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智囊发声:中国楼市不整,经济没法太平!

3月29日在清华大学举行,国务院参事夏斌做了题目为《如何认识和化解系统性风险》的专题演讲。他直言:“中国经济到现在已经被房地产市场绑架了,房地产市场不整,中国早晚出大事。”


经济转型时期是金融风险高发期

发货币是为了促进经济增长产生新产出,没有效益就是多。

现在为什么要重视金融风险?简单地来看,我想说第一个观点是,在经济下行、经济转型期间,是金融风险最容易发生的高发期。

我把1982-1999年的GDP增长曲线和美国金融危机以后2007-2009年的增长曲线放在一块做了下对比,基本都跌掉了一半的增长速度。再一次证明,经济往下走的曲线是最容易发生不良贷款,发生金风险的。

建国初期,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人民币少得可怜,从1949-2008年,60年间M2累积增长了47.5万亿。而2009-2012年4年间,因为当时推行的宽松政策干了50万亿。2013-2017年这5年,我们又干了70万亿。

也就是说,从1949-2017年,我们一共发行了167万亿,其中有120多万亿是近9年投放的。

货币多并不一定就是坏事,但是我们发货币是为了促进经济增长,为了产生新的产出,如果没有效益的产生,那就是货币多发。

2016年,全社会杠杆率高达257%,2017年的增长势头虽有所减缓,但依然很高,仅2010-2015年,非金融企业负债总规模平均增长了16.6%,比同期名义GDP还高了6%。

了那么多钱,还能不能还?

增量资本产出比,每增一元GDP所需的投资,从2010年的4.2元增加到2016年的6.7元,因此在经济增速下行的时候,持续的过多的货币投放,表现为企业销售收入下降、利润下降,必然是企业亏损或者破产以及带来的失业压力加大,就这个逻辑讲,必然会爆发风险,不爆发风险才怪,不爆发风险才不叫市场经济呢。

如果你有能力再多债务也不怕,但是如果速度下来了,就意味着销售收入下来了,进而影响到利润的减少,而利润的下滑则意味着根据原来签订的合同,你很有可能连利息都还不了,甚至可能连最起码的本金都还不上。

再加上,很多领域都是国有企业占据垄断地位,这就造成很多中小企业甚至小微企业融不到资,这时候问题马上就暴露出来。

这就是我想讲的,为什么在经济速度下行的时候是高风险易发期。

最关注的是房地产泡沫风险

当下,要尽快建立一个确立长效机制房地产统筹研究小组。

最近,有人在微信上说,中国当前的家底能够禁得起1.5次危机。这应该是标题党,但问题是,这个危机是按照资产有多少来计算的吗?

危机是突发性的事情,传递性很快,一旦发生很多事情都来不及了。

我认为,系统性风险的爆发是个别的分散的局部的风险,在一定条件的催化下,在某个时点经过一系列环境风险传递和连锁反应,才会呈现全球性的系统性特征,但是在风险没有爆发前,不会马上形成对全社会资产负债表的“缩表”效应,风险一出来,马上资产负债表就会缩水。

我们整顿不过来就是没有经过一次缩水,说心里话,是慢慢的还是让它缩水。有些重组了,有些破产了,有些市场出清了,那不就是退出市场了嘛。那它的负债、银行贷款以及银行不良资产就增加了,资本金就减少了。

这就是资产负债表连续缩水的过程。

我认为当下不会马上形成资产负债表缩表效应,不会对宏观经济总量GDP总需求总投资、破产、实业等宏观指标,形成直线下降的重大冲击。

现在不像1929-1933年的美国经济危机失业率突然提高了2位数,GDP也以2位数的速度急速下降,中国没有爆发经济危机之前,这些还都是看不出来的。

那么风险在哪里?

根据经济学理论和各国危机的教训风险隐患,可以从两个角度思考:

第一,从宏观数据变化中寻找蛛丝马迹;

第二,从影响货币支付链中断时链条上的相关产业、局部数据的分析中寻找线索,顺藤摸瓜,从而把握大局。

从分析中能感觉,它不是现实的,马上暴露的风险。

我最关注的仍然是房地产泡沫风险。

在中国,涉及到房产贷款和人到底有多少呢?

