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量一个人的成功,看他跌到低谷时的反弹力

为什么有这么狭隘的荣誉感呢?不要总想到做领袖的光荣,不要去背上这个沉重的口号和包袱,荣誉对于我们来说是没有用的。我们说未来要领导世界,是为了鼓舞大家信心,让大家奋斗去做得更好。其实我们都很笨,但是我们依托了一个大平台获得了成功。我们这个成功,是为了自己给老婆多赚点钱,不是为了世界荣誉,不是为了当世界领袖。
——任正非

01

在我采访的企业家中,几乎都是为了改善生活而创业的,与梦想无关

北京的初秋,碧空万里如洗,没有了夏日的酷热,也没有在何处都是湿漉漉的桑拿天,也没有憋气的雾霾。在这样的天气很适合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在很多企业家论坛上,一些企业家常常指点江山,针砭时弊,今年的初秋也不例外。而我也习惯地知道这些企业家发表讲话的内容。

在这些企业家看来,如今企业规模做大了,似乎与创业当初的梦想有关系。在我采访的企业家中,几乎都是为了改善生活而创业的,与梦想无关。或许这才是创业的最初动力。

当然,当企业做到一定规模后,当初的创业者成为亿万富翁后,油盐酱出茶的困扰也不存在。此刻,梦想和社会责任就在企业家哪里生根发芽。

02

在很多创业点评中,马云也常常谈及创业梦想的。不过,大家误读了马云关于创业梦想与创业的关系。

在很多企业家论坛上,我也习惯地拿马云和任正非,甚至刘永好来作为案例来讲解。这三个企业家很能代表中国当下的企业家形象。高调的马云和低调的任正非,以及保持中庸之道的刘永好,尽管刘永好不时地出现在媒体中,但是,刘永好总是保持与媒体的距离。

在这里,我们分享一下媒体对马云的采访:

问:现在媒体普遍评价您是中国首富。您有没有可能成为世界首富?

马云:说句心里话,我从第一天开始就没想过当首富,所以我才会把公司持股稀释到这个样子。但我还是没有想到尽管把自己的股份降到8%,还是有那么多,这是我没想到的。

很多年以前,我跟我的老婆、公司2号员工张瑛有过一次聊天。我问,你希望你老公将来成为首富吗?她说,首你个鬼啊,你怎么看都不像首富的样子。我说你希望我是一个有钱人还是一个很有钱的人,还是不缺生活费用、同时受人尊重的企业家?她回答,当然受人尊重了。我们就定下了这个。

那时候我都没想过成为杭州下城区或者翠苑街道的首,我不想当,这不是我要的。我跟你一样,年轻的时候好奇过首富,有些人就喜欢那口。

钱在100万的时候是你的钱。其实现在中国最幸福的人是一个月有两三万、三四万块钱,有个小房子、有个车、有个好家庭,没有比这个更幸福了,那是幸福生活。

超过一两千万,麻烦就来了,你要考虑增值,是买股票好呢、买债券好呢、还是买房地产好。超过一两个亿的时候,麻烦就大了;超过十个亿,这是社会对你的信任,人家让你帮他管钱而已,你千万不要以为这是你的钱。

所以我对这个一点兴趣也没有,而且失去了太多。你说你能花得了什么?你能吃什么?我这个T恤衫多少钱、裤子多少钱,我饭量更少。

在很多创业点评中,马云也常常谈及创业梦想的。不过,大家误读了马云关于创业梦想与创业的关系。马云的意思是说:“再困难也不要忘记第一天的梦想,每个创业者第一天创业的梦想都是最美丽的,永远不要忘记自己第一天的梦想,你的梦想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事情。”

03

我们这个成功,是为了自己给老婆多赚点钱,不是为了世界荣誉,不是为了当世界领袖

相比马云,任正非的观点更加直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任正非认为,“我们这个成功,是为了自己给老婆多赚点钱,不是为了世界荣誉,不是为了当世界领袖。”

在这里,我们分享一下媒体对任正非的采访:

与会人:如果未来有一个中国公司领导世界,了解华为的人都知道,华为有九成的希望。

任正非:你说未来有一个中国公司领导世界,我相信那一定不会是华为,因为华为是全球化公司,不是一个中国公司。

为什么有这么狭隘的荣誉感呢?不要总想到做领袖的光荣,不要去背上这个沉重的口号和包袱,荣誉对于我们来说是没有用的。我们说未来要领导世界,是为了鼓舞大家信心,让大家奋斗去做得更好。其实我们都很笨,但是我们依托了一个大平台获得了成功。我们这个成功,是为了自己给老婆多赚点钱,不是为了世界荣誉,不是为了当世界领袖。

在任正非看来,自己今天的一点成功,源于给老婆多赚钱,绝不是为了当世界领袖。这样的回答更加真实,也更加令人信服。或许,这与任正非的经历有关,或许,这与这出生在贵州的高原汉子任正非内敛与低调有关,或许与贵州的人文性格有关,或许与任正非的人生经历有关。

