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自律的人生,有四个关键词

01

暮色四合。

十七岁的王守仁向暮色深处走去。

前面出现了一座道观。王守仁抬起头看了看,走了进去。

一个道士正在道观中盘腿坐着,王守仁瞧见道士,想和他聊几句,便上前搭话。

道士可能也很欣赏眼前的年轻人,两人一来二去就说开了。道士讲起道教养生的学问。可能是道士太健谈,也可能是王守仁太好学,两人似乎都没有在意时间的流逝。

等王守仁反应过来,天已经重新亮了。

年轻人熬了个夜,一般来说也没什么。

但王守仁应该有点后悔。

而王守仁的岳父更是万分焦急。他一晚上都在派人打听,四处寻找王守仁。

原因很简单。一般的日子,这并没有什么。

但问题是,这不是一般的日子。 昨晚,是王守仁的新婚之夜。

第一次读到这段故事的人,恐怕都多少会感到难以理解。谁会忘记自己的新婚之夜呢?

所以有人说,王守仁因为体弱多病,才对道教养生之学如此着迷。

甚至还有人,怀疑王守仁有性功能障碍,可能对新婚之夜有逃避的情绪

不过,已经有学者指出,王守仁少年时豪迈不羁、精力过剩,体弱多病是之后的事情。

我倒觉得,王守仁真有可能就是太投入,把结婚的事给暂时忘了。

他这一生,一旦迷上了什么事情,似乎都恨不得投入全部精力。

比如,为了准备科举考试,他白天必须认真学习“考纲内容”——程朱理学,没时间读课外书——先秦两汉经典。于是,他就挑灯夜读,不知疲倦。

父亲王华担心他积劳成疾,就嘱咐家人不要在书房放置灯盏,让他早睡。

这下可好。前半夜,书房里确实是一片漆黑,可等父亲一睡,王守仁就又点起灯来,照看不误。

真是如痴如狂。

可王守仁同学,到底为什么能这样如痴如狂、不眠不休地阅读经典、学习知识呢?

要知道,那可不是武侠小说,也不是游戏攻略。那里面有很多极其繁复枯燥的理论与知识,普通人读半个小时,可能真的会直接睡着。

我认为,只有两个字能解释他这些行为动机:立志。

“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王守仁

立志做什么呢?答案是:做第一等事。

有人说,答案不应该是做圣贤么?

确实,王守仁在少年时就说过,“第一等事是读书学圣贤”。这也成为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

不过,像很多热血但又迷茫的有志青年一样,王守仁的人生方向也经历了不少变化。他一生有五溺,“初溺于任侠之习;再溺于骑射之习;三溺于辞章之习;四溺于神仙之习;五溺于佛氏之习”。

但无论在哪一个方向上,王守仁的目标都很明确,那就是:要做就做第一等事。

02

和当大官发大财相比,立这种志向的人并不多。

但总还是会有这类人。比如说,王艮。

王艮是王守仁的著名弟子。不过,在还不认识王守仁之前,王艮就已经立下做圣贤的志向了。

王艮也是个很受周围人瞩目的人。

但王艮之所以受人瞩目,并不是由于他的志向很高远。而是因为,王艮同志的扮相实在是太“靓”了。

尧舜是儒家圣人,是王艮的学习对象。王艮认为,“言尧之言,行尧之行,就一定要穿尧的衣服!”于是,他就整天戴着五常冠,身穿深衣,腰系大带,手持笏板。打扮成这样四处讲学,简直就是个行为艺术家……

但王艮的求道精神还是很真的。一天,有人告诉王艮,你的观点和王守仁非常相似。王艮听到就非常高兴,于是专程前去拜访王守仁。

但第一次见面,王艮就被“怼”服气了。

见面寒暄过后,两人立刻进入了机智问答环节。

王守仁:先生所戴何冠?

王艮:虞舜之冠。

王守仁:所穿何服?

王艮:老莱子之服。

王守仁:你是要学老莱子吗?

王艮:那当然。

王守仁:那您为什么只学老莱子的装束,却不学他上堂假扮小孩子打滚啼哭(哄母亲开心)的样子呢?

