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2008-2018,回首这十年

作为时代记录者,吴晓波意识地从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伊始,记录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和对我们影响至深的人与事件,形成一部我们每个人的时代激荡史。

吴晓波曾这样形容1978—2008年间的30年:

在那些岁月,一切秩序都是进步的枷锁,对现状的背叛充满了乐观主义的自信,即便是失败者也仍然那么迷人。

而从2008—2018的十年,则是一幅迥然不同的画卷,它无疑更壮观,也更扑朔迷离。

先说一组数据:

过去十年里,中国的经济总量增长了2.5倍,一跃超过日本,居于世界第二。

人民币的规模总量增长了3.26倍,外汇储备增加了1.5倍。

汽车销量增长了3倍,电子商务社会零售总额中的占比增长了13倍。

网民数量增了2.5倍。

高铁里程数增长了183倍,城市化率提高了12个百分点,中国摩天大楼的数量占到了全球总数的7成。

中国的消费者每年买走全球的70%奢侈品,而他们的平均年龄只有39岁。

这就是一个我们所有人亲身经历的十年,也是由我们创造的十年。

很多事情,在当时并未有很深很透的感受,回过头来再看,可能命运的轨迹就在那一刻无意中形成。

这也是我们之所以应该回望历史的原因。

这本《激荡十年,水大鱼大》,是吴晓波对过去十年的记录,你将透过本书看到一条中国发展的清晰脉搏,它的价值就在于:

这是你我的亲身参与和对之的全部好奇。

回顾是一种寻找,寻找在茫茫大水中我们的位置,为了下一个十年不被浪潮打晕了方向。

翻读这本书,是一场记忆的回溯和追寻。

2008:天降暴雪,地裂大缝

书中有这样一句话,很适合用来形容令中国人悲喜交加的2008:

这个时代从不辜负人,它只是磨炼我们,磨炼每一个试图改变自己命运的平凡人。

2008年年初,就在春节即将到来之际,大半个中国,从宁夏,陕西到湖北、江苏等十多个省份遭遇百年一遇的特大暴雪。

其中仅在湖北及安徽两省,就有超过800万人受灾,5万多人被紧急转移,暴雪使全国交通秩序彻底混乱。

更令人绝望的是,此时正值春运时期,大雪使数万人被困在火车站

暴雪刚刚过去,好不容易迎来春天的中国人,又遭遇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最强地震——5.12四川汶川地震。

我依稀记得那时我身边的人,每个人都在关心,每个人都企图用自己一丝微薄的力量为灾区做些什么,在灾难面前,中国人民表现出最大的善意,是对利己主义的一个最强有力的反驳。

我们用一场51块金牌的“北京奥运会”再次鼓舞了困境中的中国人民。

吴晓波:1978-2018,回首这些年

虽然在奥运会结束的21天之后,美国雷曼公司倒闭,1929年以来最严重的金融海啸扑面而至。

9月22日,使人痛心的“三聚氰胺”事件爆发,也是从这时开始,国货进入了漫长的低谷期。

很多年后再去回望2008年,它大概是一个时代向另一个时代转折的开始,充满了不确定。

就像吴晓波写的:

这一年的胡润中国富豪排行榜,它几乎是一张如假包换的“失意者名单”,他们中大多数人的落幕宣告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是2008年所有跌宕的真实写照。

2009:每个人都有了一个“微博

2009年8月14日,被定名为新浪微博的产品内测上线,8月28日正式公测。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中国舆论市场的“革命日”。

不知道多少人还记得2006年徐静蕾在新浪上的博客仅仅开通112天,点击量就突破了1000万大关。

三年后的2009年,新浪推出微博的时候,一个叫姚晨的明星,在当年的9月1日就开通了微博,在新浪的全力推广下,她凭率真坦诚的个性获得大家喜爱,后来竟成为全球拥有最多粉丝数的“微博女王”。

到11月2日,微博迎来了第100万名用户,这之间仅仅两个月。

如今徐静蕾的博客已经停更,而微博也不再用陈彤翻开他的电话本,给每一个他认识的名人打电话,恳请他们到新浪来开通自己的微博。

而其实当时在新浪内部,所有中高管都被下达了“拉人开博”的指标

第一批注册新浪微博的人,他们无疑是幸运的,他们不仅掌握了第一代的话语权,也深谙微博规则,享受到了微博带来社交红利流量变现的红利。

但有一点是微博带给每个人的红利:

我们终于有了一个可以自己发声,并且能让全国乃至全世界网民看到的地方,这是一次言论的解放。

正如吴晓波所说:

微博是中国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第一个全民产品

也是在这一年,Google宣布退出中国市场百度终于有了获得“一家独大”的机会。

一个偶然性的决定马云淘宝在这一年搞了一个“双十一光棍节大促销”,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国人的购方式。

实体经济上,这一年全国人民记住了一个叫“李书福”的汽车疯子,因为他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收购了全球知名的北欧品牌汽车“沃尔沃”。

2009年,伴随着4万亿的救市计划,一切都在一片喧嚣中悄然萌芽。

2010年:我们都是穿“凡客”的青年

“爱网络,爱自由,爱晚起,爱夜间大排档,爱赛车,也爱29块的T-SHIRT,我不是什么旗手,不是谁的代言,我是韩寒,我只代表我自己。我和你一样,我是凡客。”