04

无数的财经作家在撰写任正非传记时,总是这样记载那段让读者难以忘怀的悲情故事。

在中国的英雄哲学中,始终坚持英雄是不会问其出处的。尽管如此,但是对于不惑之年的任正非来说,迟暮或许是其成为英雄的天敌。正所谓“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当然,对于不服输的任正非而言,年龄不是问题,此刻的任正非最大的问题是,被单位开除,同时还被离婚。不仅如此,任正非从一个部队转业干部的国企高管,到被一撸到底,成为“庶人”。这样的悲凄婉如一首悲壮凄凉的挽歌,敲打着此刻倔强的任正非。

不过,英雄的历史往往总是通过如此决绝的悲情来书写,这就是后来无数的财经作家在撰写任正非传记时,总是这样记载那段让读者难以忘怀的悲情故事——“1987年,任正非因为自己的工作失误,不得不离开让人羡慕的南油公司,在无处可以就业的情况下,不得不被逼走上了这条创业的不归路。”

媒体的报道中,始终会谈到1987年,因为在这一年,时龄44岁的任正非被迫离开了转业后分配的南油公司。

当我们翻阅1987年、1988年的文字资料时,却发现如下记载:“一个44岁中年男人,经营中被骗了200万元,被国企南油集团除名。曾求留任遭拒绝,还背负还清200万元债务。妻子又离婚,他一个人带着老爹老娘弟弟妹妹在深圳住棚屋,钱创立了华为公司。已过了冲锋势头,没有资本、没有人脉、没有资源、没有技术、没有市场经验,看谁都比他强的一个人,逆袭成功。用27年把华为带到通讯行业世界第一位置。”

05

衡量一个人的成功标志,不是看他登到顶峰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到低谷时的反弹力。

这样的文字说明,44岁创业的任正非,并不比75岁二次创业褚时健缺乏励志故事。正如美国陆军四星上将小乔治·史密斯·巴顿(George Smith Patton Jr)所言:“衡量一个人的成功标志,不是看他登到顶峰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到低谷时的反弹力。”

那些触底反弹的故事只要让读者明白,触底不一定会跟着反弹就够了,而不用一直强调底有多深多长。为此,在《任正非:44岁被骗200万被离婚 如今华为价值千亿》一文中,该文作者就写道:“我查了目前市面上的任正非传,基本上这段话的前半部分是有根据的。但后半部分有刻意曲解的成分。任正非当时是有一点点资本的,跟几个朋友一起创业也并非孤家寡人,他从南油退出时已经官至副总经理。而且他处在管制最为宽松的深圳,当时他跟王石一样,靠倒卖产品差价获得第一桶金。而且他们都赶上深圳最适合创业的年代,1988年,那不过是中国的‘五月花号’把全中国最不安分的人都带到了这个国境线最南端的小渔港的时候。为了说明一个人的传奇其实并不必附会他的苦难过去,并非苦难越多越能衬托一个人的成功意义。”

在该文中,该文作者还写道:“任何人,如果灾难足够长,困难足够多,命运足够惨一定是可以被打倒的,所谓活下来的人,三分之一靠努力,三分之一靠人品,三分之一靠运气,概莫能外,缺一不可。后代人写历史,不应老盯着人的意志和主观能动性,这会教坏年轻人,因为大部分走投无路的成功说到底不过是靠了运气之手在背后推了一把而已。”

在和平年代,特别是在当下,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时代,任正非陶华碧、王石,宗庆后,……等等企业家们的创业故事,不仅曲折离奇,而且还经过了时间的考验,无疑比当年互联网+时代里任何一个一夜暴富的创业传奇更具参考价值

创业过程中,其失败率是很高的。据统计资料显示,目前中国的中小企业平均寿命是2.9年。这样的失败率旨在说明,如果创业太容易成功,至少说明创业本身的鉴性和参考性就可能不足为奇。同样是成功者,屡败屡战的、阿里巴巴创始人的马云和东山再起的、巨人创始人史玉柱可能恰好说明了创业维艰的问题。创业成功的概率极低,不可能人人都能成功。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毅然撰写任正非与华为的原因。当然,也正是任正非、马云、史玉柱等企业家这种永不放弃、永不屈服的品质激励我完成这样的作品来成为年轻创业者的精神动力

当每一个创业者豪情万丈、激情四射的创业梦想之后,却身陷囹圄,此刻的创业者在最无助时,一旦您想起当初落难的任正非,或许您还有再来一次的勇气。我想马云和史玉柱就是因为这样的信念,最终才东山再起。

事实证明,在创业的大潮中,历史总不缺乏东山再起成功的范例,只是到那时,作为成功者的您,能不能问自己一句,在那个波澜壮阔的年代,无助的创业维艰时,是否真的想起任正非,想起那个曾经为背着帆布包推销的任正非。

  • 本文摘自《从与狼共舞到静水深流:华为还能走多远》一书。
  • 作者:周锡冰,中国本土化管理资深管理专家区域经济研究青年学者浙商研究资深管理专家,中国家企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资深财经畅销图书策划人。著有:《褚橙是这样成为爆款的》《老干妈的香辣传奇》《华为还能走多远》《格力为什么能成全球第一》。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