪个政府象本国一样把保障责任全部推给企业,在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做企业主一定是前世作孽了。

马靖昊说会计:sheen1937,说得好!

大多数小微企业及其企业主其实是弱势群体,如果发不出工资,现实中的人和社会不倒打一耙就已经很感谢不杀之恩了。

郭新嵘:确实如此:社保公积金如实缴纳让很多企业不堪重负。

记者要参与到企业实践中去,才有可能写出有良知的文章。否则,文字不但肤浅,而且误导。

张连起:要平等保护,否则,员工权益何保?!

马靖昊说会计:只要企业亏损,只要持续经营,除非企业主能够到钱,否则,员工权益就失去了保护的基础,也失去了保护的法理。要么,就只有倒闭一途。

现在的劳动合同法太偏向员工了,特别不利于“双创”。总有人就要不要创业问我,我的回答多半是:做企业不易,你还是打工去吧,这样舒服,要没啥责任心,忙完8小时就可以拉倒;要是你干得不爽了,拔腿就可以走,而且一分钱不能少,可是企业主除了倒闭,却要一直坚持经营下去,没你任性。

继红:马老师是真正懂企业的。

马靖昊说会计:对于你说的这一点,我就不谦虚地收了。我认为,只有懂企业,才能懂经济。要防上不懂企业的经济学家无意识地、不自主地祸国殃民。

我朝以前从来都是宣传企业家有原罪”这一歪理的。最讨厌有人问那赚钱了有分红吗?尼玛你拿的工资奖金在我的“法眼”中,都是利润分配,而且相当于“高级”股东分红,好伐,因为你不需要承担亏损责任

我估计一个社会工资总额应远远大于净利润总额。合理比例应七三开。比如1000万,员工拿700万,所有者拿300万。

humuga:你想过没有,老板一天吃顿饭、泡个妞都够员工吃一辈子了,这时候老板会想着你员工有衣服穿有热饭吃没有。我真替你害臊。

词典说世界:这个博主我观他言论,是一个为资本家说话的人。所以你要他理解底层人民他是不知道的。

马靖昊说会计:我是为企业家和职工都说话的人,humuga你说的事情,不具普遍性。我们的思维不要将企业家与职工对立起来,两者之间只是位置不一样,只是资源并一样,只是胆识不一样,只是责任不一样,只是企业家精神不一样!

要有新的、有良知的政治经济学

应将员工工资纳入利润分配范畴,然后按七三开,或八二开啥的,这样,谁都没意见了。

杨树湾的月亮:对办过企业的人,马老师说得对,但您得罪大多数人了,一个只想着领了工资要还酒钱的人,都想砍了您。唉,夏虫不可语冰。

要改写政治经济学,化解劳资矛盾。要重新教育员工的工资观,赶紧要让员工明白工资是从利润中来的,是要挣出来的,而不是从企业主那里来的。

由于写政治经济学的人不懂会计,近代以来,在工资上的最大谬误是将其视作成本费用,这样,工资就好像不是挣出来的,而且在会计核算上成了负债类了,职工是债主,企业主是债务人,这样就彻底抹杀了工资是要通过销售这一“惊人的一跃”而挣出来这个简单的道理,这就是没有将工资视为利润分配而导致的恶果。

如果从工资属于利润分配的角度来看,能按时发出工资的企业就是挺不错的企业了;实在发不出工资的企业,职工也能够从自身角度去寻找原因,与企业主一起去克服困难,而不是“维权”要完工资后就拍屁股走人。

Cindy妈:[呲牙]说到心坎里了,我们公司资金不足的情况下辞退员工,有的自己辞职,辞职的还管我要离职补偿,说这是我公司的原因造成的,我当时真的深恶痛疾,感到心寒,觉得自己培养了一群狼,最后员工还在骂我,说要告我,真的,觉得创业不是常人干的事,痛苦,煎熬,抑郁。

马靖昊说会计:不说了,反正都说到你的心坎里去了,还有就是,只要说到你心坎里去了,就分享一下吧。

看完上面的内容,你同意将工资奖金视为利润分配吗?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9+1
马靖昊

公众号|马靖昊说会计 (ID:majinghao920)财政部新理财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中央财经大学研究生客座导师,《财会月刊》、《财会信报》特约主编,北京市职业院校特聘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