王艮:……

老莱子的故事背景这里不介绍了。简单说,王守仁讽刺王艮:你过于注重形式。

其实,对于形式,王守仁也是非常重视的。他的一个身份就是礼学大师。礼学,可是一门非常繁琐的学问,里面充斥着大量的仪式细节。

与此同时,王守仁将静坐视为一种重要的修身方式。在今天看来,这种专注冥想与正念冥想的形式,对增强自控力确实有所帮助。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要做圣贤,首先需要自律修身。自律一定需要形式。

但王守仁非常清楚,形式是拿来为内容服务的,而王艮这样的行为,无疑是在喧宾夺主,对于真正的自律、做圣贤并不见得有所帮助。

那么,在立下志向之后,怎样的行为才最能帮助人进行自律呢?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与其说要自律,不如说王阳明反而很注重他律,以及大家互相之间的启发。

王守仁非常重视让弟子们聚在一起交流切磋。他很担心自己不在身边的时候,弟子们之间缺少交流。于是他专门写了《书中天阁勉诸生》一文,要求各弟子每隔五六天或八九天就相聚一次。

王守仁还有一位名叫刘邦采的弟子。刘邦采曾经创办惜阴会,颇受老师的赞赏。王守仁同样专门写了一篇文章,说你们如果离群索居,那么志向就很有可能会懈怠下来了,有这样五天一次的聚会,正好让大家可以互相砥砺。

03

讲这几个故事,是为了说说我对自律的思考。

关于自律这个话题,我一直在思考。

根据自己自律、不自律以及想自律难以自律之时的真实体验,我一直在想,哪些才是最根本、最重要的自律知识

直到我想起了王阳明。想起了他那句关于立志的名言。

我觉得,立志,才是一个人自律的起点。

胸中有志,心中有事,自律才有了根本的依托。否则,即使你能一辈子坚持每天10点睡6点起,三餐规律锻炼身体,那最多也就是个养生专家。更何况,如果没有目标与志向,你以为你真会有自律的能力

至于立什么样的志,那是每个人自己的事,你没必要像王阳明一定立志做圣贤。但不管如何,立志,是自律人生的第一个关键词。

第二个关键词,叫做形式,准确地说,叫善用形式。

在立下志向之后,形式就显得特别重要了。

每天按时睡觉起床,这叫习惯。在我看来,这是一种形式。 到图书馆才能看得进去书,这叫场景。这也是一种形式。 甚至认真学习之前要沐浴更衣,也正常,这叫仪式感,也可以算作形式。

很多人说到的自律知识,可能都属于这里的形式范畴。它也确实很重要。

但是,它只能为你所用。如果形式成为了主宰,成为了王艮那样证明自己自律、证明自己不一样的证据的时候,你就成了形式的奴隶。用那句流行的话说就是,你只是为了感动你自己。

第三个关键词,叫做他人。

人是社会社会关系对人的驱动作用难以想象的大。

想好好考研?你如果自己一个人憋在房间里,掐着时间一分一秒开始看书,可能用不了一个月,你就感觉要疯了。最好的方法很简单,去到考研的人群里;更要有几个考研的好朋友。就像惜阴会一样,那种互相之间的砥砺,会让你不知不觉变得更加“自律”。

04

关于自律,还有最后一个关键词。是王阳明教会我的。

在读书的生涯中,我一直对于两个人的早逝耿耿于怀,虽然那都是历史。

其中一个人是鲁迅。另一个人,就是王阳明。

前面说过,王阳明迫切希望大量学习古代经典。为此,他长期挑灯夜战。

这让他的思想水平突飞猛进。

但也让他的身体不堪重负。

王阳明也曾经为了格竹子连续坚持了七天七夜。

他收获了一个道理:这样“格物”是不行的。

但他同样收获的,还有一场大病。

为了志向不顾一切的王阳明,后半生饱受疾病困扰,五十多岁时便在返乡的途中离世。

非常可惜。

所以,在关于自律的最重要知识里,我认为,永远少不了身体这个关键词。

我说的不只是身体差会影响幸福感。身体状态同样会影响自律能力

睡得不好,情绪是不是更容易失控?下午三四点钟,补充点糖分是不是感觉脑子灵光了一些?连续工作了10个小时,是不是无论如何也提不起精神……这都是我自己的切身经历。

很多时候,如果你觉得自己的自控能力下降了,我建议你不妨想想,是不是自己的身体状态与正常时有些不一样了。

好了,已经说了很多,就此打住吧。

自律,不仅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话题;更是贯穿一生的一个课题。

就像王阳明曾说过的,他的“良知”之学,是“从百死千难中得来”的。要成为真正高度自律的人,我们都得从自己的“百死千难”中走出来。

  • 作者|李栩然,善于从独特的角度用真诚、温暖的文字谈论人生、职场……被粉丝亲切称为“学长”。知乎@李栩然。新书《所有的奋斗都是一种不甘平凡》已上市,火热销售中。
  • 来源|微信公众号:栩先生(ID:superMr_xu)

【原文标题为《王阳明:自律的人生,有四个关键词》,本文已获作者授权,如需转载请自行联系作者,谢谢合作】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7+1
取消收藏
应该  情绪  科举  考试  动机  目标  儒家  寒暄  正念  自律  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