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崔永元手撕范冰冰,看演艺行业的收入差距是如何拉大的?

近期,前央视著名主持人崔永元在微博曝光范冰冰4天6000万元高片酬现象,让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在茶余饭后又添了一份谈资。

同样在演艺圈,2015年上映的电影《我是路人甲》则向我们讲述了“横漂”的生活,他们拿着低廉的薪酬,租廉价的房子。“北漂”的人群更不容易,在北京电影厂门口,常年有大量怀揣梦想的年轻人在那里蹲守,有些人晚上就在旁边的地下通道过夜。

这种收入差距巨大的现象往往集中在影视、音乐、体育甚至作家等几种职业上,其他职业的收入差距则往往没有这么大,如律师、医生、蓝领等。

为此,本文将对不同职业内部收入差距产生的原因进行深入探讨,这不仅有助于我们对不同职业未来收入差距进行方向性判断,更重要的是,将有助于我们结合自身禀赋选择未来职业发展的方向。

通常,明星职员所创造的产品质量与普通员工确实有所不同,我们更愿意花钱看一场葛优的电影或梅西的足球比赛,而不愿意看一场普通的电影或普通的体育比赛。

同样的道理,一个好律师、好医生更有可能为客户、病人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因此,好演员、好球员、好律师、好医生都将得到更高的报酬

然而,演员、球员与律师、医生行业内部的收入差距却是明显的,可见这种收入差距不仅仅是由于其相对普通职员更优秀就能解释的。

产生这种收入差距的重要原因在于,明星职员生产的产品或服务需要花多少钱(生产成本)才能让消费者消费到该产品,即额外增加一个消费者所产生的边际成本

若再增加一个消费者的边际成本很低甚至为零,那么随着市场需求的不断增加,产品供应方在不增加多少成本的情况下可以获得大量的收益;同样的道理,若额外供应一个消费者的边际成本不断增加,即使面对大量的需求,产品供应方的最优供应数量也将有限,获得的收益也将会有上限。

一个好的律师即使比普通律师优秀很多,收费也高不少,但他在一定时间内只能参加一场法庭辩论;一个好的医生在一定时间内只能为一位病人提供服务。由于时间成本的限制,即使市场上很多人认为他们是好律师、好医生,也愿意花费比普通律师、普通医生更高的价格聘请他们,但他们也只能服务有限的客户,因而获取的收入也会受限。在好医生、好律师不能服务于大量消费者的情况下,消费者只能退而求其次购买普通律师、普通医生的服务,普通律师、普通医生便拥有了他们自己的消费者和市场,从而获得相应的收入。

反过来,当你冲着周星驰、范冰冰或吴亦凡花钱买票进入电影院时,电影公司并不会因为多服务你一个消费者而增加什么成本;鹿晗的新歌,通过音乐平台售出电子版,由于互联网技术的发达,每增加一个购买者,供应方增加的成本为零;对于读书爱好者,在亚马逊电子书,供应方也没有增加额外的成本,即使是纸质书籍,生产一本书的成本一般也远远低于消费者的购买价格。

换句话说,随着大众传媒、复制与传送技术(如互联网、电视、电台)的发展,名角们提供的产品在不增加多少额外成本甚至额外成本为零的情况下,即可以满足众多消费者的需求,因而市场自然会给予名角们更高的报酬。而同时,市场对普通角色的需求就会下降,相应给予的薪酬就会较低。所以,一方面是好律师、好医生的薪酬比不上好球星、好艺人;另一方面则是普通球员、艺人的收入比不上普通的律师、医生的收入。

有些职业教师,好的教师教授学生的数量有限,市场的需求扩大虽然致使其收入增加,但与普通教师的收入差距并不大。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一些网上视频或音频课程已经可以满足无数学生的学习需求,像哈佛哲学教授桑德尔因网络公开课Justice》在中国吸粉无数,成为超级明星教授;前北大国发院教授薛兆丰最近在某APP上的音频课程已突破了28万人的订阅量(199元/人)。

沿着这一分析框架,我们可以预测,随着传播媒介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好球员、好演员、好歌手与普通的球员、演员、歌手的的收入差距会进一步加大。而曾经被认为收入差距不大的行业,一旦掌握了传播媒介等技术,也将不可避免产生收入差距扩大的现象,对于行业里的优秀员工,将因为可以服务更多消费者而提高收入,但对于普通员工而言,却因为需求减少而收入低廉。

当你在面对未来的职业选择时,如果你深知从事这些职业的成功概率之低,并真的认为自己才华横溢,不妨努力去尝试;若你像笔者一样,既没这方面的天赋,也不愿承担失败的风险,倒不如好好学习,掌握一门手艺。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