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人生”已不可能,那就活出“另一种选择”

-1-

Facebook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的丈夫戴夫•高德伯格于2015年5月突然去世,她认为自己和孩子们再也不会有真正纯粹的快乐了。她陷入了空虚。强大的空虚占据了她的心脏、肺叶,甚至限制了她的思考能力

谢丽尔的朋友、沃顿商学院知名心理学家亚当•格兰特告诉她,我们可以采取一定的方法,一步步从支离破碎的不幸与灾难中复原。我们不是生来就拥有复原力的,复原力需要我们在后天培养和提升。复原力源自我们的更深层次的内在,也来自外部的支持。即便经历了毁灭性的打击与不幸,我们仍可能找到更多的人生意义,并且学会感恩,从而获得成长。

戴夫去世两周后,当孩子们准备参加学校的亲子活动缺没有父亲的陪伴时,谢丽尔痛苦地对朋友说:“我只想要戴夫。”朋友说:“既然选择A已经不存在,你就只能考虑选择B了。”

既然“完美人生”已经不可能了,我们就只能勇往直前地活出最好的“另一种选择”,乐观积极地应对生活中的挑战与失败,重新找到快乐与幸福

-2-

我们每一个人几乎都要修“失去”这堂人生必修课:丢了工作、面对失恋、失去生命,问题的根源并不在于这些事情会不会发生,人生无论遇到什么挫折,我们要提早做好心理准备。而谢丽尔的好友,知名心理学家、沃顿商学院最受好评的明星教授亚当•格兰特,找到三个会阻碍人们从伤痛中恢复的因素:

1.个人化:把过错全部归咎在自己身上。初步诊断戴夫死于头部外伤,让谢丽尔很内疚太晚才找到自己的丈夫。后来经过医生查明,死因是冠状动脉疾病造成的心律不整,整个过程不到几秒钟,及早送医也无力回天

2.普及性:遇到挫折后,他们认为会影响到到自己生活中的每一个层面。事实上,重返工岗位也帮她重新找回自己,同事们的关心更让她知道人间还是很有温情的。

3.永久性:以为一辈子都会沉浸在悲伤的情绪里。谢丽尔首先改变自己的说话习惯,用“有时候” 和 代替 “总是”。例如:我有时候会难过,而非“总是”很难过。再来把让自己痛苦的事情写在纸上,像是:「我的孩子永远不会有快乐的童年」或「我再也没有心情好的时候」,等日后证明这个描述不是真的,就会逐渐转换心情。

另外,思考更糟的情形能让自己好过一点。比如谢丽尔在书中所想象的:如果戴夫不是在运动时发生意外,而在全家人开车时心脏出问题?至少两个孩子目前还活着。

-3-

“房间里的大象”的意思是:大家避而不谈的话题。谢丽尔在丈夫去世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看到有些同事装成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大家可能是怕她更伤心,故意地选择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让她觉得冷漠、缺乏温情。而那些主动出言安慰她的人又害怕说错话,被她责骂(毕竟她是领导),所以她提供面对这种情况的建议:

1.与其问“你好吗?”不如改问“你今天还好吗?”代表你明白对方正尝试熬过每一天。而当事人回答“还好”,不如改说“我过得並不好,但很庆幸可以诚实地跟你说”。

2.与其猜测对方想不想谈,不如多提供一些弹性的建议,比如,“你想找人谈谈的话,我都有空。无论是现在、等一下,或者晚上,有空的时候都可以找我。”

3.某些当事人最怕听到別人说,“你一定会撑过去的。”他们觉得说这种话的人又没有类似的经验,凭什么会做出保证。 而谢丽尔则对罹癌的朋友说:“我知道你不可能预知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我也一样。你并不是孤单一人,我陪你踏出这条路上的每一步。”

4.美国有一种叫“同情卡片”的小礼品,可以代替你对别人表达关切之情。谢丽尔最喜欢的其中一张卡片写着,“我非常抱歉这一阵子都没跟你联系了,因为我不知道该对你说什么话。”安慰人的时候,有时候是无声胜有声。

5.从不询问别人的生活问题(隐私)的人,才是真正的朋友。谢丽尔鼓励我们可以询问一些无伤大雅的问题,但不要妄加评论。谢丽尔在老公的葬礼上,有位朋友就对她说:“很遗憾你失去了戴夫。而我的父亲在我四岁时就走了,我保证你的孩子将来会比你想像中还要坚强。”这是她那一天听到唯一能改变自己心情的话。

