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何这么拼命?不就为了放长假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 文|良大师

1

贾平凹《自在独行》中说:

在这个美好又遗憾的世界里,你我皆是自远方而来的独行者,不断行走,不顾一切,哭着,笑着,留恋人间,只为不虚此行。

大概因为我经常写自己的苦逼,有读者和我聊天,俨然将我当成了苦行僧,以为我是个工作狂。

事实并非如此,我是个标准的玩主加吃货。

近10年来,但凡长假,必携带家属,相约好友,来一场声势浩大的旅行,不跟团,不住青年旅社,不吃国外麦当劳......

而是,自已设计最有体验感的路线,住当地最特色的酒店,吃当地最精致的美食,当然还打当地最好的球场......

你是不是认为我太注重享乐?

还真是这样,其实,我曾经拼过的命,吃过的苦,就是为了交换一种自己期待的生活,也是为了豪赌人生的一次不虚此行。

2

十几年前,我毕业于一个二流大学,成为了一个无业青年,除了长得帅一丢丢,毫无特点可言。

当时不知哪根筋不对,突然决定来深圳发展,征求几个长辈意见时,被无情的打击:

“深圳啊,那地方可都是些人精,你这几斤几两,还去折腾个啥?还是老老实实在家里找个工作得了......”

那不屑的眼神,分明在说:你还是安命吧......

但是,我可不想变成他们。一辈子待在一个单位,过着讹别人一顿饭当做成就的生活。

有时“不想”比“想”的力量更大,我就是不想成为那些人,还没到40,就头顶秃亮,大腹囊囊,开始盘算退休后的日子。

我总觉得的,好不容易拿到人生的套票,总得多玩几个项目才够本吧?

于是,毅然决然,只身南下。

3

来深圳后,第一任老板,一个上海老头。

看到我打字如捉虫,于是提出要求,打字速度要在80个/分钟以上,试用期结束前测试,不通过不录用......

当时还剩下不到15天的时间,好在中间有个国庆节。

那七天,我日夜宅在出租屋里,以泡面充饥,蓬头垢面的练习“五笔”,也许是压力过大,经常吃完泡面就会呕吐,一边吐一边想放弃。

但是,一念刚落,一念即起,告诉自己不能死心,既然觉得自己牛逼,怎么就败给一个上海老头?怎么能败在几排字母之下?

于是,接着“王旁青头兼五一......”。

试用期最后一天的测试,我的成绩是每分钟92个字,最终通过测试。

后来看《疯狂动城》,狐狸和兔子的一段对话特别有感触

狐狸说:“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你给我好好记着,你就是一只该死的只会种萝卜的兔子,除此之外,你什么都干不了。”

兔子说:“你说对了一件事,我就是不知道死心。”

我们常说“放下执念”,其实是指无法改变的事情,我们只能“放下”。但是,不去拼一把,你怎么知道能不能“拿起”呢?

就是这种不死心,让我在当时还尚存一丝遐想:也许这七天,是为了兑换将来某个精彩的黄金周。

4

一年后,我又做了销售,3个月磨破了两双鞋,扫遍了深圳各个工业区,但是仍然一无所获。

当时我也处在淘汰边缘,无奈,决定放手一搏,去抓条大鱼。

目标是一家企业总经理,前台根本过不去,就从保安那里套到了总经理的车牌号。

于是,在偌大的停车场,守在总经理的车旁,等他下班。

谁知,那天竟从下午5:30一直等到晚上10:00,还憋着泡尿,又怕刚好错过,不敢走开。

就在忍无可忍之际,终于等到了车主。

不记得那天说了什么?只记得对方很冷淡,既没和我握手,也没给我名片。

第二天,接到他们行政部的电话,让我过去洽淡业务,一周后竟然成功签单......

这就是我人生的第一桶金,与期说是质上的,不如说是精神上的。

因为,当时一位老业务员语很认真的对我说:

“你以为业务都是大风刮来的?你啥关系都没,根本生存不下来,还是去找个稳定点的工作吧......”

一路上,这类人会遇到很多,他们会告诉你:“别费劲了,根本行不通,你完全没可能成功。”

如果是戏虐藐视还好,最怕还说的语重心长,言之凿凿,当这种理性的规劝来袭,最让人难以招架,让你连最后尝试一下的勇气也烟消云散。

人这一生最怕什么?最怕死的毫无动静,像水消失在水中一样,无论如何你都要做最后一下的垂死挣扎。

就像有人问白岩松:最喜欢什么运动?

他说:最喜欢跳高。

那人又问:为什么?

他说:因为跳高一定要以最后的失败,来宣告自己的成功。

5

和很多年轻的朋友聊天,他们很惊讶我为何还要这么拼,原本在高管位置上,收入已经令他们咂舌,为何还不知足?还要另起炉灶?

我只能笑笑说,收入、年龄、欲望三者对比,才有意义。

当到我这个年纪,大概才会知道什么叫做上下夹击。

你的收入增长完全是一场多边竞赛。

你不仅要跑过通货膨胀的速度,还要赛过父母老去的速度,更要跑赢孩子成长的速度,这就是人生实景下的生死时速。

不仅仅如此,对于欲望如此之多的我,还希望有些盈余,去品尝人间美味,去纵览大千世界,这才不枉来一趟。

因此,我以前很拼,现在比以前更拼。

我不但线下去各地培训,还要洽淡一些生意项目,剩下的时间几乎都用来了写作。

没有周六周日,没有清晨黄昏,只有机场、讲台、伏案、键盘......

但是,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可以转换的,没有书桌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书,就没有马尔代夫木屋下游泳的鱼;

没有密密麻麻人群的安检口,就没有少女峰上爽朗的雪;

没有大教室内浑浊的空气,就没有大洋路上清新的海风......

所以,我并没有本末倒置,所有付出的一些,我都在精打细算着回报。

我也会在某些节点停下,尽情享受过往努力所带来的福利,虽然这种福利短暂,却弥足珍贵。

我曾问一位登顶珠穆朗玛峰的朋友:整个过程辛苦吗?

他说:很辛苦。

我问:那乐趣在哪里呢?

他说:登顶后的两小时。

我说:花了4天,只为那2小时?值吗?

他看了看我说:乐趣只在峰值,不在长度......

6

我并不想兜售价值观,更不想制造焦虑感,只想述说一下我的生活态度

我如此之拼,就是想离这个世界更近,就是想看到这世界更多的精彩。

如果,人生是一趟永不返回的列车,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有能力让它为我中途停靠。

毕竟,我不想错过沿途最美的风景,却一下到了终点。

就像《漫长的告别》书中所说:

你知道,故事的结尾并不重要,生活唯一确保我们的就是死亡。所以我们最好不要让那结尾,夺走了故事的光芒。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9+1
良大师

良大师,来源:微信公众号|良大师(ID:lang-da-shi),这里都是良大师原创的职场干货文章。 来,赶紧上车,让老司机载你一程。

取消收藏
理性  工作  价值观  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