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都中年危机,网络热闹能否缓解现实的焦虑?

最近一两年,焦虑这个话题正在成为引爆中国社会上下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一二线城市我们在愁生活的压力,三四线城市愁婚愁嫁,年轻人在愁房子,中产家庭在愁教育如何传承,月入三万的发现自己连孩子暑假的费用都支付不起,手拿保温杯的发现自己已经从铁汉一般的男人变得只能喝热水生存了。一股焦虑的悲凉似乎正在笼罩着全体中国人。

著名的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在其除《国富论》之外的另一本专著《道德情操论》中提出这一的疑惑: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辛苦耕耘到底是为了什么?对财富权力、名声的追求究竟是什么?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腾飞,我们的物质资源正在以几何级数的速度快速丰富着,相比于我们物质财富的丰富,我们心里的安全感似乎却在越来越低,从而导致了我们所有人莫名的焦虑与恐慌,可以说无论大江南北,无论男女老幼,焦虑正在成为一种新常态,而这个新常态的背后反焦虑正在成为巨大的商机

一、因焦虑引爆的知识付费风口

最近一两年,小密圈很红火,似乎所有的新媒体大V都开起了自己的小密圈,而著名的知识网红罗振宇更是发展的如日中天,他从2017年年初开始就正式退出了网上的分享平台,全面转战知识付费APP:得到,根据网上的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1季度这个APP的营收就达到了1.51亿元,利润超过了3805万元。

那么知识为什么会这么值钱呢?我们为什么需要知识?除了大名鼎鼎的弗朗西斯·培根爵士的那句“知识就是力量”的名言之外,主要原因就是大多数中国人都接受过多达十几年的寒窗苦读,如果你正常读到大学毕业,这个时间可以说高达16年,如果你是硕士博士,那么这个时间可能更长。但是,与我们在学校接受的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不同,当我们正式进入社会之后才发现我们在学校所谓的知识却是这个社会基本上用不到的东西,买菜生活用不到微积分,日常工作不需要会相对论,所以我们突然发现我们所学习的那些东西,很多都是无用的东西。

在无用的东西背后,我们这个社会却在快速地更新换代,面临着这样的难题,我们越来越对我们原先的积累感到焦虑,那么这种焦虑怎么解决呢?大量的鸡汤出现了,我们喝着鸡汤文,仿佛看到了未来的方向,然而这些方向仅仅是未来的可能方向而已,真正能去践行鸡汤里面的人恐怕根本没有什么?那怎么办呢?

我们发现各大自媒体平台上面出现了不少干货文,这些东西仿佛很有用,但是说到一半几乎都浅尝辄止了,你要了解更多只能为知识付费,于是知识付费的风口就此来了。

然而,知识付费的问题却显得非常严重,一个是内容比较浅显,偏向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小技巧,小窍门,另一方原因则是标题党、夸张党盛行,我们仿佛学习了一大堆非常专业的专属名词,仿佛有了心理的安慰,然而等到知识付费之后却是十足的空虚。

二、网络的热闹无法缓解现实的焦虑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互联网将我们所有人都连接到了一起,即使我们的朋友远在万里之遥,我们也能够用互联网把大家连接起来,我们在网络上似乎是无所不能,对于年轻人来说,大家不妨统计一下,我们平均多长时间看一次手机,如果让你一天不看手机你会感觉怎么样?然而,我们必须要承认的是以微信为代表的手机APP,已经统治了我们的生活,甚至于有些数据显示,超过20%的人每天看微信的次数超过50次以上。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一种感觉,在我们的朋友圈里面到底什么东西最多,其实一般也就是这几种:出去游玩的景点,各种让人眼馋的美食,以及生病的时候的各种秀,其实在这些东西的背后实际根源就是大家的极度需求感,我们都希望自己被关心到,被关注到,在这个社会虽然社交媒体很发达,但是我们真正的爱,真正的需求却很少被满足,极度快节奏的城市让大家的生活距离越来越远,像在上海即使是老朋友,可能一年也没几次能够见面的机会。大家就疯狂地通过互联网来满足自己那极度空虚的内心。

很多人在网上似乎已经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但是在实际生活中可能连一次面都没见过,我们在社交网络上给自己构建了一个几乎完美的品牌形象,在这个形象里面,你要么是俊男靓女,要么是事业有成,互联网上展现的都是我们光辉靓丽的一部分。网上曾经有个段子,如果我们真按照朋友圈我们每天所说的那些去做的话,我们恐怕早就实现各自的小目标了,比如说你发完健身照之后,到底去过几次健身房,你发完参加会议的照片之后,你与参会嘉宾到底隔着有多远。

社交网络让每个人更加完美,同样也更加孤独,但是受限于我们所塑造的网络形象,人们其实更加难以通过网络展示真实的自己,这个时候真正如何缓解焦虑就会成为最大的问题。

三、真正赚钱的风口正在形成

面对着现代人的焦虑,其实一个赚钱的风口正在形成,我们面对着质的发达,面对着互联网对现实的割裂,在这种大背景下,大家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的需求就会越来越希望得到专业化的缓解,知识付费只是满足了其中很小的一个部分,而更多地赚钱的服务其实才刚刚开始,真正能够给大家提供精神类、情感类服务的地方,才是未来真正赚钱的风口。

在美国,接受心理付费咨询,愿意通过情感沟通缓解心理焦虑的人多达4250万人,而在中国这个数字还非常的小。可以预见,随着焦虑情绪的不断蔓延,各种应对焦虑的产品会开始出现,罗振宇的得到不过是这个路线的一个实验性产品,这种单线程知识输出和教育,仅仅是个开始。而更多的对个人的陪护和焦虑需求,其实会更加巨大,如果在这个时代你能够更好地满足大家的心理需求,你将会真正实现成功。

在狄更斯的《双城记》中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焦虑会通过互联网蔓延,焦虑也会成为我们赚钱的风口,这就是这个时代的优势。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8+1
江瀚Daniel

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ID:jianghanview);财经专栏作家,中国人民大学硕士。从事互联网金融、房地产经济研究。

取消收藏
网络  社交媒体  知识付费  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