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任正非!只要记住两句话,企业就永远不会差

编者按:

决定个人成长上限的是认知,而决定一个公司成长上限的是领导者。因此,领导者如何提升自己的认知,对于一个企业的成长至关重要。

在一般人心目中,一个具有领导力企业领导人通常具有超凡的领导魅力、鼓舞人心的演讲能力、娴熟的人际关系技巧。

然而,在VUCA时代,我们实际观察大量的企业领导人并非如此:如乔布斯这样的“暴君”,却成功领导苹果公司实现了变革,这个统一的领导力画像似乎被打破了。

传统观点认为,企业中高管领导力有一个相对统一的标准。在普通人心目中,一个具有领导力的企业领导人通常具有超凡的领导魅力、鼓舞人心的演讲能力、娴熟的人际关系技巧。

然而,在VUCA时代——我们正面对着一个易变(Volatility)、不确定性Uncertainty)、复杂(complexity)和模糊(ambiguity)的世界,我们实际观察大量的企业领导人并非如此。

乔布斯因性格缺陷与管理层及股东矛盾冲突,曾经被苹果公司董事会逐出自己创办的这家公司。然而,当他重返苹果后,这样的“暴君”却成功领导苹果公司实现了变革。

这样的企业家并不稀缺华为任正非同样脾气暴躁,然而他能够引领华为驶入无人区。

那么我们更感兴趣的是,从乔布斯、任正非们身上我们能够发现与提炼出哪些领导力特征,以适应VUCA这样一个时代呢?

图像标题

领导力不是技能,而是品格

在动荡的环境下,企业需要不断地变革,管理者在变革中最需要的是领导力技能吗?

显然不是!

那些表面的领导力技能如计划组织沟通协作、分析,在应付企业变革中所产生的激烈的矛盾与冲突是远远不够的。领导者只有获取巨大的心理能量,才能应对这样的挑战。

VUCA环境下的企业管理者需要更为深层的领导力,可以称之为底层领导力。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正直与真诚的品格。

何谓品格?品德+人格,即正直、真我。

在复杂变动的环境下,必须回归根本,才能经受血与火的考验,带领组织实现转型。你的内心是至诚的,就会汲取最强大的能量。你就会赢得员工的追随与无条件信任,这是最强大的领导力源泉。

这一点上东西方的观点是完全一致的。

1.正直

在西方,许多人认为正直是排名第一的领导力维度。试想,伊梅尔特并非GE股东,却拥有巨大的权力,如果他不具备正直的品格,只想着私利,如何相信他能够带领36万GE人实现变革?

正直的核心是坚守重要的道德原则。例如诚信,无论是对待员工、领导还是客户,都需要以信为本,不讲假话。

新一代的管理者需要从内心的良知出发,坚持做“正确的事”,拒绝因私利而进行的公司政治与权谋之术。

事实上,真正做到“正直”是很不容易的。大多数人视道德法则为外界的束缚,而非内心的自觉。但是道德其实是隐藏在人类社会发展现象背后的天道与法则,遵守道德是真正的大智慧,这需要克服私欲,培养仁爱与利他之心。

这是一条长期的修炼与顿悟之路,按照明代心学大师王阳明的说法是“致良知”之路。

2.真我

在当今的企业经营中,真我、坦诚变得尤其重要。丹尼尔.平克在其《驱动力》一书中提到,当今知识经济时代大多数人从事的是创造性工作,这样的工作要做好就必须对所从事的事业拥有兴趣与真爱。

这正是不同于动性本能与胡萝卜加大棒的第三驱动力,领导这样一群人达成高绩效领导者自己怎可能是虚假的呢?装与虚伪技巧都是无用的,关键是你的内心要有超过所有人的狂热与投入,你能点燃这群人的希望与梦想。

儒家文化完全赞同平克的观点,认为诚是符合天道的,人追求诚是符合人道的,因此能够达成事业。如《中庸》:“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唯天下至诚,则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

领导者应当“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稻盛和夫在考虑京瓷高管任用时,认为不能单纯用绩效来选拔干部,应更加重视人的品德。他引用日本近代著名的政治家西乡隆盛的话:“德高者升官位,功高者厚俸禄”。这句话其实更早来源于《尚书·仲虺之诰》,有云:“德懋懋官,功懋懋赏”。意思是有功的人要金钱酬劳,而只有德行高的人才能提拔重用。这是非常深刻的用人思想。

支撑组织领导人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东西方在这一点上达成了一致,高尚的品格。具有高尚品格的管理者,应当是一个开悟与觉醒的人,他拥有坚定的信仰,清楚自己的人生使命。因此能够保持积极乐观,拥有强大的内驱力,能够克服过程中的困难与挫折

