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清华学霸联合开烧烤店:左手理想,右手现实,两手都要抓

1

“我需要副业,它能让我没有经济顾虑,简单纯粹地做医生。”这是王建干副业的初衷。

青年医生王建和程丝,联合16位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学霸”一起,开了一家以“柳叶刀”为名的烧烤店,刷爆朋友圈。

他们是顶级名校的学霸,是知名医院的医生,也是烧烤店小老板

这一举动,震动医学圈,很多医学界大咖都来店里捧场,连世界权威医学杂志《The Lancet》柳叶刀高级执行主编也空降到店,默默排队,撸起了串……

王建说起自己开店的初衷:之前,他的师兄得了重病,大家自发捐款,然而再大的热心也敌不过囊中羞涩,他忘不了需要钱的时候掏不出太多钱的滋味。

这种滋味刺痛了他。

人生两面,精神和质,可往往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干副业,是希望自己变有钱,有了钱之后,他就可以没有顾虑地做医生了。

也有网友对这样的做法质疑,去干烧烤店还能好好当医生吗?

记得一个广告词说:男人不只一面。事实上,每个人也不只一面,人生无边界,每个人潜力无限,一辈子也不只仅能干一件事儿。

同样是学霸的“柳叶刀”女老板程丝说:“必须承认的是,有的人就是能做更多事情的。”

“柳叶刀”烧烤开张以来,程丝博士论文答辩顺利完成,王建主治医师考试轻松通过。两人双双入选某医学杂志编委。成功证明,做做副业不一定就会耽误本职工作,关键看个人。

要兼顾诗和远方,还要不苟且的生活,副业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左手理想、右手现实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2

副业和主业先相互支撑再互相辉映,这样的情形,歌手薛之谦也曾遭遇过。

薛之谦,2005年《我型我秀》亚军,一首《认真的雪》红遍网络,然而和公司签约后却被“雪藏”起来,放任不管。眼看着自己唱歌的理想被搁浅,他没有放弃,自己开起了火锅店,赚钱出唱片。

在一个综艺节目上,薛之谦说,他过气的那些年,他的音乐梦想,都是靠他的生意来支撑的。 现实生活中,很多人的理想因“没钱养”或“赚钱少”而“被放弃”,而薛之谦用副业赚钱,养活了自己的理想。

俗话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但直达理想的道路遇阻时,干个副业曲线救国,虽然“绕点远”,但终究能够走上理想之路。

很多人干副业是为了增加一份收入,而另一些人,则是为了自己的兴趣爱好。

在2018年世界杯上,无数人被冰岛足球队“圈粉”,这俨然是一支“副业”足球队——国家队主帅哈尔格里姆松执教7年,他率领率领冰岛队在2016年欧洲杯时,闯进8强,书写了黑马神话,可足球教练是他的副业,他的主业是专业牙医。

守门员哈尔多松将梅西的点球神勇扑出,可足球只是他的副业,他的主业是导演,他一边踢球,一边赛后采访球星。

共享经济时代,“专一职业”已成为无聊的代名词。一个人如果一辈子只从事一个职业,实现一个理想,那人生未免也太枯燥和单调了些。

3

说起干副业,更多时候需要权衡的问题是:究竟要选择哪个作为从一而终的主业,哪个是临时用来“补贴家用”或是“陶冶情操”的副业呢?

“柳叶刀”烧烤店的女老板程丝用了一个很简单的方法:

夜深人静时,她问自己:“如果有一天我财富自由了,我想做什么?”她发现,她还是想做医生,于是,她离开了在硅谷的一份“事少钱多”的工作,回到北京,继续做医生,而干起了烧烤副业,补贴收入

理想主业就是,即使别人不给你钱,你也要干的那件事儿,这就是你的理想主业了。

怎么知道自己适合干什么副业?这就需要复盘自己,寻找一个“斜杠”的方向。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埃尔博尔在他的书中提出了5个“性价比”较高副业发展方向:

1.稳定收入+兴趣爱好的组合

这种模式比较适合还在兴趣爱好探索阶段或者兴趣爱好的收入不足以支撑生活的人。

2.左脑+右脑组合:

这是一种理性思维创造性思维共同发展的模式,例如某人既是计算机程序员又是戏 剧导演。理性与艺术是非常好的互补,可以给我们带来更开阔的思维。

3.大脑+身体组合:

这种模式能让人很好地在脑力劳动体力劳动中相互切换,例如某人既是艺术顾问又是普拉提教练。

4.写作+教学+演讲+顾问组合:

这可谓是一个黄金组合,四种身份之间可以形成完美的循环推动。因为写作可以让你成为某个领域的意见领袖,演讲的邀约也会随之出现,等到经验足够的时候又可以开展教学和顾问的身份。这条“斜杠青年”发展之路适合知识人才

5.一项工作多项职能

事实上,你的工作要求你不仅有全面和综合的能力,还需涉及不同的职能领域,那你也是“斜杠青年”。

4

假设我们找到了合适自己的副业,但当下生活节奏这么快,干副业的时间从哪里来?又如何能够让主业和副业两者平衡,构建起互相帮衬、互不打扰的和谐生活呢?

美国作家金伯莉·帕尔默在《斜杠创业家》中,写出了副业者们总结的挤出时间的12个策略: 

掌握了这些斜杠青年的的副业技巧,很多眼光超前的年轻人已经开始实现他们斜杠青年的梦想了:

小黎主业是中学老师,一直对健身情有独钟。忽一日,看其朋友圈晒出蹬“动感单车”的炫酷视频,写着:“3月课满,4月约课的请早”。一问,原来小黎将健身的兴趣干成了可赚钱的副业,下班后在健身中心做起了动感单车教练, “用兴趣赚钱真是一种幸福的体验”,小黎对现在的状态感到很满足。

“90后”小锡,大学艺术生,毕业2年,白天朝九晚五,做一事业单位行政职员。苦于白学了四年画画的手艺毫无用武之地,后来他开始在互联网上发自己的绘画作品,并且开始接出版社的插画工作,每个月插画收入超过6000元,赚了钱还没荒废了画画的手艺,副业让他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著名的自媒体斜杠青年彭小六,更是用了两年时间,在业余时间靠写作作为副业突围,一跃成为畅销书作者、简书签约作者。实现了从三线小城市的普通职员,上升到一线城市互联网公司联合创始人的大跃进

相信“斜杠”将越来越成为盛行全球的工作趋势。在不影响自己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副业不仅可以提高收入,还能增加生活乐趣,自然是件一举两得的好事。

我们不能增加生命的长度,但可以增加她的宽度。在加速发展的当今社会,唯一不变的当然是变,毫无疑问,无论主业如何,只有增加副业筹码,我们才有更大的底气面对未来。

  • 作者:墨迪。一枚80后女子,喜欢坐在斜阳里看书,喜欢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里码字,喜欢在空荡的足球场跑步。在时光里,温暖生活,用文字记下时光。

【本文为作者投稿,MBA智库Mbalib)原创首发,转载请联系授权。】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