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盛和夫:经营两家500强企业后明白的4个道理,受益终身

01.认真努力,埋头苦干

认真工作,意味着勤奋,意味着是对工作始终抱有诚实的态度

我们从心底品尝到的真正的快乐,就在工作之中。对工作漫不经心,而想从娱乐和兴趣中寻求快乐,结果可能会有一时的快感,但决不会获得真正的喜悦。

如果不能从占人生比重最大的工作中获取充实感,那么,我们必将感到空虚和不足。只有在认真努力、埋头苦干并有所成就时,我们才能体味到其他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真正的欢喜和快乐。

正因为如此,我一直向员工强调认真努力、埋头苦干的重要性。此外“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也是我一直强调的理念。在“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的基础上,再加上“认真努力,埋头苦干”,才具有更加深远的意义。

1.释迦牟尼佛祖所开示的“精进”就是“认真努力”之意

在佛教中,“开悟”一词的意义为“提高心性、完善人性、美化心灵”。换言之,只要完善心性、美化心灵,最终便能到达“开悟”的最高境界。至于开悟的方法,释迦牟尼佛祖则为众生开示了名为“精进”的法门。如果想开悟,就必须持续精进。

而所谓持续精进,便是指认真努力。俗话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其实认真努力的好处不仅仅是得到相应的回报,还包括第二种效果——认真努力的态度能够完善人性、磨砺人格、美化心灵。

认真努力,指的是全身心投入某项工作的态度,而这种努力的态度能够完善一个人的人格和人性。或许也正因为如此,释迦牟尼佛祖才把“精进”作为修行的首要法门。

2.人生的富足感源于自己的工作

在我们的世界里,尤其是制造业,有些人被称为“名家”或“达人”。他们正是因为倾其一生、埋头工作,所以才达到了那样的境界。如果努力不够,势必无法成为名家达人。

换言之,名家达人不仅专业水准高超,其心灵及精神状态也达到了非常崇高的境界。如果一个人只是能够制造出一流的品,我们只能说他技艺精湛,还不能称其为名家。

不仅技艺高超,还能把自身的心灵状态反映到精美的作品当中,让人感动和触动,这样的人才算是名家达人。而要想达到这样的境界,只能通过认真努力,没埋头苦干。

说到这里,可能有人会提出异议:“工作并不是人生的全部,爱好和娱乐也是必要的。”但在我看来,这只是一种托词,一些人无法认真投入自己的本职工作,因此把兴趣爱好作为替代品,试图从中获得喜悦。

只有埋头于本职工作,从中获得喜悦,才算得上是称职的企业家。不管是大企业还是中小企业,企业家都要以守护员工、家人和客户为己任,认真努力工作。这点非常重要。

02.不成功决不罢休

能否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当事人的热情和信念。做什么事都不成功的人,就是因为缺乏热情和执着的信念。他们总是寻找适当的口,自我安慰,然后很快放弃。

想做成一件事,就要学习狩猎民族捕猎的方法。一旦发现猎物的足迹,就提枪连日追踪,不管狂风暴雨,还是遭遇强敌,也一定要找到猎物的巢穴,不获猎物决不罢休。

要想成功,就必须朝着既定的目标,孜孜以求,坚忍不拔,不成功决不罢休。

京瓷公司就是秉着这样的精神推进研发工作的。我曾经给日本一家生产电机的大企业做过演讲,听众是该企业的技术研发人员,我当时讲述了京瓷公司的研发方式,而在现场答疑环节,有人提问:“京瓷公司的研发成功率是多少?”我答道:“凡是京瓷着手研发的项目,100%会成功。”结果他们个个一脸惊讶,认为这是天方夜谭。

面对听众的不可思议,我记得自己当时是这么解释的:“对待任何一个研发项目,京瓷的态度都是‘不成功决不罢休’,所以基本没有以失败而告终的项目。‘做到成功为止’是我们京瓷人的研发精神。

