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无处安放孩子的时候,所谓的“职业女性”就是一个笑话

从小读鲁迅,但真正读懂鲁迅在说什么,往往是在多年以后的事情。比如所谓“学医救不了中国人”,你以为这就是字面意思,但没有经历过的人根本不会明白他在说什么。再比如这句话:“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

我想,这句话现在很多人现在终于该读懂了。

红黄蓝幼儿园虐童案跌破了很多人认知的底线,网上一堆人都在说匪夷所思,但我一点儿也不惊讶。你能用最坏的恶意来想象到的那些,就是这块土地的真相。

携程御用幼儿园出事的时候我就知道,这类事情不会是孤例个案,以后同类事情会越来越多,甚至会铺天盖地的出现。

1

为什么说这类事情以后会越来越多?

因为这类事情其实原本一直广泛存在着,比你能想到的还要广泛的多。

什么叫广泛存在?就是无论你活在穷山沟沟、还是生在北上广深;无论你家孩子上的是民办幼儿园还是公立中小学,一个也跑不掉,全都在概率的闸刀下瑟瑟发抖,谁也不能保证靠砸钱托人自己就能绝对幸免。如果你觉得这一切不可思议,那只是从来没人告诉你而已。

这类丑恶存在之普遍,离你之近,远远颠覆你的常识,就像家里的蟑螂一样,再高档的住宅都无法保证绝对不会出现。

但携程那次是个标志性事件,因为携程这件事对于很多生活在一线城市的富裕中产阶级来说,是家里的第一只蟑螂——虐童这种原本以为只有山沟沟什么农民工留守儿童身上才会发生的事情,结结实实就发生在自己身上,就在自己办公室楼下,就在本以为最安全最不可能的地方。

一旦发现家里有第一只蟑螂,那完了,说明家里早就一堆了。发现更多的蟑螂也只是时间问题,因为人们开始有警觉了。

现在再怎么说至少技术手段比30年前多,一旦人们开始警觉了,主观能动性就会被调动起来,怀疑心就会暴涨,原本一笑置之的细节就会认真对待,这样一来,分分钟一定可以挖出更多的同类事情。

所以有了携程那次,就会有这次的红黄蓝事发。其他什么黄灰绿,黑白紫都在等曝光的路上排队,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中产小资们活了小半辈子,一直活在幻觉里,这次算是真的从幻觉里惊醒了。惊醒之后第一次发现世界如此恐怖,人性如此黑暗,制约如此虚设,震惊的下巴都要掉了。

一想到这种恐怖还可以如此随意地直接施加到自己的心头肉——孩子身上,自己还无能无力时,世界观立刻崩塌了。

2

知道恐怖片恐怖在哪里吗?

拍恐怖片有一些独有的技术和手法,和其他电影都不一样。一上来就让妖魔鬼怪露脸出来害人性命,其实是吓不到人的,最多让观众觉得反胃罢了。

恐怖片的导演才不会那么直白,他们往往安排让生活中最常见,最不曾防范,最难以想到的某个人或某样东西来害人。

比如,卫生间的马桶,是个人就要天天用,恐怖片安排一个马桶来害你,你崩不崩溃?再比如,怪兽张个血盆大口你会觉得这很合理,但你的爱人和你说着说着话突然张开血盆大口,这就很不合理,一定能让你吓到屁滚尿流。

这就是恐怖片之所以恐怖的核心——摧毁你对一直不疑的东西的信任,让这种荒诞和不合理彻底冲垮你对周遭世界的安全感。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所处的现实就是一部大型的,长期不停演的恐怖片。

最近十年有过几次大规模的“梦醒时分”。所谓梦醒时分,就是你一直以来从不怀疑的,认为天经地义,理所当然,天天倚赖的东西居然发现是根本靠不住的,甚至是彻底虚假的。

所谓的美好,只是厉鬼在你看不到的时候给自己套上的画皮。

比如当年的三鹿,你好好的去正规超市买一包正规厂家出品的免检得奖奶粉,结果特么是有毒的;再比如PM2.5,很多人活了几十年,从来没想到自己天天呼吸的空气其实是最靠不住的东西,明明自己肺泡里经年累月积攒了许多鬼东西,08年看老外带个口罩还挤兑人家。

好了,这次携程+红黄蓝,再加上之后如我预料的未来还要曝光的一系列同类事情,将成为又一个里程碑。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彻底失去对我国学前教育产业,乃至整个社会的信心,但我知道绝对不在少数。

每次出现这种事情,中产们就像活在Matrix里一样:早上阳光明媚,好好的刷牙洗脸,开个小车上班,结果不知从哪儿突然就跳出一个独眼光头把办公室的背景墙全撕了,露出里面的残酷机械荒原,告诉你这才是世界的真相。

3

所以,到底要到哪里安放我们的孩子?

