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林巴斯停产退出中国,日本制造风光不再

最近一段时间,对于日本相机产业来说,可谓是多事之秋,各大相机巨头的日子可谓艰难,去年尼康宣布关停中国工厂,4月卡西欧宣布停止自拍神器等卡片相机制造,5月7日另一家日本相机百年巨头奥林巴斯宣布深圳工厂停产停工,一时间日本制造可谓是风光不再,到底日本制造怎么了?难道要集体衰落了吗?

一、百年巨头奥林巴斯之衰

在全世界的照相机领域有几大全球公认的巨头,比如说哈苏、莱卡、尼康、佳能、卡西欧以及今天的主人公奥林巴斯,奥林巴斯创立于1919年,就像当年的尼康是一家生产瞄准镜的公司一样,当年的奥林巴斯也不是一家生产相机的公司,奥林巴斯的主要产品是显微镜,1920年奥林巴斯成功地在日本把显微镜商品化,更做出了医疗领域具有举足轻重作用的内窥镜,在世界医疗史上可以说具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力

1950年,奥林巴斯公司开始生产相机,但是由于相机价格一直较高,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内销量并不理想,而到了1959年,奥林巴斯生产出了一款在相机历史上具有跨时代意义的产品,这就是PEN级相机,作为一款半画幅旁轴相机,奥林巴斯的PEN相机并没有太大的特别之处和优势,但是在价格高昂的莱卡相机大行其道的时代,奥林巴斯的PEN相机售价仅仅只有6000日元,对于当年的日本年轻人来说,这是他们唯一买得起的相机。再加上小巧的体积,讨巧的外形,奥林巴斯PEN相机成为了无数摄影爱好者的随身拍照利器。很多历史上的经典镜头,都是由PEN相机所拍摄的,在上个世纪50年代就提出便携相机的理念,这在当年不可不谓之先进,放弃了大体积,主攻高性价比的策略也成为奥林巴斯在相当长时间内的一个竞争策略

1973年,奥林巴斯的OM-1相机问世,由于继承了奥林巴斯相机体积小、性价比高的独家优势,成为奥林巴斯单反相机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款产品,OM-1及其之后的后续产品一直都是奥林巴斯市场销售主力

但是在相机逐步进入数字化时代的时候,奥林巴斯的反应速度明显比竞争对手们慢了半拍,在尼康佳能都全力以赴生产数码相机的时候,奥林巴斯还在一味地研发自己的胶卷相机,像傻瓜相机、胶囊相机、防水相机等等,产品线的混乱让奥林巴斯进入数码时代的速度远低于其竞争对手。好在2003年,奥林巴斯终于反应过来,奥林巴斯推出了自己的4/3系统的开山之作,E1相机,标志着奥林巴斯数码相机时代的到来。如今奥林巴斯株式会社是日本乃至世界精密仪器、光学技术的代表企业之一,其业务领域包括医疗、影像、生命科学产业三大业务领域。奥林巴斯在全球拥有108家集团公司净销售额中最大一块领域仍是医疗事业,占比超过70%。影像方面,在2016年日本统计品牌份额方面,奥林巴斯的无反相机位居第一,超越佳能和索尼

然而,日本的第一并不能说明问题,成立于1991年曾经最多时期拥有1.5万名员工作为奥林巴斯相机生产的主要基地的深圳奥林巴斯工厂却逐渐走到了他的尽头,根据澎湃新闻的报道,奥林巴斯方面确认,5月7日深圳工厂已经停产停工,预计产生的费用目前正在细查,预计于5月11日的2018年3月期决算公布时告知。关于关闭深圳工厂的原因,奥林巴斯方面5月8日回复称,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带来的数码相机市场的急剧萎缩,奥林巴斯深圳工厂的生产率显著下降;而且,奥林巴斯深圳工厂自设立至今已有26年之久,其设备也已经老化,很难再维持竞争力

二、日本制造业要集体衰落了吗?

东芝尼康卡西欧、奥林巴斯这些年来在中国走向落幕的日本巨头似乎越来越多,这些我们曾经耳熟能详的名字,如今却在一步步地退出中国,从我们的眼前消失,甚至一度占领中国的大品牌例如索尼、东芝、京瓷等等都逐渐在中国的各大商场中消失了,很多人都会问是不是日本制造业已经集体衰落了呢?

根据公开市场数据显示,全世界90%的数码相机是日本制造,日本持有全球37%的半导体生产设备,66%的半导体原材料,截至2016年底,日本人均制造业增加值为7993.99美元,位居世界第一;日本人均制造业的出口值为5521.02美元,位居世界第四;日本工业化程度以37.04%位居世界第四;日本出口质量以85.69%位居世界第二;日本对国际制造业的影响以14.13%位居第二;日本对世界贸易影响力以6.53%位居世界第三。在世界50强企业名单中,三菱丰田松下日立索尼本田日产、东芝等世界制造业巨头赫然在列,这与中国只有银行石油企业位居50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但是,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君子之泽三世而斩,甚至连俗语也说“富不过三代”,如果按照世界20年一代人的划分,从日本崛起至今正好六十多年过去,如今的日本制造到底出了什么样的问题?

我们之前曾经专门研究过日本的终身雇佣制年功序列制制度的成败得失,如今我们可以进一步分析日本到底还有什么问题?除了众所周知的,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对日本发动了货币战争,让日本房地产泡沫直接崩溃,导致了日本失落的二十年之外,其实日本制造业还有着深层的原因:

一是日本深陷创新陷阱著名经济学家熊彼特先生,曾经将制造业乃至于经济发展的力量归功于“破坏性创新”,然而对于一家企业来说从原有的技术路线转向全新的技术路线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而日本正式这样,由于日本自身的技术优势,我们能够很明显的看到无论是尼康还是奥林巴斯,都是对原有技术路线极为痴迷的企业,这种原先的技术优势让其拥有了极为强大的路径依赖,在旧的技术路线上做的越好,就会让其在新的技术领域里的更远,举例来说,这就像当年的美国柯达集团,由于胶卷技术过于发达,导致了柯达完全痴迷于主攻胶卷产业,把自己发明的数码相机弃之如敝履,最终让自己成为了技术换代的牺牲品。

二是日本制造的市场严重不适。日本由于在技术领域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先进优势,这让日本制造业巨头们都将自己的眼光集中于企业研发,本来这件事无可厚非,但是如果为了产品性能提升1%而不惜代价增加30%的成本这种情况可以吗?中国老祖宗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从商要以本求利,一件产品价格是由其社会平均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不会因为你一个企业的成本上升就做出改变,所以很多日本商品出现了严重的低性价比,价格与产品不匹配的现象。

三是终身雇佣制的恶果。如果还有问题的话,那么就是日本人引以为豪的终身雇佣制了,一个人为一家企业工作一辈子,的确很不错,但是问题在于长期的终身雇佣制导致了大量的人才积压,很多富有创新能力创造力的人才,因为工作年限不够只能被锁在工位上熬资历,而很多能力不行的人却因为长期工作而身居高位,这样的情况在日本企业中可谓十分常见,这个问题也是日本制造的长期问题之一。

我们要承认日本制造值得中国人学习的地方很多,但是正所谓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把日本制造的问题弄明白,对于中国企转型则更有帮助。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0+1
江瀚Daniel

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ID:jianghanview);财经专栏作家,中国人民大学硕士。从事互联网金融、房地产经济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