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最新组织架构,背后都有什么故事?

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09月30日6点多发布全员邮件,宣布腾讯20岁以来第三次大规模组织架构调整。

1.组织架构有什么变化——图解更清晰
2.组织架构调整几个意思——解读调整背后的秘密
3.组织架构调整背后4个故事——腾讯人逃离与超越
4.附刘炽平组织架构的内部信——品读原文

一、组织架构有什么新变化

腾讯把原来7个BG调整为6个BG

腾讯组织架构

新组织架构总共6个BG:

(1)保留4个BG:企业发展事业群(CDG)、互动娱乐事业群(IEG)、技术工程事业群(TEG)、微信事业群(WXG);原社交网络事业群(SNG)、原移动互联网事业群(MIG)、原网络媒体事业群(OMG)

(2)新增2个B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其实,严格的说只增加“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 ,“平台与内容事业群。

腾讯组织架构

二、组织架构调整是几个意思呀?

腾讯为什么要做那么大动作的组织架构?文艺的说法,就是拥抱“互联网下半场”,比较接地气的说法就是“对标阿里”、“死磕头条”。

当然有很多道理可以讲,眼看国庆假期,安安静静给大家分享几个腾讯的故事。

三、腾讯组织架构调整背后的故事

1、一个跳槽到阿里的腾讯员工

刘哲在离开腾讯前总觉得,他的青春不应该止步于此。

他在腾讯呆了五年,他的直属领导,已经在该项目组组长的位置上呆了十年,没有未来,短期内也不会走,陷入了一种中年的舒适圈里。他觉得恐惧,他怕这也是自己的未来。

于是,跳槽到阿里的猎头电话给了他一个救命稻草。除了薪水以外,能够带领团队,并且可以负责开拓一项全新的业务,都让刚毕业不久的他充满了斗志。

不过,当刘哲正式加入阿里巴巴,没多久,就开始有点后悔了。 “我们太慢了,产品这个月如果日活达不到目标,你就给我滚。“新的一周,刘哲一到办公室就被阿里巴巴产品组领导劈头盖脸地训了一顿。

这是刘哲离开腾讯,跳槽到阿里巴巴的第六个月。这半年里,他体重增了10斤,满头蓬发,脸上常年挂着黑眼圈。除此之外还有他翻了几倍的工作量和工作时间

从前在腾讯的生活不是这样的。

阿里巴巴同事在焦虑,上司在焦虑,好像空气里都弥漫着危机感,他所在的组,汇报领导都换了两个,产品方向也一直在变换。

这都是他在腾讯从没有遇到过的。半年前,刘哲还在腾讯负责一款工具产品。年初定好了年度目标,剩下的只要全组的人按部就班,让一切在计划中发展就好了。 腾讯不太需要变化,也不太允许出现变化。

“在腾讯,我有充足的时间休息,每天还可以去健身房。”刘哲说。 跳槽之后,刘哲发现节奏完全变了。

虽然所属职位负责的内容相似,但是做一个新产品,还需要重新经历一遍产品设计、流量获取,这些刘哲之前根本就没考虑过。“在腾讯没人管我太多,自己把份内的事情做好就行了,但在阿里什么都要自己来。”刘哲说。

除此之外,在新团队,狼性而残酷的工作氛围也和腾讯太不一样了。此前,刘哲要完善每一个流程,层层汇报,等所有关系走通后,才开始启动新项目。但现在,速度比流程要重要得多。

“我知道只要离开腾讯,外面的世界都是这样的,或许若干年后,我会感恩阿里。”严格来说,刘哲在骨子里不那么像个腾讯人了。

2、开保时捷的住深圳香蜜湖的腾讯

张梓然,腾讯十年,是一个娱乐应用的产品总监

几年前,腾讯的高层指示他负责一款新型产品目标是获取更大的市场份额,以达到遏制阿里巴巴战略目的。

他接手之后,腾讯公司迅速给予了巨大的流量支持,产品也很快成长了起来。 一开始,张梓然干劲十足。但产品规模成型之后,他便不需要再考虑过多的事情,腾讯会用集团化作战的方式让这个项目井然有序,现在有他没他,产品根本不会有什么区别。

