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贫困人口:表面上风风光光,背地里穷叮当响

最近一段时间,国家统计局发布了中国经济一季度的经济增长情况,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6.8%,达到了19.88万亿元,而2017年底中国的人均GDP也达到了62506元,眼看就要突破一万美元的大关,在这个时候,一个词汇却在互联网上疯狂流行开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隐形贫困人口,这个词汇似乎是一夜之间在全国范围内流行开来,虽然大家的收入水平不同,为什么每个人都会觉得自己是隐形贫困人口呢?

一、无处不在的隐形贫困人口?

如果问你是贫困人口吗?相信所有人都不会有这样的感觉,诚然,我们不愁吃不愁穿,也许吃的不一定够好,但是饿肚子的现象基本上已经消失了,但是如果要问你真的富裕吗?相信很多人又都是否定的答案。

于是,网上隐形贫困人口这个词汇一时间大火,根据百度百科的定义,隐形贫困人口指有些人看起来每天有吃有喝但实际上非常穷。从存款看,他们就是新时代里的“新穷人”。的确,有吃有喝有玩,但是确认过存款,的确是穷人,大家可能真的没有人会觉得自己的钱是够用的,甚至说钱是多的吧。

当然,光有定义这是肯定不够的,于是网上有集合了大量的具体病症所在:

  • 病症1:每天在朋友圈晒各种私教课,然后跑遍城市的每个角落找一个价格最低的,不远万里公交换地铁去上课。
  • 病症2:时常逛小红书等晒APP,熟悉各种时尚品牌的最新新品,将各大奢侈品品牌的最新产品风格烂熟于胸,然而化妆品除了一堆小样,真正要买一件大牌正品的时候依然会吐血。
  • 病症3:攒了很长时间的钱,甚至吃土很久,以至于钱包缺血,终于买到了一两件真的,然后在大量的高仿、超A产品中间,以达到混淆视听的目的。
  • 病症4:出去旅游会精心规划攻略,找出一条价格最便宜,但是却是最精致的路线,在尽量不影响朋友圈晒图的前提下,将少花钱、省钱进行到底。
  • 病症5:外出吃饭,总是货比三家,找遍大众点评,一定要找到既有面子适合发朋友圈,但又便宜不贵的地方,经常会用有特色来显示自己的专业。

总结一下,用各种手段遮挡钱包不足的劣势。

二、为啥每人都觉得自己是隐形贫困?

隐形贫困人口为什么会爆火,这是有背后根源的,在美国著名物理学家伦纳德·蒙洛迪诺的新书《思维简史:从丛林到宇宙》一书中曾经专门分析过人类思维的发展来源,我们对于隐形贫困人口的思考不能仅仅停留在财商这个简单的领域,而是要考虑人类文明和欲望的发展历程。

早在人类刚刚出现文明的时候,我们的欲望是相对较小的,这是因为在那个时代对于人类来说吃不饱肚子是最主要的问题,当时的原始人是不会在乎我们的衣服是不是光鲜亮丽,保暖才是最重要的需求,也不会在乎我们的外貌是不是美丽,因为生存才是最重要的要务。但是,在人类的进化道路之上,我们逐渐有了自我认知能力,我们在面对平静的湖水和甚至后来的镜子的时候,我们会对自己的形象有了一个清醒的认知,我们会发现我们会逐渐长出皱纹,会在让人尴尬的地方生长出毛发。

大脑作为人类思考的硬件,它在千万年的进化过程中逐渐为了生存生长出具备形象化思考、质疑和推理能力的器官,当人类的大脑逐渐发展成熟的时候,我们的想象力就开始出现了巨大的提升,这让我们逐渐有别于我们其他的先祖,比如尼安德特人,但是这个时候我们其实还没有多余的欲望。

在人类文明进化的早期也就是旧石器时代到新石器时代这段时间中,我们的祖先是追逐食物来进行迁徙的,女人收集植、种子和鸟蛋,男人狩猎和搜寻动物的尸骸,由于这种逐水草而居的行为,让大多数人类都是没有财产的观念,直到人类开始定居下来,形成由几户甚至几十户人家所形成的小村落、小部落,从而我们开始由搜集食物向生产食物转变。

由于定居的出现,人类的思维方式开始发生了改变,我们开始有了财产的观念,开始有了明确的欲望,大自然花费了几百万年让人类的大脑逐渐形成了对于财富对于思维认识,而人类一旦具备了这种能力,我们这个物种就会在短时间内产生重塑我们生活与思考方式的文化

而随着人类逐渐从农业文明进化到工业文明,从而我们形成了关于财产的文化,我们从周围的人那里学到的行为、知识、观点和价值定义着我们的文化,而为什么说我们每个人都会觉得自己是隐形贫困人口呢?这就是因为,拜物教在人类生活中的流行,根据马克思的理论,我们在生活中逐渐发现有些东西能够彰显我们的价值,能够让我们获得更多的认同,比如说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居住方式,所以我们开始进行模仿和类比。

最早,由于信息传递手段还不发达,我们只会和周围的人进行攀比,然而现在随着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我们攀比的对象逐渐变成了我们所认识的所有人,我么也许收入还可以,甚至可以达到月入2-3万的情况,成为马云心目中最幸福的人,但是我们还是会觉得很穷,因为我们的大脑认知已经由向我们之前的生活进行对比,转变为向我们周围的人,向网上那些晒出自己生活的人进行对比,也许我们月入5000的时候,我们只会去711买一份盒饭,但是当我们月入两万的时候,我们就希望吃有品位的食物,而且大家的需求变得越来越强烈,因为当你花上万元买个包包的时候,你会发现还有几十万的包,几百万的包。

也许你说你不去买这些奢侈品,但是你总要在衣食住行上面花钱,举例来说,如果你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生活,无论你生活地多么节俭,你也都是隐形贫困人口,这是因为按照北上广深的房价,一对年轻的夫妇如果想要买一套房子的话,在自己家庭月薪能够都达到马云所说的幸福生活,也就是一个月五万一年六十万的时候,如果要买一套100平的普通房子,至少需要600万,也就意味着不吃不喝十年的时间才行,只要买房,就会秒变穷人,而且会一穷很多年。

这就是人类思维认知的问题,因为我们对比的永远不是自己之前,而是周围的人,而是网上你看到的人,即使房子真的便宜了,我们依然会有对比,会有伤害,每个时代都会有它的奢侈品,在60年代能吃到一顿饱饭就是奢侈,在70年代能有三转一响就是奢侈,在80年代能有冰箱彩电就是奢侈,在90年代能有汽车手机就是奢侈,而到了现在能有房子就是奢侈,每个年代都会有新的奢侈品出现,这就是经济规律的作用,而真正的问题是我们的大脑和思维在不知不觉中被互联网放大了我们的痛点,这是人类思维进化的必然规律。

那么,既然我们找到了问题,那么大家不妨试着去收缩自己的需求,去学会断舍离的观念,不断放小自己的痛点,只有这样才能够不被隐形贫困人口所纠结。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8+1
江瀚Daniel

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ID:jianghanview);财经专栏作家,中国人民大学硕士。从事互联网金融、房地产经济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