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20天暴跌1600亿,富士康是怎么沦为中国最惨独角兽?

2018年,中国股市最红的概念到底是什么?那么毋庸置疑肯定是独角兽概念股了,独角兽作为中国新时代的一个希望被众多股民誉为2018年中国股市最大的看点,无论是闪电过会的富士康,还是16个涨停板的药明康德,亦或8个超级涨停的宁德时代,甚至之后的小米百度都被称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希望。然而,以闪电过会被寄予厚望的富士康,却把独角兽这个概念跌的几乎惨不忍睹,富士康是怎么从万众瞩目的明星变成暴跌最惨的独角兽的?这20天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上市20天暴跌1600亿的富士康

6月13日,当我们以《苹果宣布新手机大规模减产,刚上市的富士康要凉了吗?》一文在为富士康仅仅三个涨停就开板来分析苹果手机订单量锐减对富士康影响的时候,我们真的没有想到一篇纯粹的产业分析却一语成谶,在上市不到三天就开板的富士康不仅没能继续上涨反而走出了一个巨大的抛线,6月8日,工业富联正式登陆上交所,并在收盘时成为A股市场市值最大的科技股。6月11日至12日,又收获了两个涨停板。6月13日,工业富联涨停板被打开,当日上涨7.21%,换手率56%,成交额高达158亿元,而当日沪市成交额才1559亿元。

之后,富士康可谓是一路下挫,从日K线图来看,富士康此后虽然有3个以红色收盘的蜡烛图,却呈现出一路暴跌的走势,上市不到20天(以自然日计算),富士康已经从6月13日的股价最高点每股26.36元下跌到了6月27日的每股18.27元,跌幅高达30%以上,富士康市值已经从最高的5191亿元下跌到了如今的3598亿元,下跌接近1600亿元,已经跌去了整整一个中国联通(6月27日市值1483亿元),可以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富士康几乎快成为了中国最惨独角兽的代名词,大家都在研究为啥富士康会跌的这么惨?除了我们之前分析的由于苹果订单量全球锐减所导致的苹果供应链所有代工企业暴跌之外,还有什么原因导致了富士康如此的问题频出?

据报道,工业富联被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寄予厚望。他希望着向工业互联网转型摘掉代工的帽子,“希望各位不要说我们是工厂,”郭台铭在不同的场合经常说,“我们不是工厂,而是智能制造基地。”但转型工业互联网,富士康依然面临着诸多挑战。

然而,工业富联似乎并没有达到郭台铭的希望,根据工业富联的招股说明书,工业富联在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上的收入比重仍然太小,销售收入分别为9.34亿元、6.51亿元和9.66亿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均在0.35%下方。与此同时,并且其工业机器人产能、产量与销量已经连续三年下降,工业机器人产量从6600个下滑至3500个,销量从6100个下滑至3500个。但是问题真的只是这么简单吗?

二、工业富联是怎么沦为最惨独角兽的?

对于中国的股票来说,虽然独角兽的一直是以概念为王,工业富联打出的“工业互联网”的概念的确十分远大,并且其招股说明书中也是在反复强调工业互联网的理念,明确表示IPO集资金将用于工业互联网平台构建、云计算及高效能运算平台、高效运算数据中心等20个项目进行投资

然而,问题似乎远没有这么简单,对于一家制造业企业来说,富士康所能够炒作的题材远没有互联网企业那么多,大家在对独角兽的憧憬过去之后,将会将目光逐渐集中到富士康真正的核心业务上来,作为全世界最大的代工厂,富士康也几乎是雇佣工人最多的企业之一了,2010年富士康员工的连环跳楼事件让富士康披上血汗工厂招牌,所以富士康关于员工的问题,可以说是富士康最核心的问题。

6月11日,财联社发布消息称,富士康员工在深圳富士康工厂区张贴《致富士康员工的公开信》,内称富士康仅按照员工底薪的5%缴纳住房公积金,导致员工一年至少损失1000元,要求富士康足额缴纳公积金并提高薪资以跟上房租的涨幅。公开信的起因是万科进驻富士康龙华工厂北门的清湖新村进行改造,员工预计城中村房租将翻2-3倍。

6月24日,凤凰科技发布报道称《富士康iPhone生产线自动化进展太缓,所以无法遵守中国的加班条例?》虽然报道中并没有明确说富士康的机器人到底生产出来多少,但是我们看到富士康工业机器人产量和产能的下降就很能说明问题,因为大家要知道富士康本身也是工业机器人的使用企业,如果连自己生产的机器人都没办法来降低自己的成本的话,那么富士康的问题估计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我们仔细分析,富士康其实代表了中国一系列制造业企业的问题,虽然现在的中国制造业企业都纷纷打出了工业互联网,乃至于物联网的招牌,但是真正的转型道路还是非常的漫长,仅以富士康为例,作为最大的制造业代工企业,富士康每年真正投入研发资金所占营业收入比例只有2%左右,难以真正实现科技对于劳动的替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富士康依然难以摆脱劳动密集型企业的帽子。

但是,市场留给富士康们的时间并不多了,龙华厂区富士康员工要求加薪以跟上房租涨幅的消息其实已经很能说明问题,这就是富士康这样类型的加工制造业企业其利润的主要来源依然是来自于对员工特别是廉价劳动力的应用。然而,问题来了,中国的人口红利已经在不断的消退,60年代、70年代的婴儿潮退去之后,富士康所面临的人工成本将会迅速上升,支撑起低价位工资产业后备军群体正在快速锐减。与此同时,随着房地产市场的发展,租房成本等刚性成本的快速攀升,让工人收入越来越难以满足支出需求,一方面是企业并不丰厚的利润率,这个利润率在很大程度上都要依靠工人廉价的劳动所赚取,另一方面则是工人日益上涨的工资需求,此消彼长之下,富士康转型的危机其实真的不容小觑。

基本面来看,支撑一个公司股价的最核心动力是这个公司的盈利能力及预期,而不是虚无缥缈的市梦率,从资本市场的走势可以看出来,其实市场已经不再相信故事,而富士康如果真的要拿长期利润说话,那么现在的这种模式和转型速度估计真的难以给市场一个合理的交代了。所有人都希望中国的独角兽可以真正成为优秀的公司,而富士康的优秀到卓越之路还有很长很长。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4+1
江瀚Daniel

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ID:jianghanview);财经专栏作家,中国人民大学硕士。从事互联网金融、房地产经济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