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波:从工作中得到乐趣,是一种巨大的好处

1

我知道在中国,农村的人把生儿育女看作是一生的主题。

把儿女养大,自己就死掉,给他们空出地方来——这是很流行的想法。在城市里则另有一种想法,但不知是不是很流行:它把取得社会地位看作一生的主题。

站在北京八宝山的骨灰墙前,可以体会到这种想法。

我在那里看到一位已故的大叔墓上写着:副系主任、支部副书记、副教授、某某教研室副主任,等等。假如能把这些“副”字去掉个把,对这位大叔当然更好一些,但这些“副”字最能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