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全是束缚,自由存在于何处?

7 月 11 日,我朋友圈发了一条滞留庐山的消息,有位朋友留言说“自由职业真棒”,言下之意,自由职业者脱离了上班的种种羁绊,随时可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令人羡慕。他的留言,让我再次萌生聊聊工作和自由的想法。刚好,在自由职业这一年里,我因反复思考工作和自由,对它们的理解也更深入了一些,今天就来聊聊吧。本文内容分以下几部分:

  • 自由的感觉和不自由的感觉
  • 形式自由
  • 内心自由
  • 获得自由的关键:一念之转

先说自由的感觉吧。

什么是自由

我离开公司,开启自由职业之路时,是想“尽量少做不喜欢的事,尽量多做喜欢的事,尽可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节奏和方式安排自己的工作”,这是我当时认为的自由。现在我依然是这么认为的,不过更多了一些比较现实的理解。

自由是相对于某一条基线而言的,我们不可能什么事情都按自己的喜好和意愿来。即便我们把爱好做成了职业或事业,也不可能只做我们喜欢的事情,为了能让喜欢的事情做成,我们必须得接纳并搞定那些可能不那么令人喜欢的事情。只不过因为在做事的过程中,有一些更重要的维度能如愿,能带给我们自我支配感和掌控感,我们可以接受一些折中和限制,并且这种妥协,不会影响到“自由的感觉”。

为了更好的说明什么是自由的感觉,我们先来聊聊被束缚的感觉吧。

我在公司工作时,要遵守公司统一的规章制度,打卡上下班,请假需要提前申请。没事的时候还罢了,有事时,就会有觉得诸多不便。

比如我女儿上了小学,下午3点30分放学,我想天天去接她,就会因为公司制度而无法如愿;比如有朋自远方来,我想陪着他在西安逛逛,也会为请假的事情思前想后;比如某一天情绪低落,不想上班,但考虑到他人的看法和绩效,还是要强行抚慰自己,到公司去……

所有这些事情发生时,我就会有种被束缚的感觉。假如这种感觉三不五时的来光顾我,我就会觉得,很不自由。

这就是不自由的定义了:被束缚的感觉经常来临,频繁和强烈到让人体会不到工作的乐趣和意义。

也就是说,当我们经常性地不得不为了某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情而放弃自己想做的事情时,就会觉得不自由。

简单讲,不自由就是:我们感觉到做不喜欢的事情多于喜欢的事情,不得不的感觉淹没了自在随性的感觉。

反过来讲,自由就是:尽管有诸多不得不做的不那么喜欢的事情,我们还是可以因为有机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觉得能够自我支配。并且,当我们想到有些事情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自我安排,也会觉得,那些与其伴随的不得不做的事情,也没那么讨厌,是可以接受的。

比如我个人喜欢想到什么写什么,不大喜欢为了吸引他人注意而刻意遵循某种套路来炮制文章,也不喜欢为了销售而写营销类的文案,但是想到多卖一点课程,多一点收入,我会有更多的时间写更喜欢的东西,我就可以从容淡定地写几篇推广的文章,为我的课程吆喝几嗓子。

说到这里,再为我新开发的知乎Live小讲——利用业余时间高效提升自我价值——吆喝一嗓子吧,识别下面的二维码,即刻参与,获得业余时间提升自我的全套方法和工具。

讨论完自由的感觉,我们再来看看常见的两种自由:形式自由和内心自由。

形式自由

所谓形式自由,就是工作本身不受时间、地点、方式等的硬性限制。

比如某些销售岗位,不用朝九晚五打卡上下班,只要完成销售额就可以获得好的绩效

比如有些猎头顾问,可以不用去人力资源公司上班,只要从公司接项目交付项目就行;

比如有些开发者,不用到公司去,在家办公;

比如某些公司的中层或高管,不受考勤制度约束,在有需要的时候,才在公司出现;