不仅限于研发,在各种情况下,这种“不成功决不罢休”的思维方式都是至关重要的。但经营与研发有所区别,在研发时,成功与失败的概念是泾渭分明、一目了然的;而在经营时,倘若企业破产倒闭,则可以明确定性为失败,但成功却分各个阶段,到底怎样才算成功,这是个模糊的概念。

即便如此,如果企业家每天怀着强烈的愿景,称职的完成自己的工作,一旦公司达到了目标规模,就可以认为是成功了。换言之,关键在于“坚持努力,绝不放弃,直到自己的目标实现”。

03.乐观构思、悲观计划、乐观实行

1.始于乐观构思的蜂窝电话事业

在第二电电创立后不久,经日本邮政厅批准,取消了移动电话的前身——车载电话行业垄断保护政策,允许各企业参与竞争

当时的车载电话非常笨重,巨大的信号接收器只能放在后备箱,车内只安装通话器。而且话费十分昂贵,除了大企业的干部以外,一般人很难享受得起这样的服务

京瓷公司作为世界级的集成电路供应商,我亲眼目睹了集成电路的发展过程,因此早在那时,我就确信:“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人类能把笨重的信号接收器做得很小,小到可以装在通话器内部。这样一来,其势必能逐渐普及。几年后,移动电话的时代必将来临。”

因此,当我得知车载电话事业“解禁”的消息后,便立刻行动,第二电电成了第一个宣布加入竞争的企业。当时,我在第二电电的董事会上发言“移动电话的时代必将到来,我们现在就应该进军该领域。”可董事们却一致反对我的意见

“您这样的想法实在没有可行性,就算是日本NTT和美国的电信公司,它们的车载电话的业务也是连年亏损。”他们抛出一个又一个悲观消极的意见。

我当时知道车载电话的业务的确发展艰难,可他们以为我对行业形势一无所知,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似乎在感叹我的无知,并对我说道“第二电电才刚起步,公司业务还未走上正轨,您却又要进军车载电话行业,这也太有勇无谋了吧。”

然而,就是在如此激烈的反对声中,有一个人却说:“不,会长说得对,(进军车载电话行业)是一件有意思的事。”他看起来态度乐观,虽然似乎并未完全理解我的意思,但却当场支持我,赞同我的提议。

当时在会上,我真可谓是被大家批判得“万人嫌”,面对他这个“援军”,我欢欣不已。于是,我对他说:“说得好!大家都反对也无妨,咱们两个人一起做这件事。”因此,说起第二电电的移动电话事业,其最初发起者就只有我和他两个人。

如果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表决方式,那我的提案恐怕就被否决了。当然,一旦付诸实践,光靠一开始举手支持我的“乐天派”还不够,所以我还是让最初反对我的董事也提供协助,大家一起推进该项事业。

所以说,想要成就新的事业,首先,要抱有“非这样不可”的梦想与希望,超乐观地设定目标,这比什么都重要。

2.制定计划时要严谨缜密、悲观消极

以前的京瓷公司既无尖端技术,也无先进设备,可却一直对客户吹牛皮:

“我们什么都能做。”
“我们公司拥有优秀的技术实力,凡是制造新型真空管所需的绝缘材料,我们都能做出来。”
“业内的知名供应商都做不出来的东西,你们公司真的能做?”
“是的,这正是我们公司所擅长的领域。”

其实全是谎话,当时的京瓷一无设备二无技术,根本做不出来。我靠撒谎拿到了订单,然后就像上文中提到的那样,我首先会着急公司里的“帮腔者”。

如果是陶瓷领域的专家,就能够大致明白客户的要求有多高、成功有多难,于是就会打退堂鼓:“这不可能做到。”可这样一来,一切都无法从零开始,所以,首先必须抱有乐观的想法:“应该能行。”

但如果把艰巨的任务全权交给上述那种“头脑一般,一味乐观开朗”的人,则是最危险的。因此,只要在初始阶段营造出干劲十足的积极氛围,他们的使命就算是完成了。而要让事业真正取得成功,在接下来的“制订详细计划”阶段,就必须换上处事冷静、善于批判的“选手”上场。

