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了,狂人李敖

台湾著名作家、评论家、历史学家李敖于18日上午10时59分在台北“荣总”医院去世,享年83岁。

台北“荣总”医院当日上午代家属发出说明稿表示,李敖于2015年7月因步态不稳至医院求诊,经诊断为脑干肿瘤,在医疗团队的努力下,接连度过难关。2017年10月1日,李敖因肺炎入院,治疗后感染病况稳定。今年1月底起,李敖病况急速恶化,于2018年3月18日上午10点59分离世。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李敖曾两次入狱,吃尽苦头;

2000年,参加过台湾“总统”竞选,最终落选;

李敖先生走上文坛后,经历坎坷,特立独行,说过的话和写过的文章,很多都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以下是一些李敖先生的经典语录,缅怀这位被世人誉为大侠的斗士。

  • 只对自己负责:高人只对自己负责,反倒不对他所拯救的群众负责。群众是非不明群众众忘恩负义群众懂个屁,为什么对他们负责?
  • 看人背后与背后看人:知道看人背后的,是智者和唯美主义者;知道背后看人的,是奸雄。
  • 人间关系你我他:人间的关系只是三种:一他跟你骂我;二你跟我骂他;三我跟他骂你。
  • 胆小的伪君子把白的说成灰的;胆大的伪君子把黑的说成灰的,颠倒黑白最成功的不是颠倒黑白,而是没有了黑白。
  • 你不能等有了热情才救人、你不能等有了灵感才作文。一如妓女不能等有了性欲才接客。属于你该做的事,纵属勉强,你也要做。
  • 我生平有两大遗憾:一是,我无法找到像李敖这样精彩的人做我的朋友;二是,我无法坐在台下听李敖精彩的演说。当我要找我崇拜的人的时候,我就照镜子。我常常怀疑我是小人,因为我常常忘记自己是大人物。
  • 笨人做不了最笨的事,最笨的事都是聪明人做的。笨人的可怕不在其笨,而在其自作聪明。
  • 有时解释是不必要的——敌人不信你的解释,朋友无须你的解释。
  • 做弱者,多不得好活;做强者,多不得好死。
  • 我骂人的方法就是别人都骂人是王八蛋,可我有一个本领,我能证明你是王八蛋。
  • 女人自己愈不值得爱的时候,她们愈抱怨别人不值得爱。
  • 消灭敌人,要靠朋友;消灭朋友,要靠朋友老婆;消灭朋友老婆,要靠上帝。
  • 得天下之英才而教之,无乐也;得天下之蠢才而骂之一,一乐也。
  • 不是敌人就是朋友,该是错了;不是朋友就是敌人,才是对的。敌人要从宽认定;朋友要从严录取。
  • 聪明人面对李敖的路只有一条,就是得拼命跟他做朋友。——你绝不能做你打不倒的李敖的敌人,做了他的敌人,你将憎恨朋友。
  • 报仇的最好方法就是要比敌人活得久,活的好。
  • 政客的最大不要脸是,他们把出尔反尔,硬叫做此一时彼一时。
  • 大家只看不良少年问题,却忘了看不良老年问题。不良少年的许多问题,其实是不良老年引起来的。古今中外,从来没有像国民党集团这么多的不良老年密集在一起,从来没有。
  • 一个人过了五十岁,就不能要求昨天比今天好;但一个人不过五十岁,又如何能知今天实在比昨天好。
  • 成年的快乐在做出少年的梦想;老年的快乐在不再做出成年的错误。
  • 有失败,有英雄,但没有什么失败的英雄。文天祥、史可法都是大大的成功的英雄。英雄从不失败,他在天塌的时候,也会捞到天鹅。
  • 铁杵能磨成针,但木杵只能磨成牙签。材料不对,再努力也没用。
  • 固然“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是也别太晚,因为十年后,你的敌人也许早下地狱了。
  • 所谓长大,就是你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所谓成熟,就是知道后故意说不知道。
  • 珍惜是山上的晚岚坟上的小花叶上的露珠掌上的小鸡肩上的蝴蝶和床上的血泪。
  • 当我要找我崇拜的人的时候,我就照镜子。
  • 没有了黑白:胆小的伪君子把白的说成灰的;胆大的伪君子把黑的说成灰的,颠倒黑白最成功的不是颠倒黑白,而是没有了黑白。
  • 笨人的可怕处:笨人的可怕不在其笨,而在其自作聪明。
  • 我常常怀疑我是小人,因为我常常忘记自己是大人物。
  • 共事与共梦:有人只能共事,不能共梦;有人只能共梦,不能共事。
  • 你数学不好,还可以去当英国首相嘛(丘吉尔),不行也可以当台湾作家嘛(李敖),还可以去英国作诗嘛(徐志摩),当然以上的都需要签证。再不行你可以在内地当作家嘛(钱钟书),最次你也可以当个老师嘛(罗永浩),如果你连课都讲不了,你也可以去当个校长吧(俞敏洪)。
  • 我从无满脸骄气,却总有一身傲骨。

李敖1935年4月25日生于哈尔滨,吉林省扶余县人,1937年迁到北京,1949年随父母到台湾,曾先后在台湾大学历史系、历史研究所就读。李敖曾因发表抨击当政者言论等于1971年3月被捕,判刑10年,于1976年11月出狱,总计入狱5年零8个月。李敖除研究、写作、教学外,还积极从事公开演讲时事评论等,并曾当选台湾民意代表。李敖反对“台独”,支持两岸统一,其主要著作包括《李敖大全集》、《李敖回忆录》、《北京法源寺》等。

下为李敖离世前亲笔信:希望“跟家人、友人、仇人好好告别”:

你们好,我是李敖,今年83岁。

年初,我被查出来罹患脑瘤,现在刚做完放射性治疗。现在每天要吃6粒类固醇,所以身体里面变得像一个战场,最近又感染二次急性肺炎住院,我很痛苦,好像地狱离我并不远了。

我这一生当中,骂过很多人,伤过很多人;仇敌无数,朋友不多。医生告诉我:“你最多还能活三年,有什么想做、想干的,抓紧!”

我就想,在这最后的时间里,除了把《李敖大全集》加编41-85本的目标之外,就想和我的家人,友人,仇人再见一面做个告别,你们可以理解成这是我们人生中最后一次会面,“再见李敖”及此之后,再无相见。 因为是最后一面,所以我希望这次会面是真诚,坦白的。不仅有我们如何相识,如何相知,更要有我们如何相爱又相杀。

对于来宾,我会对你说实话:我也想你能对我讲真话,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或许我们之前有很多残酷的斗争,但或许我们之前也有很多美好的回忆;我希望通过这次会面,能让我们都不留遗憾。不留遗憾,这是我对你的承诺,也是我对你的期盼。

对于来宾,不管你们身在哪里,我都会给你们手写一封邀请信。邀请你来台北,来我书房,我们可以一起吃一顿饭,合一张影,我会带你去看可爱的猫,我会全程记录我们最后一面的相会,一方面是留作你我纪念,另一方面也满足我的一点私心:告别大陆媒体近10年了,我想通过这些影片,让大家再一次见到我,再一次认识不一样的我,见证我人生的谢幕。

谢谢各位!

【本文为MBA智库综合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