有一天,他向领导提出一个在产品里面新增一个功能,但在方案报上去之后久久没有回复,他再三催促,结果领导的原话是,“算了吧,就现在这样也挺好。”他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在腾讯,稳定胜过于创新

再后来,张梓然所做的,都围绕着守住“江山”。更让他感到不解的是,当产品成熟之后,公司KPI体系已经形同虚设,能力变得越来越不重要,人际关系和汇报变得越来越重要。

他曾想过创业。比他大不了多少的雷军王兴相继在香港敲钟让他羡慕不已,他却内心隐隐感觉自己不属于那个世界,但是,他已经陷在这个舒适圈太久了。

他手里的财富享受了腾讯这十年来股价飞涨的恩惠。

开着刚买的保时捷Macan,住在深圳香蜜湖的10万一平的房子,最近还买了深南大道附近的华润新盘,均价八万。

但他还是提交了辞职信

张梓然说,“2012年的腾讯大家还有创业精神,但现在,哪怕在腾讯做了产品总监,但我仍然觉得自己没有做出好产品的能力。”

猎头圈普遍反映的情况是,现在BAT里最不好挖的是鹅厂员工,他们普遍认为在腾讯能够舒适地工作与生活。“一般只有在鹅厂实在升不上去的同学才会出来。”

过去五年时间,腾讯的员工数量从2013年的2.7万增长了到2017年的4.4万,增长率为62%。腾讯的人均年薪酬从2013年的37万元增长到了77万元,增长率为108%。

“舒适、稳定,越来越高的薪酬。”是绝大多数腾讯员工对公司的感受。有了庞大的社交和游戏流量庇护,腾讯员工们常常有种“躺赢”的感觉。

3、一个叫阿甘的腾讯前员工

甘来,男,曾在腾讯任职,是腾讯首款自研众神对战网游——《众神争霸》的运营经理

在腾讯时就非常低调,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生前一共做了3家公司。

其中一家公司叫法兰游戏,专注于IOSAndroid双平台移动游戏研发及海外发行,团队核心成员均来自腾讯、金山、Gameloft、动视暴雪等,《使命召唤online》、《逆战》、《枪火联盟》等是其旗下网游游戏。

以枪火联盟内测为主题的一篇帖子,下面有5条评论,其中三条是产品开发者发的。可见,关注者之少;而从开发者的留言中,也看得出满满的压力。

“今天开启第一次内部测试,好紧张。”

“一大堆的Bug啊,优化问题啊,亚历山大。”

甘来,这个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系03级的80后,是那一届的学生会主席。在游戏创业圈,他朋友众多,人缘也很好。他爱和朋友打德州扑克,玩游戏总是all in。

朋友从这个举动看出的是他乐观,敢拚,因此,圈中好友喜欢叫他阿甘,像电影阿甘正传中的阿甘一样,单纯、乐观、积极向前。

甘来也似乎并没有和朋友过多透露过自己的压力。网上流出的照片中甘来总是笑得阳光灿烂,丝毫看不出创业的压力和焦虑。

甘来曾对该游戏抱有厚望。然而,这并没有阻止“枪火联盟”走向失败。没人注意到,甘来的希望和斗志,也许在慢慢消减。

其实,整个游戏行业都在面对惨淡的数据

今年以来,游戏版号叫停、网游总量调控政策频出,游戏行业正在迎来更加严格的监管周期。

根据伽马的数据,今年上半年游戏市场收入虽仍有上升,增幅同比2008年至2017年明显呈现“断崖式”下跌的态势。

“游戏行业进入寒冬”悄然而至。

“谢谢。我会在天堂安好。”甘来最后一条朋友圈信息,停止在了8月7日这一天。 他从22楼一跃而下,急速坠落。 4、腾讯CTO张志东组织变革

马化腾QQ号为10001,张志东的QQ号为10002,从号码上就能看出张志东在腾讯的位置,可惜他在2014年卸任了。

今年9月,已卸任的前腾讯CTO张志东在一场腾讯学院的内部分享中,提及变革话题。

他说说,大型企业的组织变革绝对是一个难题,需要很大的魄力和智慧,找到适合的演进节奏和建设次序,估计也必然会遇到不少的阵痛。比如如部门短期利益冲突、部门团队的安全感、经验不足的损伤等。