我们不可能假装“房间里的大象”並不存在,当事人和安慰者都必须更往前一步,从诚实和带有同理心的对话开始。

-4-

谢丽尔过去把友谊定义为自己所能付出的一切,像职业生涯建议、情绪性支持、经典电视节目的推荐…...等等。直到丈夫去世之后,她才体会到,“友谊並不光是乐于付出,也包括坦然接受。”

在戴夫逝世半年之后,她为了感激家人和朋友们的帮助,寄了一首名叫《 沙滩上的足迹》的诗歌。这首诗歌的典故来自宗教预言:有个人在梦中和上帝到沙滩散步,留下了两组脚印,但经历生命中的苦难、悲伤和挫败后,却只留下一组脚印。那个人感觉自己被抛弃了,问上帝为什么在最需要他时,从来都不现身。上帝则回答:“ 我的孩子,剩下一组脚印是因为我扛着你走过那些低潮期。”

她觉得这首诗很适合关心自己的朋友,以前她认为朋友背着她才留下一组脚印,现在则想和朋友亦步亦趋地跟随,她们跌倒了随时伸出援手。她曾和別人共同创办Lean In Circles(女性互助组织),在全球150个国家共有3.2万个社群。女性朋友定期碰面聊天、聚会,帮她们熬过最伤心的时刻,共同施以援手,鼓励她们勇于朝自己的人生目标迈进。

她认为用日记写下心情能重建自信,並有利于思考现在和未来。连续六个月的时间,她在睡觉之前,都会记录当天完成的事情。这让她认识到从前都对自己过于严苛,入睡前老是想自己究竟搞砸或做错了什么事情。清单是一个很好的治愈工具,有一位国外著名的哲学家兼心理学家说过,“写下愿望不如写下成就,这对于找回信心更有帮助。认识自己,才能更好地正面思考和行动。”

其实,我们不用凡事都追求完美,只要每次能做好一件小事,持续不断地累积就行了。虽然有別人的帮忙肯定是最好的,但自己的心态才是最关键的。我们不可能不依赖別人而活,可是每一天即将落幕时,唯一能帮我们迎风向前、让我们快乐地生活的,唯有自己。

-5-

人死不能复生,但谢丽尔却把小爱化成大爱的决心着实让我佩服。她不光撰写书籍,更成立《Option B》网站。除了有更多的专家建议和故事分享,还有不同主题的互助团体,真心帮助那些经历过挫败的人,让他们早日脱离伤痛。

幸福需要被牢记的,而不只是体验而已。她在丈夫过世初期,每天晚上不管多难过,都会至少找出值得感激的一件事或一个人。她看着戴夫的照片和影片,回忆起两人的相爱时光。闲余时间,我们不妨翻出和家人、配偶或孩子的照片,就会发现自己有多幸运。能够幸运地遇上他们,以及和他们创造出的珍贵回忆。

谢丽尔对戴夫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要先去睡了。”但是,怎么也想不到现在连再说一次“我爱你”的机会都没有了…...她曾在日记中写下:「毫无疑问地,戴夫抵达的地方也是我们所有人都必到之处。看着一列又一列的墓碑,很显然地每个人最终都会长眠在这片土地下。所以,我们要好好地把握每一天,我不知道自己还剩下多少日子,但重生之日已经到来。」

心理学家Viktor Frankl说,“当我们不能改变现况时,就要尝试改变自己。”在寒冬尽头,其实在我们的心底都有一个不屈不挠的夏天。就算终究要跌倒,未来那个更好的自己会扶我们起来的。但凡工作或人生,假使你要走出阴霾,面对每一次的挑战,都要对自己充满信心。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挑战后,我们都会最终成为更强壮的自己。

俗话说,“爱有多深,伤就有多深。”话虽如此,毕竟我们不可能因为这样就停止爱人,反而要更珍惜相聚和相爱的日子。当生命把你拖到深渊之中,你可以用力朝底部用脚一蹬,重新浮出水面,再次呼吸到新鲜空气。

