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新校长开学演讲:大学的21000小时应当这样度过

美国当地时间9月3日,世界顶尖高等学府哈佛大学开学。刚于7月1日接替德鲁·福斯特(Drew Faust)成为哈佛大学第29任校长的劳伦斯·塞尔登·巴考(Lawrence Seldon Bacow)在开学典礼上向全体新生致辞。

巴考是一位律师经济学家和作家。他曾是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公共领导力中心的驻院豪泽领导者(Hauser leader-in-residence)。他还曾在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任职,并从2011年起担任哈佛大学校董委员会的委员。

巴考在密歇根州的底特律出生,在庞蒂亚克长大。巴考的母亲全家均在奥斯维辛集中营遇难,仅有她一人幸存,二战后19岁的她从欧洲移民美国。巴考的父亲在小时候就被家人带到美国躲避大屠杀。

以下为巴考当天的演讲(经编辑有删改)。

下午好,2022届的新生们。我是拉里·巴考(Larry Bacow),你们可以叫我拉里。我很荣幸欢迎你们正式加入哈佛。

我和你们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共同点:这是我担任校长的第一年,也就是说我跟你们是同一届的,而且永远都是,不可能再跟其他年级同届。

跟你们一样,我最近才搬进哈佛校园。跟你们一样,我放弃了熟悉的步调来到这里寻找新的挑战和新的机遇。跟你们一样,我到这里是希望能为这个特别的地方做出自己独特的贡献。

但跟你们不一样的是,我不需要决定今天穿什么,因为担任校长的好处之一是,我可以穿上这件非常有型的长袍——顺便说一下,这是朝圣者的牧师袍。不过,不用担心,当我们下一次这样聚在一起时,你们也会穿上非常相似的袍子,准确的说是在2022年你们正式毕业的两天之前。

从今天到那一天总共有1,358天。考虑到你们睡觉的时间——我真心希望你们每晚睡足8小时,这是我的强烈建议——你们将拥有将近21,000小时来探索这所非凡的大学;你们可以用这21,000小时去发现自己的爱好,看它将带你们去向何处;你们可以用这21,000小时找出对自己最重要的事,并确定自己如何能够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你们要从哪里开始这段旅程呢?如果让我提建议,我觉得你们应该从邻座的人开始,因为他或她此时此刻很可能心怀忐忑、压力重重。我知道这一点,因为今年夏天你们当中有一个人给我发了一封电邮

其中坦承了对于未来前景的兴奋和快乐,但也有焦虑和害怕。想到要搬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跟陌生的人在一起,他非常伤脑筋;他真切地担心自己跟其他人合不来。

这个学生此刻就坐在你们中间,他后来能想通是因为,他得知我和他其实有着共同点:我们的父母都是来到美国的移民。今时今日看着我身穿这样的长袍,你们可能想不到,我的家人是作为难民来到这个国家的,我在密歇根州的一个蓝领工人小镇长大,在高中课余时间,我曾自制业余电台,还曾经参加科学博览会。好吧,最后一点或许你们可以想见,其他的则不然。

我要说的是,永远不应该以貌取人,这也是我得到的最好建议之一。你们在哈佛遇到的人都不会是完美的,校长也一样。跟其他人一样,我经历过绝望和希望、失败和胜利、失落和爱情。

你们在这里遇到的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每个人都有他或她自己的故事,而你们被录取是因为我们在你们每个人身上看到了一些东西,并相信它们能够丰富这个特别的社群

当你们在接下来几周开始探寻自己的道路,不妨把那21,000小时里的一些时间用来了解其他人,不要仅仅是跟同学说话,去倾听他们的想法;向他们学习。你们要认识到,各种环境,不管是金融上、社交上或是其他,都自有其复杂之处。毕竟,我们都是人,没有人是完美的。

你们要接受这样一项具有挑战性的任务,即尝试超越自己的视角去理解世界。你们会因此成为更好的人,而且我保证,你们也会结识一生的挚友。我最亲密的朋友之一就是我在大一时的室友,我们已经相识49年了,这段友谊还将继续。事实上,他是我生命中非常非常特别的人,正是他让我得以结识我的妻子阿黛尔(Adele)。

我希望你们也会花一些时间去了解你们的老师。我在大学期间做过的最好决定之一,是向我的经济学教授提出了关于一个课后阅读材料脚注的问题。我们最终就博弈论展开了长时间的讨论,那在当时还是一个新兴领域,后来变成了一门阅读课程,而这门课程改变了我的人生。

时至今日,我仍然跟那位教授保持着联系。你们能不能在这里收获一段非凡经历,我认为最能预示这一点的就在于能不能结识一位老师,至少一位;你们可能结识更多,但至少要有一位你们会与之终身保持联系的老师。