我说:“公司已经决定做这个了。”于是他们说道:“这实在太胡来了,咱们公司可没有相应的技术和设备。”于是,他们列出了一个又一个不利因素,而我则顺水推舟,要求他们全面预估可能出现的所有负面情况和欠缺条件。我一边听他们的发言,一边把相关信息牢牢记在脑中。

“我明白了。原来有这么多的问题要解决,之前我还真没想到。”在这样的过程中,我充分理解了索要面临的困难。于是在此基础上,重新制定计划

3.计划一旦敲定就乐观实行

在详细了解了问题和困难的来源、性质和种类后,就需要再次换上积极乐观的“选手”来实施计划。

如果让“制定详细计划”阶段的那批“选手”去实行计划,一旦在过程中发生问题,他们就会消极悲观,于是计划就会搁浅。反之,如果让乐观积极的“选手”去实行计划,那么即便产生问题,他们也会乐观对待。

也就是说,要乐观构思、悲观计划、乐观实行。脑中一旦有了点子,就不要先去深入思考具体细节,而应该立刻下决心付诸行动,把会导致失败的问题点全部列出,接下来就横下一条心:“事已至此,了无退路。”然后便是乐观开朗地面对一切困难,把计划执行到底。

可以说要想成就事业,这样的品质不可或缺,包括在投资新兴行业风险项目时,这种品质更可谓是成功的必要条件。

04.动机至善,私心了无

描绘远大梦想并付诸实施时,必须问一问自己“动机善否?”通过自问自答来判断自己动机的善恶。

所谓善,就是普遍认为好,所谓普遍,就是无论由谁来看,都认为是好事。因此,不是只符合自己的利益、方便和形象就可以,而必须是自己和他人都能接受的。另外,在工作过程中,还要自问“私心有无?”必须审视自己的内心,在工作中防止以自我为中心。

1985年,日本电信业进入到了自由竞争市场化阶段。此前,从明治时代起,电信业一直属于国家垄断行业,而在那一年,政府终于允许民营企业进人该领域。

当时日本的通信费用过于高昂,给民众造成了过重的经济负担,我对此义愤填膺。尤其和美国的通信费用相比,当时日本的费用要高出许多。起初我认为,要想与营业额高达数兆日元的电电公社(如今的NTT公司)相抗衡,只有一个办法——建立以大企业为核心的行业联盟,大家抱作一团,与电电公社这个业内航母展开竞争

于是,我期待某个大企业能够挺身而出,为降低日本国民的通信费用而振臂一呼,但或许是风险太大的缘故,竟然没有一家企业愿意牵头。面对此情此景,我再也无法袖手旁观,决定自己来做这件事。

这便是我创立第二电电的动机,不过,让我真正下定决心的,还有另一个原因。

我在与一些干部和专家讨论的过程中,心中渐渐点燃了希望——“这事儿能成”。但毕竟是规模宏大的事业,因此我需要进一步的自我激励,于是反复思索,最终在我脑中浮现的便是“动机至善,私心了无”。

在那之后的大约6个月里,每天晚上,即便喝了酒,在入睡之前,我也一定会扪心自问:“你想创立第二电电、参与电信业,动机真的纯粹吗?真的没有掺杂私心吗?”我每天坚持对自己进行这种“灵魂的拷问”。

为了鼓足敢于向NTT这样的行业巨头发起挑战的勇气,我需要大义名分的支撑——我是为了日本国民的利益,这是一项伟大的事业。为了百分百地确定自己“丝毫没有夹杂为名为利的私欲”,我以“动机至善,私心了无”为宗旨,不断自问自答。

换言之,我的自问自答,问的其实是“自己的动机是否美好、是否光明、是否助人、是否温良、是否体谅、是否纯粹”。这样的解释,想必大家也都能够比较容易理解了。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