这些例子中受雇于企业的职场人士,就具备“形式自由”。

自由职业者,其实也是一种“形式自由”,他们的形式,是不受雇于特定的组织,为自己而干。

形式自由有两种典型的获得方式,一种是寻找本身就有形式自由的工作,比如特定的销售岗位、咨询岗位,一种是成为拥有高溢价的高级人才,比如企业高管、架构师、专家等。

拥有形式自由的人,不一定拥有“自由的感觉”。

比如我在刚开始自由职业时,生怕做的事少了就挣不到钱,一点都不敢放松,每天都在焦虑怎么才能挣到钱养活自己,搞得自己比上班时还要忙,根本谈不上什么自由,恐慌和焦虑是主旋律,哪里有什么“自由的感觉”。

那个时候,我形式上自由了,但其实并不自由,所以当别人说羡慕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时,我只好苦笑一下,不置可否。

要拥有自由的感觉,最关键的,不是形式自由,而是内心自由。

内心自由

所谓内心自由,是指我们发自内心地认为我们所做的事情是由自己选择的而不是被别人强迫着不得不做的。

当我们觉得为了生计,不得不做某些事情时,哪怕形式上不用去公司不用打卡,我们还是体会不到自由感。

只有当我们觉得,这件事情,是我选择的,而不是被安排的,我们才会体会到自由。

换句话说,自由是通过选择权体现的,你觉得自己拥有选择权,就会觉得拥有自由;你发现自己没有选择权,就会感到失去了自由。

也正因此,我特别喜欢奥地利著名心理学家弗兰克尔在《活出生命的意义》一书中写过的两段话:

在集中营生活的经验表明,人还是有可能选择自己的行为的。有足够的例证(常常是英雄性质的)说明,人可以克服冷漠,克制暴躁。即使是在可怕的心理和生理条件下,人也能够保持一定的精神自由和意识独立。

我们这些在集中营生活过的人,都记得那些走过一个个屋子安慰别人、把自己最后一块面包给了别人的人。这样的人在数量上可能不多,但足以说明一点:有一样东西你是不能从人的手中夺去的,那就是最宝贵的自由,人们一直拥有在任何环境中选择自己的态度和行为方式的自由。

从弗兰克尔的文字中,我们可以看到,自由取决于内心对选择权的感受,超脱于外在形式。

所以,我们是否拥有自由,关键是看我们是否能从内心深处感受到自由拥有选择权。内心不自由,形式自由了也还是不自由。我刚开始自由职业的几个月,就是这样,看起来不用上班了,很自由,实际上天天被“挣钱的焦虑”驱使着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一点也没觉得能随意安排自己的事情。不过现在好了,我所做的事情,大部分都是我有意选择的,我觉得自己是自由的。

因此,我愿意简单的说两句,聊聊怎样才能获得自由。

获得自由的关键:一念之转

获得自由的关键,就在于让自己意识到自己拥有选择权

要想做到这点,首先我们得知道自己要什么,或者说,我们得知道,什么东西对自己是有意义的。

只有当我们觉得自己所做的某件事对自己有意义时,我们才可能告别“不得不”的感觉,才可能觉得“我是为了这个意义而选择了做这件事”。

一旦我们能转变想法,觉得自己是“为了什么什么而选择做什么什么”,就不再会有那么强烈的“被安排、被束缚”的痛苦,就能获得意识层面的自由感。

这就是一念之转。

所以,请找出对我们来讲最重要的人、事、,辨别什么东西对我们有意义,然后运用“为了……我选择……”这个句式来改变我们对某件事、某个任务、某种安排的看法,让我们从消极被动变为积极主动,让我们意识到我们所做的是我们主动选择的。

一念之转,可以帮助我们改变对于已发生之事的看法。

而驱动一念之转的“有意义的东西”,还可以帮助我们提前过滤不重要的事,指引我们靠近对自己更重要更有价值的事,促使我们做出有长远价值的选择,实现真正的自由。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9+1
安晓辉

微信公众号:程序视界(ID:programmer_sight);作家,职业规划师。

取消收藏
自由职业  自我价值  工作  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