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伟大的总统与他最著名的演讲(附英文版)

在美国历史上,像亚伯拉罕·林肯这样长久以来受到广泛景仰的政治人,并不多见——2006年,林肯被美国《大西洋月刊》评为影响美国的100位人物第一名;2008年英国《泰晤士报》对43位美国总统分别进行“最伟大总统”排名,亚伯拉罕·林肯排名第一。

林肯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被枪杀的总统,林肯最著名的演说《葛底斯堡演说》,这也是美国历史上被引用最多的演说。


八十七年前,我们的先辈在这个大陆上建立起一个崭新的国家。这个国家受孕于自由的理念,献身于一切人生来平等的理想

如今我们卷入了一场巨大的内战。我们的国家,或任何一个有着同样理想与目标的国家能否长久存在,这次战争都是一场考验。现在我们聚集在这场战争的一个伟大战场 上,我们来到这里,是要将这战场上的一块土地奉献给那些为国家生存而英勇捐躯的人们,作为他们最后的安息之地。我们这样做是完全适当的、应该的。

然而,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说来,不是我们奉献、圣化或神化了这块土地,而是那些活着的或者已经死去的、曾经在这里战斗过的英雄们使得这块土地成为神圣之土,其神圣远非我们的渺小之力可增减。

我今天在这里说的话,也许世人不会注意也不会记住,但是这些英雄的业绩,人们会永世不忘。

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应该做的,是献身于英雄们曾在此为之奋斗、努力推进但尚未完成的工作。我们应该献身于他们遗留给我们的伟大任务。我们的先烈已将自己的全部精诚赋予我们的事业,我们应从他们的榜样中汲取更多的精神力量,来完成他们已经完全彻底为之献身的事业。我们要在这里下定最大的决心,决不让死者白白牺牲。在上帝的护佑下,我们的国家将获得自由的新生。我们这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将永世长存。

八十七年前,我们的先辈在这个大陆上建立起一个崭新的国家。这个国家受孕于自由的理念,献身于一切人生来平等的理想

如今我们卷入了一场巨大的内战。我们的国家,或任何一个有着同样理想与目标的国家能否长久存在,这次战争都是一场考验。现在我们聚集在这场战争的一个伟大战场 上,我们来到这里,是要将这战场上的一块土地奉献给那些为国家生存而英勇捐躯的人们,作为他们最后的安息之地。我们这样做是完全适当的、应该的。

然而,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说来,不是我们奉献、圣化或神化了这块土地,而是那些活着的或者已经死去的、曾经在这里战斗过的英雄们使得这块土地成为神圣之土,其神圣远非我们的渺小之力可增减。

我今天在这里说的话,也许世人不会注意也不会记住,但是这些英雄的业绩,人们会永世不忘。

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应该做的,是献身于英雄们曾在此为之奋斗、努力推进但尚未完成的工作。我们应该献身于他们遗留给我们的伟大任务。我们的先烈已将自己的全部精诚赋予我们的事业,我们应从他们的榜样中汲取更多的精神力量,来完成他们已经完全彻底为之献身的事业。我们要在这里下定最大的决心,决不让死者白白牺牲。在上帝的护佑下,我们的国家将获得自由的新生。我们这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将永世长存。

美国最伟大的总统与他最著名的演讲
Gettysburg Address
Abraham Lincoln

Four score and seven years ago our fathers brought forth on this continent, a new nation, conceived in Liberty, and dedicated to the proposition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Now we are engaged in a great Civil war, Testing whether that nation, or any nation so conceived and so dedicated, can long endure. We are met on a great battle-field of that war. We have come to dedicate a portion of that field, as a final resting place for those Who here gave their lives that nation might live. It is altogether fitting and proper that we should do this.

But, in a larger sense, we can not dedicate -- we can not consecrate -- we can not hallow -- this ground. The brave men, living and dead, Who struggled here, have consecrated it, far above our poor Power to add or detract.

The world will little Note, nor long remember what we say here, but it can never forget what they did here.

It is for us the living, rather, to be dedicated here to the unfinished work which they Who fought here have thus far so nobly advanced. It is rather for us to be here dedicated to the great task remaining before us -- that from these honored dead we take increased devotion to that Cause for which they gave the last full Measure of devotion -- that we here highly resolve that these dead shall not have died in vain -- that this nation, under God, shall have a new birth of freedom -- and that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shall not perish from the earth.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