授信的品种分析,涉及房子贷款的有房地产开发贷款、房产企业贷款、按揭贷款,2016年底仅房地产开发贷款和按揭贷款就有26.7万亿,占全部银行贷款的25%。2016年房价涨得快一点,2016年新增量5.7万亿,占全部新增约45%。

政策研究界经常说的银行做过压力测试,能经受得住40%的房价下降,我认为瞎扯,那又是在学外国的压力测试分析模式。

要知道,在中国,整个系统全部的银行贷款,绝大多数都不是信用放款,都需要担保抵押质押的,信用放款只占到20%-30%。

用房产、厂房土地抵押贷款,占到整个贷款的30%-40%,用担保互保形式做贷款的占30%-40%,质押贷款占约30%。如果说通过同业市场,通过大资管业务的理财市场等等环节进行的房地产投资,那就更多了。

现在银行能够担保、能够抵押质押的是机器设备吗?银行根本不要。现在银行最不担心的就是土地和房子,因为他们都很值钱。所以真正和房价、地价相关的贷款占多少?我估计就70%左右,甚至更高一点。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房价也属于资产,如果资产价格一跌,跌掉10%、20%,这意味着什么?很多银行贷款就还不了了,贬值了都,很多涉房的贷款融资究竟有多少?从这一角度讲有没有泡沫?

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是近十几年来,房地产政策碎片化导致的教训。我相信党中央会坚定不移地扭过来,不扭过来中国经济没法太平。

实际上,中国经济到现在已经被房地产市场绑架了,我2009、2010年说中国房地产市场不整,中国早晚出大事。

长效机制迫在眉睫

首付怎么办?税收怎么上?利息增值怎么定?

北上广深,尤其是北京,教育资源集聚,拥有全国最有名的重点学校,比如实验二小、人大附中、清华附中、北大附中等,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很多家长不惜成本也要争取就近入学,想进入这些重点学校,就要有户口,要有户口就要有房子,自然而然的就推涨了房价

面对这样的状况,靠房价政策能调吗?那根本不是房价政策的问题,那是教育政策的问题,是教育公共资源怎么分配的问题。

所以,房地产长效机制要包括很多内容,而现在的问题是这些长效机制什么时候能出来?这些长效机制内容相互之间又要如何配合?

到现在,我个人感觉还没有一个统一的部门在研究,所以我在内部呼吁,尽快建立一个确立长效机制的房地产统筹研究小组,可以由住房建设部挂帅,人民银行银监会发改委财政部等几个部门共同研究一项项政策怎么出,目标就是长效机制,眼前有的是短期效应,但是每一项短期效应不能违背长效机制。

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了,绝对不能这么干。

谁欠债谁还,中央坚决不兜底

这样才能彻底打破道德风险,打破市场上不正确的幻想

面对存量风险要怎么办?目前已经看到的四个原则值得参考。

目前已经看到的已经发生的四个原则:

1.止血原则

因为法规不健全而产生的风险,尽快完成法规进行整顿,堵住漏洞,边立规矩,边化风险,坚决做到存量风险只减不增。

比如说P2P,马上停下来,不让它乱七八糟的干了;比如说地方债网络大资管,现在纷纷在出文件,或者是出政策规定,这叫止血原则。

2.共担原则

产生的损失谁欠债谁还,中央坚决不兜底,万里长城决不能退后一步,不能出现一个缺口

这个我们1997年处理金融风险很有经验,如果说中央政府给钱,那就没完没了,整个社会就会出现道德风险。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一定要教训市场,教训老百姓,教训地方政府,教训金融机构,谁欠钱谁还,还不了卖东西也要还,让他家破人亡也得还,中央绝对不能拿纳税人的钱帮他还钱。

当然我们也有原则,并不是说就不管这个事了。

比如处理农村合作社,很多地方高息揽储非法集资,最后把他们都关了,关了老百姓就要闹,要求返还利息(有些人早就把本金赚回来了),这不可能。我们可以按同期银行利息予以补偿,但如果你还要闹,那对不起,直接出动警察维持秩序

这事你本就不应该做,银行在这儿,你不去银行存钱,跑到那些不知底的机构存钱,何况几年来你本金都已经收回来了。

所以,谁的孩子谁抱,还不了卖东西,你也不准钱,这样才能彻底打破道德风险,打破市场上不正确的幻想

3.成本原则

针对地方巨额债务的还本付息压力,为了降低利息成本,又是化解增量风险,又是化解存量风险,那怎么办呢?

债转股债券置换,这已经在做了,把长期债券变成短期债券,把地方债券变成中央债券,中央债券成本利率很低的,这一下子省了不少钱。

4.时间原则

我认为中国十三五时期经济保持6%点几到7%的增长还是可以的。如果能够保持5%,5.5%,6%的增长是绝对的高增长,高增长意味着有收入,包括财政有收入。

因此从全局看,我们只要把新的债务成本压在一定的低谷以下,比如说压在6.5%到6%的增长,压在6以下利息成本,从长期看,我们就具备稳定的还债能力,这就可以慢慢化解风险,存量风险存量化,增量风险想办法控,慢慢的化解风险。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