很可惜,这个问题目前无解。

没有制约的权力一定导致腐败,没有制约的服务业也一定会作恶。你问我为什么?不为什么,因为人性就是恶的。人的欲念是扩张性的,需要被时时刻刻监督管治压制。

我从来不相信什么人心本善的bullshit,当我要托付一个重要的东西给外人时,我只相信有无制约对方的工具可用。

而容易触到全社会的神经的,往往都是因为不得不依靠某些外部服务,却根本没有制约作恶的手段。

比如你去银行开个户,银行小职员转手就把你手机卖给了诈骗集团,你能咋办?揪出那个小职员?做不到。从此不和银行打任何交道了?不可能。这种时候人就特别容易生气,生气不仅仅是因为对方邪恶,更是因为自己的无力。

这次也一样,当我复盘幼儿园这些事情的时候,我真找不到什么好的制约工具:

询问孩子?幼童遭受了虐待也很难用清晰的语言向家长描述自己的遭遇。

事后处罚?前些天携程那位还大摇大摆的踏上了回东北老家的火车才被请下来的。

法律制裁?制裁远不足以弥补已经造成的伤害。

引咎连坐?参见上一条。

派人盯着?你自己上班还偷偷上淘宝呢,谁来监督你派去监督的人尽职尽责?

外部监督?谁?妇联?

监控摄像头?老师的厕所是死角。再说你们也看了那么多中外电影,到现在还不知道这玩意儿是很容易“坏”的吗?

手机远程实时监控?可以想象,几年之内这玩意儿将会是全国幼儿园的标配。但虐待的方式多种多样,比如独独不理你家孩子,比如不给好脸色孤立你,在不留伤痕的情况下一样可以给孩子的心理造成巨大伤害。

4

去读读香港的《处理虐待儿童个案程序指引》,哪怕是向小朋友传递“没有人要”、“没有人爱”的讯息,也已经属于精神虐待的范畴。

这种东西你怎么监控?你监控的了这些?

归根到底,服务业制造业有着本质的区别,制造业买的是,服务业买的是人的服务。而人不同于物,人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不可预测,无法控制。人一旦失控,纵你有上亿家产,一个小保姆就可以烧死你全家老小。

孩子对于当代中国家庭的重要性,不言而明。我们为之可以付出一切,所有。

但现在有钱有什么用?砸钱有什么用?你买的到人来为你服务,也买不到服务者的素质

因为撞上这类事情的几率,根本就是整体人口素质决定的,这玩意儿就像空气和水一样,你以一己之力在一代人的时间里根本无法改变,只能祈祷自己不要有这般坏运气。

你以为幼儿园的管理方和资方就不想控制?实在是没办法掌控每个员工。说了,无解。

5

推而广之,只要你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下至接孩子出生的医院,上至送终的养老院,只要人口素质没有质的变化,在这块土地上你都无法100%保证亲人能得到让你放心满意的照顾,你都需要担心会不会出这样那样的幺蛾子。

只要这个社会还有戾气,就一定会最终传导到你和你亲人的身上,无人能躲,大家一起承受。

当我们无处安放孩子的时候,当我们谁也无法信任的时候,年轻的80后妈妈们除了回归家庭,还能有什么选择?80后们幻梦初醒,90后还会远吗?

社会化托养变成恐怖片的时候,所谓的“职业女性”的独立自强,根本是黄粱一梦。

  • 作者|肥肥猫,供职于英国某顶级律师事务所,知乎最高赞答主,回答被收藏数百万次。他创办的个人公众号“肥肥猫的小酒馆”只供干货,在职场难题、个人能力升等方面有独到见解,创作过数篇10万+文章,是你职场进阶路上不能错过的良师益友。
  • 来源|微信公众号:肥肥猫的小酒馆(ID:zhihufeifeimao)

【原文标题为《当我们无处安放孩子的时候,所谓的“职业女性”就是一个笑话》,本文已获作者授权,如需转载请自行联系作者,谢谢合作】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