如果你们不知道从哪里开始,那就利用老师答疑的时间。邀请老师到史密斯校园中心或拉蒙特咖啡馆喝杯咖啡,或者就在这里的台阶上或附近其他地方跟他们聊聊天。如果你们感到紧张或焦虑,不知道该问些什么,那就问问他们所从事的研究。老师喜欢谈论自己的研究,我保证你们会相谈甚欢。

现在,哈佛将提供很多机会来满足你们的好奇心。事实上,你们会很多独处的时间,了解三百周年剧场里的所有壮观树木——大果栎、皂荚树、红枫和香槐。如果还不够,那就去波士顿的阿诺德植园,那里有更多的物种,还可以去哈佛森林。

你们可以走进我身后的纪念教堂,让那些曾经为自己国家做出最大牺牲的哈佛人激励你们、鼓舞你们,这样的感受可能会让你们想去更多地了解历史,了解让先贤奋不顾身的具体情境。

或者,你可以走进怀德纳图书馆,那里将收藏你们的班级合照,你们可以探索馆内的非凡藏品,沉醉在书架之间。或者,你们可以走到哈佛校园之外,去哈佛艺术博物馆,那里有25万件藏品,在全世界都是数得着的。

或者,哈佛科学与文化博物馆也是一个好去处,你们可以在那里看到美国第三大的植物标本馆以及世界上仅有的实物大小的玻璃花藏品。如果你们还没有看过它们,那你们应该去看一看,真的令人惊艳。

在更远的地方,你们还可以去美国剧目剧团或哈佛舞蹈中心,去河对岸的运动场、哈佛创新实验室、即将建成的艺术实验室以及科学和工程综合实验室。你们在这里选择的每一个方向都将引领你们走向非凡的机遇。

当然,校园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世界,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以某种方式让它变得更美好。所以,2022届的同学们,我现在要给你们布置第一项作业,你们的第一项功课,并不是很难。如果你们有资格投票,我希望你们去进行选民登记,了解候选人和选举议题,然后投出自己的选票。

民主制度中,公民的首要责任就是投票,而且我们已经让投票这件事变得相当容易了,至少肯尼迪政治学院已经做到了这一点。所以,拿出你们的手机,我知道你们都有手机,这个时候就应该把它们拿出来了,因为我要告诉你们一个网址。

记下这个网址:iop——这是政治学院的缩写——.turbovote.org。我再重复一遍:iop.turbovote.org。如果你们符合条件,请登记并投票,这是你们作为美国公民和哈佛公民的责任。

确保你们生活在其中的世界更接近你们希望的那个样子,投票只是你们可以做的一件事。我希望,在接下来的21,000小时里,你们会有足够的时间来确定如何利用自己的才能让别人的生活变得更美好。

我还没见过哪个人认为我们生活的世界是完美的。这不是一份政治声明,无论是对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不管对于自由派抑或保守派来说都是如此。

如果你们认为这个世界不完美,让它变得更好的唯一办法就是像你们这样的的善良之人去努力修复它。哈佛屹立数个世纪并非因为它完美,而是因为它是向善之地,我期待在接下来的四年中了解你们选择在善意和智慧中成长的方式。

现在,我要奉送给大家今天最重要的建议:善待爱你们的人,特别是父母和家人,这同样是明智之举。你们来这里上大学,他们也同样需要极大的适应调整。刚刚介绍过的很多人都会帮助你们完成这个过渡,你们也鼓掌向他们致敬了,但你们的家人却只能依靠自己。

他们提供支持,做出牺牲,以便你们能有机会在这里学习深造,对此你们要心存感激。要表达这种感激之情,你们可以向家人提供自己的支持,因为他们现在要适应你们离家之后的生活。

尤其是你们的父母,对于你所做的事情,他们是永远听不厌的,无论是通过电话电邮,还是短信。别忘了问问他们过得怎样,我保证花在这些事情上的时间是值得的。

当然,当我和阿黛尔在哈佛校园以及校内或其他地方的活动上遇到你们时,我相信你们会跟我们说一说自己的兴奋和喜悦,乃至焦虑和担忧。今天在座的每个人,以及这所大学里的很多其他人,都在这里为你们服务,希望你们取得成功。请接受我们的提议,并在有需要时向我们寻求帮助。

你们很快就会知道哈佛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一个理念,以及信仰这个理念的人。不管你们在接下来的21,000小时要去哪里,哈佛将无处不在,而且你们余生的时时刻刻都将如此。欢迎你们,2022届的新生们,我的同学们。祝愿你们充分利用人生的这段美好时光,我很荣幸跟你们分享这段旅程,谢谢你们!

  • 文 / 劳伦斯·塞尔登·巴考(Lawrence Seldon Bacow)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