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高房租吸干的90后,佛系青年不是低欲望而是没机会?

最近一段时间,房租问题可谓已经到了全国的风口浪尖,一方面,各大长租公寓企业成为了众矢之的,为富不仁、无商不奸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代名词,另一方面,各地监管当局紧急出台各种政策,严格控制房租上涨,但是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房租的上涨真正影响深远正是被我们称为佛系青年的80后、90后年轻人,那么这个问题到底该怎么看呢?

一、被高房租吸干的90后

从去年开始,佛系青年一词已经在中国盛行开来,根据百度百科的定义,佛系青年含义是指那些在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中,追求平和、淡然的生活方式的青年人。该词最早来源于2014年日本的某杂志,该杂志介绍了“佛系男子”,把喜欢独自待着,关注自己兴趣爱好和生活节奏,不想在谈恋爱上浪费时间的男性称为“佛系男子”。

可以说这届90后几乎已经沦为了佛系青年,佛系青年常用语句:都行、可以、随它去、没关系……遇事淡定,内心无甚波澜,云淡风轻。但是这种风轻云淡的背后却有着太多的东西,据统计,今年7月起,一线城市中,深圳、北京、上海三地住房租金环比均上涨,涨幅分别为3.1%、2.4%、2.1%。部分热点城市热门区域房租同比涨幅已接近20%。其中北京房租涨势最为凶猛,平均租金同比上涨21.89%。通州区、昌平区和大兴区,同比上涨已超过30%,其他区的同比涨幅基本也都超过10%。诸葛找房2017年报告显示:北京市有57%的出租房源,其月租金已经超过6000元人民币

那么房租上涨到底会影响谁?根据西南财经大学国家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发布“城镇住房空置率住房市场发展趋势”的调研报告。报告显示,我国家庭的住房拥有率已达到90.8%,其中城镇家庭住房拥有率为87.0%,农村家庭住房拥有率则为95.8%。那么在这么高的家庭住房拥有率面前,只有80后、90后这样的年轻人才是租房的真正刚需,根据北京发布了一份调查报告显示,2017届大学毕业生毕业半年后平均月收入为4317元,而自主创业人群的平均月收入为5785元。

那么,两相对比之下,真正的问题已经非常明显了,这就是面对着北京的高房租,真正受伤的既不是北京的常住居民,也不是60后、70后这样的老北漂,而是大多数刚刚毕业不久的80后特别是90后的年轻人们,根据《智谷趋势》的报道显示,2017年北京的租房负担租金占收入比例已经高达了54%,上海和广州是45%,深圳则是48%。那么面对着今年的房租大涨,那么这个比例只可能进一步上涨,所以90后们为什么佛系其实问题已经昭然若揭。著名日本管理学家大前研一曾经提出了“低欲望社会”,无论是佛系还是低欲望其实都是一个伪命题,最核心的关键是年轻人的钱包已经被高房租、高房价给吸干了,缺乏足够可支配收入的年轻人几乎除了佛系和低欲望以外几乎没有选择。

二、佛系不是低欲望而是没有机会?

最近几天,腾讯新闻《财约你》栏目采访了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郑永年教授,在采访中郑教授表示,中国的佛系青年并不是因为低欲望而是真的没有机会。

根据郑教授的理论,我们纵观中国改革开放到现在的这几十年中,40后、50后、60后可谓是享受改革开放红利最好的三代人,中国用40年的时间走完了西方整整一百多年的工业现代化进程,这种快速工业化进程,一方面可以说是我们中国的奇迹,另一方面也在所难免地带来了一个问题,这就是我们用几十年的时间创造了西方一百多年的历程,根据郑教授的判断,这是一个资源高度集聚的过程。

 被高房租吸干90后佛系青年,佛系不是低欲望而是没机会?

在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不断地出现快速致富的富豪,医疗、教育房地产互联网等等领域不断地涌现出财富快速积累的富豪们,但是众所周知,在一段时间内,国民总财富的增长率是基本稳定的,所以富豪快速增多实际上就是对财富机会的快速集聚,这就像一个虹吸效应一样,是此消彼长的过程,快速致富的群体出现必然会挤占未来人的财富机会。

举例来说,网上曾经有过这的一种说法:对于中国而言,最幸福的人群应该是70后,为什么这么说呢?70后大学毕业的时候,还有毕业包分配的情况,所以不少70后没有当前90后疯狂找工作的困难,与此同时,中国的经济发展已经到了一定的水平,但是社会消费还没有起步,物价水平相对较低,特别是房地产市场,70后作为社会主力购房者的时代正好是中国商品房刚刚出现,房价尚未完全起步的时代,所以只要那个时候买房,基本上都能够给自己的家庭财富加不止一倍的杠杆。

但是,等轮到90后正式进入社会的时候,情况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正如郑永年教授在《财约你》中强调的,对年轻人来说,如果年轻人一毕业就在北上广深,如果仅仅凭年轻人本人的收入水平的话,那么可能年轻人一辈子都难以买得起房子。而这个时候,社会本该保障的医疗、教育、公共住房却还没有完全跟得上,结果导致了90后年轻人成为了压力最大的一群人,对于90后年轻人来说,不是真的佛系、真的无欲望,而是实在是没有机会了,无望才会变得消极,而高房价、高房租则是没有机会最大表面现象。

面对着现在的问题,到底该怎么办呢?

郑永年教授给出了一个答案:纵观世界经济的发展历程,经历了从原始资本主义机械化大生产,进化到更为文明的福利资本主义时代,参照这样的发展历程来说,我们要关注的不仅是GDP数字的增长,而是中等收入人群的增长,根据人均GDP数据来看,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中国人均GDP在2017年已经达到9100美元,离一万美元的大关可以说咫尺之遥,从这个角度来看跨越一万美元几乎不是问题。

那么对于我们现在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需要经济发展的同时赶快做大中等收入人群,因为只有中等收入人群培育到一定的水平之后,才能真正避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我们要真正将“房住不炒”的理念贯彻到实际,这个理念不仅仅是房价也是房租,让年轻人没有后顾之忧的工作奋斗,这才是未来的关键。

希望90后不是被高房租吸干的佛系,而是真正推动创新创业的冲劲,只有这样才能有中国更好的明天。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2+1
江瀚Daniel

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ID:jianghanview);财经专栏作家,中国人民大学硕士。从事互联网金融、房地产经济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