-6-

自从两年前谢丽尔出版了关于女性领导力《向前一步》一书以来,她的婚姻已经成为一个公开的话题。书中她就婚姻写下了一些开创性的文字。她把婚姻叫做找一个“伴侶”,但是书里有大量內容都是关于重新界定性別角色,谈的显然是她的丈夫和前任。

她在《向前一步》中写道,结婚的决定以及结婚对象的选择不仅仅是私人生活的核心。它们共同构成了一个女人“最重要的职业选择”。她指出,大多数处于领导地位的女性不是传统老套说法中的那种孤独的单身女性。她们是已婚女人,而丈夫支持她们的抱负,承担平等的家庭义务。她表示,如果没有丈夫的坚定支持,自己就不可能在职场上取得这样大的成功。

《向前一步》引发了一场运动,但批评它的也大有人在,其中包括单身母亲、不在美国商企工作的女性,以及那些没有能力雇佣保姆和帮工的人。也有人认为这本书所强调的主要价值是有缺陷的。他们不想找到方法,让自己的工作更加激动人心;相反地,他们只想找到方法,让工作更适应他们为人父母的生活。

现在,她以最残酷的方式失去了自己的丈夫。死亡以不同的方式令我们每个人都感到卑微。突然间成了单身母亲的她意识到,她在《向前一步》中关于让丈夫充分参与的那一章,对于未婚女人们来说,是很空洞的。她想,如果她早知道自己只能和丈夫共度这样一点时间,她就会花更多的时间和他待在一起。但现实显然不是这样的:戴夫爱上了一个想做领袖的女人,而不是一个想等着他从办公室回家的女人。

幸运的是,死亡之后那种令人无法忍受的清晰之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消失。悲伤是爱的最后行为,从中恢复则是走向未来所必需的背叛。

-7-

谢丽尔走过人生的挺身而进,她知道自己失去了戴夫,再也不会有“完美人生”这个选项。而在“另一个选择”这个答案里,她不断地直视自己的痛苦、适应自己的孤独。虽然,她还是会哭、会留恋,但她並没有因此断言自己再也不可能拥有幸福

在人生的“另一个选择”里,谢丽尔锻炼自己快乐与悲伤的肌肉,让自己能够享受失败者的飞翔、也能拥抱成功者的高亢。她不再谈论 KPI年度目标,而是邀请当代人看见她的悲伤情绪。她承认痛苦,並相信自己仍然值得去拥有渴望的生活与被爱。在她的行动中,我们仿佛看见了,在网络时代时代里捡拾碎片般的情绪如此珍贵,以及给予悲伤一点弹性和应得的生存空间。

我们的生命中总会有许多离别,而最艰难的,莫过于送走自己挚爱,或亲人。然而,这又是我们必然经历的课题。直面死亡,是我们永远无法习惯,但却总是无能为力的事。但正是因为它,让我们能够珍惜自己所拥有的每一个当下。

无论是否认、愤怒、自责、悲痛、埋怨,还是感到孤独、无助,抑或回想起过往的种种,都代表着对离去的挚爱、亲人的各种不舍。接受亲人离去的事实,必然是一段痛苦的过程,但我们不需要否定悲伤的存在。请试着拥抱它,因为这能够帮助我们渡过哀伤期。悲伤是没有行程表的,请接受自己的软弱,给自己的脆弱一点点空间,狠狠地哭一场。唯有完整地宣泄后,才能再坚强地向前走。

试问一下自己,如果生命只剩最后一天,你会怎么渡过?或許,这并不是一个轻松的问题,但能确确实实地让我们看清楚,什么才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放下忧伤,仔细地审视一下自己,你会怎么做?什么是你可以、也有能力去做的事情?如果这些是你现在就可以去执行的,你会不会马上就去行动呢?是什么原因让你一直没有去做自己最想要做的事情呢?

或许,藉由回答以上几个问题,你会发觉更多的爱,像一道道温柔的光,照亮着你的世界。在爱面前,生与死都是渺小的,真正的爱,不会因离别而消散。

珍惜每一个与挚爱、亲人的当下,因为只要一个爱慕的眼神或是一句真实的对白,都可以温暖你与我的灵魂。

【原文标题为《既然“完美人生”已经不可能,那就活出最好的“另一种选择”》,本文已获作者授权,如需转载请自行联系作者,谢谢合作】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