有一篇文章《张志东归位鹅厂如何》,指出腾讯需要有一个CTO来担负起打通数据,而不是一味的内部赛马,相互封闭。

张志东文后留言说,“鹅厂并不缺技术将才,也有较为开放和自我反思的文化,当前在组织架构在适配云时代上遇到大坎,组织变革是滞后了,这对20岁的鹅厂来说或许也是一个契机,相信鹅厂的管理团队能自我变革,会有新一代的领军将才冒出来。”

身为技术大神和腾讯的开创人之一,腾讯崛起后张志东的资产一度到达600亿,但张志东对质上的追求却极低,在腾讯开创人们纷繁在澳洲买别墅开游艇、高管集体团购宝马时,张志东却不断开着20多万的中档车。

腾讯公司内部不断传播着一个故事。有一天,同事们都炸开了锅:张志东竟然换新车。于是有人冲动地问:“换的啥车?”答复:“换了一辆新宝来!”

张志东,最近的一次分享中,说到腾讯过去经历过的组织变革

他说,腾讯第一次组织变革是2005-2006年。

腾讯1998年成立,2004年上市,2005、2006就遇到了一个大的瓶颈。之前很简单,腾讯的组织结构就是几个创始人,分管市场研发、后勤、客服,头六年就这么过了。

但上市后,腾讯的组织就开始遇到麻烦,多业务之间的相互矛盾和对资源的争抢,使得组织已经不再适应多业务线。

于是,2005年-2006年,腾讯开始了一个大的变革动作,变成了以四个事业部制为主驱动力的结构,创始人们就从实际的权力监管,变成横向的支持。

当时最大的挑战在于,在变革的时候,你的领军人才准备好了没有?每个事业部都要有一个能力文化均能被团队信任的小CEO,如果没有人才准备度,就会很难变革成功。

腾讯第二次组织变革是2011-2012年。

第一次变革后公司发展很快。但当2009/2010年,移动化大潮席卷世界时,腾讯组织结构又跟不上了,因为之前所有的手机业务都是交给一个BU去做的,于是,各种矛盾开始出现。

2011年的时候,腾讯做了一个大的组织变革,把无线的BU拆了,然后回到各个业务单元里面去,PC主力团队,开始大幅度地往手机迁移。这个过程,现在看来应该理所当然,其实事后来看,如果再晚一年进行这样的动作,腾讯就失去了移动互联网的先机。

组织变革,除了考验企业对未来的战略判断,更是考验企业内部的领军人才的培养、团队的文化、以及高管的胸怀,如果企业没有培养出足够的德才兼备的领军人才,如果企业成员不是真正认同企业理念企业再造就难以成功。

谈完前两次组织变革,张志东对于腾讯的第三次组织变革会遇到的挑战。

张志东认为,时代总是在快速的转变,移动时代之后,AI大数据、云的时代(ABC,AI+BigData+Cloud)正在到来。

在新的时代,腾讯的组织结构会遇到蛮多的问题,完全BG化的组织结构在让AI打通和大数据打通上面,会遇到很多部门墙问题。如何解决这些矛盾,估计是腾讯下一个阶段需要费思量的难题。

张志东说,企业越大,保持初心越难。在互联网行业和高科技行业,过去的成绩,容易成为未来的负担。企业在顺境时,能否有合适的机制文化,能否保持对未来的敬畏,能否保持对产品独特价值的敏感度,这是特别值得大家思考的地方。

最后附刘炽平组织架构的内部信

腾讯组织架构

对于此,你想说啥?可在下方留言。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