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下,独立书店怎样突围?

  • 文| 张薇 申星

2017年7月18日,诚品书店创始人、董事长吴清友因病逝世。当天,悼念和缅怀他的文章刷屏了我们这些读书人的微信朋友圈,诚品书店也为更多人所知晓。当然,我们也知晓了一个并不那么熟悉的名词——独立书店。所谓独立书店,顾名思义就是书店本身的独立性,是不依附于“单位”而自生自灭的个体或几个人合伙的人文实体书店。不过,在网络日益发达的现代都市里,独立书店却是极少能见到,它甚至需要助某些“指南”才能寻到。

靠情怀来支撑能走多久?

2017年7月30日晚间,台湾新北市淡水区现存最老字号的独立书店“有河Book”宣布将于10月底结束11年的营业。消息传出让许多爱书人士震惊,纷纷到Facebook上留言表达不舍。“有河Book”表示,盼能有有心又有力的人来接手,让书店能继续下去甚至更加兴旺

“有河Book”并不是第一家歇业的独立书店,也并不是最后一家。这些年,消失的独立书店何其多,君不见新疆奎屯市五五新镇的茅以升图书馆、鼎盛时期曾拥有30家连锁门店的民营书店光合作用、福州鼓屏路的晓风书屋和北京市朝阳区力源里北街2号的有禾里书店等等。它们的消失与其说是情怀和老本无法支撑了,倒不如说是现代社会人们生活态度和方式的消失。因为在实体书店鉴书、在网络上网购,早已成为更多读书人的选择。

“想让朋友破产,让他开书店吧!”——一句玩笑话,道出了开一家独立书店的艰难。现在随便一家人气尚可的书吧哪里是卖书啊,纯粹是卖咖啡、卖茶、卖其他手工艺品等。还苟延残喘在城市各处的独立书店背后,都是创始人的情怀和坚守。它们继续勉强维持着,并多以书吧的形式适应着网络时代。

若问一家独立书店靠着情怀能支撑多久,也许在诚品书店那里我们可以找到答案。当初吴清友带着他的那份诚恳、执着、专业与严谨创立了诚品书店,成立至今28年竟在最初的15年一直亏损,直到2004年才扭亏为盈,2007年真正盈利且书籍销售只占总营收的30%左右。吴清友在其所写的《我与诚品书店25年》中也承认,诚品书店不是商学院的好案例

独而不立的书店

喧嚣的城市、川流不息的车辆、忙碌的人群,还有那越发显得弥足珍贵的私人时间和私人空间。曾几何时,我们捧着散发着油墨香味的图书,喝着刚沏好的绿茶,惬意地坐在某个安静角落的时光约莫在不久的将来也会一去不复返。所以,我们会去北京看万圣书园,会去南京找先锋书店,会去上海寻季风书园,会去杭州逛枫林晚和钟书阁,会去重庆探精典书店……它们都成了所在城市的文化地标,却都不是纯粹的“书店”了——因为它们的经营模式都已改变,不再是纯靠销售书籍获利为继,更多是靠上文所说的卖咖啡、卖茶、卖其他手工艺品等补贴卖书的经营费用

我们知道,对于资金不充裕的民营独立书店来说,店铺不断上涨的房租、人工费用不断增加的成本网络折扣战的冲击是独立书店所面临的最现实的问题。尤其是不断增加的网络销售渠道对实体书店的冲击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读者习惯了在书店里看书,然后到网络上订书的生活方式。这就很好理解为什么诚品书店既不是书店,也不是文具店、咖啡店,而是在台湾注册分类的百货零售了。

第三极书局关门、风入松书店停业、三联书店退出广州……每一家书店的离开似乎都会引起读者的遗憾。但可曾想过为什么歇业的是他们,而那些“文化地标”却存活了?也许正如汉乐府中的《北方有佳人》中所唱,“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因为独立,李夫人的美好形象才使得汉武帝在她逝去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对她怀念不已;因为独立,那些书店的离开才会引起读者们的遗憾。

如今,在我们的城市中竖立着的那些孤零零的文化地标成了一道景点,成了稀缺资源。我们徜徉其中,本来是奔着看书、购书的目的前往,却不承想最终干的却是约会、购娱乐、吃饭和闲聊休憩之事。因为我们要去的书店已算不得真正的书店了,如同诚品一样,它是书与生活的综合体,它由传统的“以书而书”转化成了如今的“书 零售”模式。

近两年,独立书店已然不再独立。三联书店选择了与倡导人文为主的亚朵酒店合作,在酒店中打造24小时免费阅读空间——住居;西西弗书店则从2007年起就开始采取了“咖啡馆 周边产品”相结合的模式反哺图书部,及至今日西西弗又采取了与商场地产跨界合作的模式,并且通过资本众筹等模式打破原有的书店赢利模式

