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我们常常忽视了这些经济学小知识

在我们生活中,我们总是会忽视一些生活中的经济小细节;比如:种小麦的农民作为消费者,想要购买其他品时,没有觉得其他物品价格都在下降,而只会觉得是小麦价格的下降,而这也是一个经济学小理论的作用。另外,大家是否有发现,巨无霸汉堡售价最便宜的国家为中国、俄罗斯和马来西亚,这个又是为何?今天,小编就想为大家介绍一些经济学小理论。

1.错觉理论

错觉理论是指物价水平的变动会使企业短期内对其产品市场变动发生错误,从而作出错误决策

物价水平下降实际是各种物品与劳务价格都下降,但企业会更关注自己的产品,没有看到其他产品的价格下降,而只觉得自己的产品价格下降了。由产品价格下降得出市场供大于求的悲观判断,从而就减少生产,引起总供给减少。同样,当物价水平上升时,企业也会没看到其他产品的价格上升,而误以为只有自己的产品价格上升了,从而作出市场供小于求的乐观判断,从而就增加生产,引起总供给增加。当物价水平变动时,企业产生的这些错觉会使物价水平与总供给同方向变动。这些错觉是因为企业家并不是完全理性的,并不能总拥有充分的信息,判断发生失误,在长期中,他们当然会纠正这些失误,但在短期中这些失误是难免的。

错觉理论是一种短期总供给曲线理论是错觉理论。根据这种理论,物价总水平的变动会暂时误导供给者对他们出售其产品的市场发生的变动的看法。由于这些短期的错觉,供给者对物价水平的变动作出了反应,而这种反应引起了向右上方倾斜的总供给曲线。为了说明这种理论的作用,假设物价总水平降到低于预期水平。当供给者看到他们产品的价格下降时,他们可能会错误地认为,他们的相对价格下降了。

例如,种小麦的农民注意到他们作为消费者购买的许多品价格之前,会先注意到小麦价格的下降。他们可能从这种观察中推论出,生产小麦的报酬暂时是低的,而且他们的反应可能是减少他们所供给的小麦。同样,工人在注意到他们购买的物品价格下降之前先注意到他们的名义工资下降。他们会推论出,工作的报酬暂时低了,并作出减少他们供给的劳动量的反应。在这两种情况下,低物价水平引起对相对价格的错觉,而且这些错觉引起供给者对较低物价水平的反应是减少物品与劳务供给量

2.粘性价格理论

粘性价格理论是指短期中价格的调整慢于物品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

黏性价格理论在近年来,一些经济学家提出了关于短期总供给曲线的第三种理论,这种理论称为黏性价格理论。黏性工资理论强调名义工资在某一时期内调整缓慢。黏性价格理论强调,一些物品与劳务的价格对经济状况变动的调整也是缓慢的。

这种价格的缓慢调整的产生,部分是因为调整价格有成本,即所谓的菜单成本。这些菜单成本包括印刷和分发目录的成本和改变价格标签需要的时间。由于这些成本,短期中价格工资可能都是黏性的。为了说明黏性价格对总供给的含义,假设经济中每个企业都根据它所预期的经济状况事先宣布了它的价格。

在价格宣布之后,经济经历了未预期到的货币供给紧缩,这(正如我们所学过的)将降低长期物价总水平。虽然一些企业根据经济状况的变动迅速降低了自己的价格,但还有一些企业不想引起额外的菜单成本,因此暂时不调整价格。由于这些滞后企业价格如此之高,所以它们的销售减少了。销售减少又引起企业削减生产就业。换句话说,由于并不是所有价格都根据变动的状况而迅速调整,未预期到的物价水平下降使一些企业的价格高于合意水平,而这些高于合意水平的价格压低了销售,并引起企业减少它们生产的品与劳务量。

3.波斯纳定理

波斯纳定理是由著名的法律经济学理查德·A·波斯纳提出的,该定理是指如果市场交易成本过高而抑制交易,那么,权利应赋予那些最珍视它们的人。理查德·A·波斯纳提出的法律的经济分析进路(即用经济学的理论和分析方法研究法律问题),是建立在以下三个假设条件的基础之上的:

(1)行为人的行为是他们在特定法律条件下进行成本——收益分析的结果,当事人对一定权利的不同估价是其交易得以进行的原动力;

(2)法律制度在运行中会给当事人带来收益成本,故可用最大化、均衡和效率来评价法律行为

(3)财产权利界定清晰可以降低交易成本。通过制定使权利让渡成本比较低的法律,可促使资源流向使用效率高者手中,从而提高经济运行效率。

波斯纳定理还有一个推论,亦即其对偶形式:“在法律上,事故责任应归咎于能以最低成本避免事故而没有这样做的人。” “波斯纳定理”的实质是:在权利和义务的安排上,要求体现“比较优势原理”。经济主体风险偏好信息拥有量,财产拥有规模和决策能力等方面是有差别的,这些差别作为约束条件影响着权利的运作成本。因此,按“平等竞争,能者居之”的原则分派权利和义务,是一种体现效率标准的权利安排。

4.汉堡经济学

汉堡经济学是指以巨无霸指数为主要研究对象的经济学。

依据购买力平价理论,自1986年开始,伦敦《经济学家》(Economist)杂志已经连续22年发布了“巨无霸汉堡”货币指数

顾名思义,在这个指数中,该刊选取了麦当劳连锁店中的巨无霸汉堡作为购买力平价参照,并假设它在全球所有地区的售价一样,由此来决定各国货币比价。选用巨无霸汉堡作平价参照物有两大好处:一方面,麦当劳在全球120多个国家开有分店,巨无霸汉堡的组成原料和工序在世界各地基本没有变化,可以保证同质同量。另一方面,巨无霸汉堡虽只是一件商品,却包含了多种原料和劳动,如面包、肉类、调料和人工制作,因此也可以把它的价格看作一种综合指数

《经济学家》提供了一个公式,S=P/P',其中S表示汇率(一美元可兑换多少本国货币),P代表本国巨无霸的价格,P'代表美国的巨无霸美元价格。因此本国价格的上升意味着本国货币相对于美元贬值。这个公式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快速而又方便的预测本国货币是否贬值的方法。但是这是一个新颖的却颇富争议的方法。

2002至2007年的《经济学家》“汉堡包经济学报告”指出,巨无霸汉堡售价最便宜的国家为中国、俄罗斯和马来西亚,在这些国家巨无霸汉堡标价一般低于1.8美元(在美国一个汉堡3. 1美元,在中国目前约为1. 7美元),表明这些国家的币值被严重低估45%以上。

售价最高的国家包括挪威、丹麦、瑞士和瑞典,这些国家的币值被高估了30%到80%。大多数新兴工业化国家货币相对于美元被低估了30%- 50%。这就意味着,那些汇率与巨无霸汉堡汇率近似的货币(如韩元)相对于其他新生经济的货币就被高估了。由此似乎也不难理解为何人民币近期面临着强大的升值压力。但另一方面,这种汇率差异不见得完全是汇率政策的产,而是源于各国不同的生产力水平。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