乔布斯们尽管表面暴躁,但是内心却是真我的,没有这一点他不可能拥有巨大的能量克服创业过程中面临的巨大困难。

领导力不是知识,而是智慧

对于VUCA时代的管理者来说,经营智慧是领导力的另一个重要方面。如果说个人品格是个人维度的,那么经营智慧则是组织维度的。如果个人品格是向内的,那么经营智慧就是向外的。它们共同构成了领导力阴阳的整体。

领导力不是知识而是智慧,这样的智慧包含两层含义,一是对人性的洞察,二是对经营的直觉。

1.人性的洞察

新时代,激励与成就员工是管理者的领导责任,因此,管理者必须是洞彻人性与利用人性的高手。

面对动荡的环境,KPI考核激励下属的作用越来越差。于是,高明的管理者一定会激发员工人性中的善,以使命、梦想、愿景引领员工,为客户社会贡献价值,从而获取人生的价值与意义,成就企业的同时成就每一位员工。

领导人还应对人性中恶的一面警惕与抑制,贪婪、权力欲、虚荣是人性中的痼疾。管理者自身应当修炼以提升心性,超越自我

然而,却不能以高尚的人格假设去要求员工。在制度设计以及考核激励上必须能够反映人性的现实,应当做到在绩效为先的情况下公平合理,充分满足员工的需求

在满足物质需求的同时还应保持奋斗者的精神,这个度的把握就非常不容易。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是自由独立的,个性的张扬、自我实现的渴望从来没有像现在那样突出,人与企业的关系在重新定义

抑制人性中的恶,激发人性中的善,成就员工,让员工获得物质精神双丰收,这不仅是企业经营成功的领导方法,更是新的时代企业经营的最终目的。

2.经营直觉

德鲁克卓有成效的管理者一书中曾经说过,领导者应当帮助团队组织,提升组织的价值,而组织的价值是由外部决定的。这样的论述有助于解释商业环境快速变化条件下,面对环境变化敏锐反应的价值,要大于内部的管理人际沟通能力的价值。乔布斯尽管不擅于协调关系,但是他超常的商业直觉成为苹果组织价值提升的关键因素。

新的商业时代,对经营智慧的要求并不仅仅指向企业的最高领导者,企业的中基层管理者需要具备经营思维。那么,这样的经营智慧应当包含哪些要素呢?

(1)敏捷创新

过去中基层管理者强调的是执行力,坚决贯彻公司管理层的决策,将它落到实处。然而,在动荡变化的环境中,组织的趋势是责权利的下放,是小团队作战。组织的末端需要承担更多的经营责任

这样的组织管理模式的变革对管理者能力的考验非常大,管理者需要承担更多的决策任务,必须对市场与环境进行密切的监控与敏锐的反应。

管理者还必须根据新的市场情况,创新产品运营模式,取得经营绩效。这几乎就是对一个负责全面经营的总经理的要求!

当初张小龙只是腾讯巨大组织中一个邮箱团队的负责人,但是却创造出决定组织命运的划时代产品。如果张小龙不具备敏捷创新的能力,只是被动执行总部的命令,如何能够创造这样的奇迹呢?

(2)跨界协同能力

管理者不仅能够洞察环境的机会,创新产品与经营方法,还需要具备跨界整合资源与协同执行的能力。这个跨界有两层含义: 1.组织内部不同部门的跨界,跨越部门墙,与其它部门进行协作,取得公司各方资源的支持; 2.跨越企业组织界限,与客户供应商、其他行业、甚至竞争对手进行协作,获取创新的思路,整合更大范围的资源。

能够在动荡经营环境中生存的企业领导人,保持对经营方面的洞察与把握是关键。管理者领导力的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提升组织的价值,而组织的价值是由外部决定的,这个外部正经历着巨大的动荡变化。

如何在混沌中找到那束光,需要管理者沉浸在经营的信息大潮中,勤奋思考与行动,依靠天赋与直觉,把好经营之舵,引领企业不断变革走向成功。

员工拥护与跟随的是能够带领他们打胜仗的领导人。

古罗马时期著名的政治家与军事家凯撒的军队士气高昂,他之所以获得士兵的拥护,就是因为他对战场形势超常的敏锐把握,让他能够找寻到最佳的作战机会并取得胜利。如在著名的法萨卢斯战役中,凯撒曾率领2万人战胜敌方4万人。

乔布斯们明显具有性格缺陷,但他的超常直觉能够让他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从而成为苹果教的精神教父。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