新时代,独立书店新形态

与那些文化地标型书店不同,自2016年实体经济回升以来,实体书店也出现了回暖迹象,一批独立书店又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不过,它们的出现与之前那些倒闭的独立书店的经营模式有着极大的不同,较之诚品、先锋、钟书阁、万圣和季风等文化地标型书店的规模又无法比拟——它们是新时代独立书店的新形态。

1.共享图书

这年头,“共享”的概念甚嚣尘上,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雨伞、共享床铺,如今这股“共享经济”的风潮已经吹进了图书行业。2017年7月16日,合肥新华书店三孝口店开启了“共享书店”的经营模式,这家因被写进2017年山东高考作文题而成为“网红”的24小时书店又一次吸引了舆论的眼球。据了解,进店的读者只需下载“智慧书房”APP在线支付99元的押金即可享受单次扫码阅总价低于150元的两本图书,不过需要在10天之内归还。读者还可以在此APP中展示自己的藏书,记录图书的评价并以书会友。这个共享书店在安徽合肥上线短短10多天时间,就吸引了数万名读者借阅书籍。该店的徐店长说:“共享图书的初衷是为读者消除阅读成本,降低阅读门槛,提高阅读频次。”有人可能会担心共享图书所带来的图书折损如何处理,徐店长表示:“如果有破损,可能会进行打折出售或捐赠,和出版社协商退回也是一种可能性。”目前这种模式还处于试验阶段,未来是否能大规模推广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2.情怀众筹

2017年4月22日,如是书店的掌舵人郝照明因为“我的梦想就是让如是成为一个没有屋檐、没有门槛、充满自由气息的地方。在这里,生活创意、美学产品、独立设计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所以,如是书店才刚刚开始;所以,如是书店才要登录多彩投众筹平台”在青岛发起了一场众筹,最终众筹金额高达1200万元。通过众筹书店本身,他还延伸出了教育培训、演艺、餐饮娱乐产业链的其他赢利点。众筹后的充足资金以及社会政府的高度关注,也让如是书店的发展如日中天。两个多月后,同样是山东、同样用众筹的方式,由3位发起人、108位股东在济南成立了山东省内第一家作家书店想书坊概念书店。这3位发起人之一的叶萱曾出版过《纸婚》《纸婚2:求子记》和《愿你被这世界温柔相待》等畅销书,其中《纸婚》更是被改编为电视剧在央视热播;另一发起人小新则身兼主持人和作家的身份,作品有《没有你的晚安我睡不着》《每个适合熟睡的夜晚我都在想你》和《每一首歌都有TA要去的地方》等。这108位“梦想合伙人”当中有知名作家,有在省内有极高知名度的主持人,有在专业领域内颇有建树的大学教授等。之所以能让这108位股东走到一起,源于他们“开一家书店”的简单梦想。

3.以书会友

由著名经济图书作家吴晓波在杭州解百新元华三楼开设的蓝狮子书屋号称是“看得见西湖的书店”,主营经济类书籍,背后还有一整个蓝狮子出版社。与其关联的蓝狮子读书会和吴晓波读书会已经在上海、杭州、南京、苏州、深圳、广州、成都、南昌、郑州、哈尔滨等数十个省市开设了分会。其中,蓝狮子读书会从众多中国企业家和管理者的阅读需求出发,创办了全国独有的高端商业阅读服务俱乐部,全年环绕七个维度的选书为广大政府官员、企业家与管理者提供最优质的阅读服务。每年也会邀请国内著名的经济学家管理学家社会各界精英人士为中国的企业家、管理者传递商业智慧,启迪思想,传播阅读文化。而吴晓波读书会则更为大众一点,面向所有人群。创立之初,仅用几个月的时间迅速在全国80多个城市积累了8万多名粉丝,到如今已经拥有了数百万名粉丝。他们会发起每周“同读一本书”活动,会每半个月邀请一次专家自媒体人或企业家在线分享他们的行业经验,会不定期组织大家做公益、关注弱势群体,会设立公益金帮助书友会里的创业者创业,等等。当然,这所有的一切都离不开吴晓波书友会背后的两大资源能力:一是拥有文化资源,提供作家、文化名人、社会行业大咖等资源,能保证丰富书店的活动内容和质量;二是拥有活动组织经验,可以线上线下互动,能充分发挥社群经济的优势。在互联网时代,通过这种具有高黏性的互动为线下书店引流了大批客户,也培育了一大批爱看书的人。

虽然说互联网经济对实体书店造成了极大冲击,却也由此诞生了一批互联网平台兴起的新型独立书店。尽管它们在运营模式和内容上有别于传统书店,但本质和内涵依然是书店。这种借由书所延伸出来的新的商业模式,我们视其为“独立书店的突围” 。(作者来自湖南信息学院)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