吴晓波:1978-2018,回首这些年

2010年的年轻人可能不会知道什么是“凡客”,不知道陈年的“凡客”T-SHIRT有什么不一样,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买了“凡客”的帐,喝下了陈年奉献的互联网甘酿,无论是出于何种原因。

这一年凡客卖出了3000万件T恤,震惊了整个服装业

一位服装企业老板去凡客参观后,很感慨地说:“我们做生意,算的是销售额毛利率,凡客算的是获客成本复购率。我们卖的都T恤,但玩的是两个游戏。”

在中国的互联网历史上,凡客可以说是第一家硅谷式的、被风投用钱“烧”出来的知名互联网公司

2010年底,陈年已经完成第五轮融资公司估值10亿美元电商的引爆点已经来临。

就在去年我的手机里还留着凡客APP,但体验已经大不如从前,电商的进化之迅速,怕是陈年没有想到的。

要说这一年对个人影响最大的应该腾讯奇虎360的“3Q大战”了。

吴晓波:1978-2018,回首这些年

事情的起因是360忽然发文指控“QQ窥探用户隐私由来已久”,然后推出了一款名为“QQ保镖”的产品,能对QQ进行“体检”,保护用户隐私。

腾讯方面则选择了“二者只能选其一”的方式来对抗。

这场互联网巨头之间的战争,最受伤的莫过于用户,他们没有做错什么,却要承受双方竞争的后果。

这场维持了一个多月的“3Q大战”,是当年人们热议的话题,直到现在,我们不知在何时,对这种“互相屏蔽”的现象已经司空见惯。

你看,微博不也屏蔽了“抖音”,我们能做什么?在微博上申讨微博吗?

互联的乱战在这一年初见苗头,房产农副产品开始暴涨,人们用“蒜你狠”、“糖高宗”、“豆你玩”等新名词进行无奈的“吐槽”。

吴晓波:1978-2018,回首这些年

这种“吐槽”也将成为日后人们面对现实时的一种新的“自我调侃”的方式。

得庆祝的是,这一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过了日本,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滚动的潮水终于开始拍打岸边的礁石,互联网的浪潮即将冲破堤岸,汹涌而来。

2011年:这是你用“微信”的第一年

2011年,那根最粗、最醒目的树枝,叫做互联网冲击波

微信的诞生改变了我们的社交甚至是生活方式,如果说以前我们晚上睡前要做的事情是翻一翻微博或者邮箱的话,现在我们每天睡前和每天醒来,都要看一眼微信。

在2011年的年底,微信用户量突破6000万的时候,马化腾对部属们说:“微信的战争结束了。”

怎么来理解这句话呢?

很简单:在微博上卖东西叫网红,在朋友圈卖东西叫微商,而在微信公众号上卖东西,你就是一个自媒体人了,说不定还可以拿到不菲的融资

很多人都说,微信的开机界面那个孤独的身影是张小龙自己,创建微信的时候,张小龙可能没想过这要是哪一个特定的人,现在的我们,每个在微信上活跃着的人,其实都是一个孤独的灵魂。

眼看着自己的手机里装着全世界,但是自己却是只能是这浩瀚星球的一粒尘埃。

吴晓波:1978-2018,回首这些年

如果要说2011年一件科技界最为遗憾的事情,大概是苹果的创始人乔布斯的离世了。

也就是乔布斯去世的前一周,雷军传着黑色T恤和蓝色牛仔裤出现在小米手机的发布会上,他“乔布斯式”的演讲,使他后来被戏称为“雷布斯”,但不容质疑的是,小米的确成为了2011年手机市场上的一批黑马。

他的“风口说”直到现在依然被人津津热道:在这个激荡的大时代,你必须勇敢地拥抱趋势,“站在风口上,连猪都会飞起来”。

资本的狂热即将达到顶峰,从某种层面上说,这也是属于80后们人生风口,有些人飞起来了,有些人错过了。

吴晓波在这一年的最后提到了一部电影:《钢的琴》。

这部只有641万元票房的小成本电影,记录了1998到2003年之间,国有企业的一次大改革,使得超过2000万产业工人被迫下岗

与此相似的是2011年忽然萧条的晋江鞋业,他们也没有犯过任何错误,只是命运不可避免地,成为了时代的牺牲者。

当然,这些人终究会走过这一时期,只是希望历史不会将他们“选择性地忘记”,在微信团购等新事诞生的时候,请也记住那些因此落幕了的人和物。

书中的这一句“这个时代若有尊严,它从来在民间”就是最好的解释

2012年:人人皆是“屌丝”

互联网红利终于爆发了,用吴晓波的话来说:

改革的上半场即将落幕了。

从某种角度来说,互联网红利意味着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是去权威化去精英化的过程。

这一年最火的电视节目是《中国好声音》,但是这个节目并不是我们首创的,它连几位导师的旋转椅都是从荷兰原版空运引进的。

人们开始热衷于各种综艺节目,我们的电视台则开始热衷于“引进”国外的各种综艺形式。

随着电视节目越来越平民化,网络文化越来越繁荣,一个最早出现在百度贴吧的词汇“屌丝”成为了互联网时代第一个现象级的全民热点。

“得屌丝者得天下”也一度成为各大商家所追捧的定律。

那时要是说“我是屌丝我用小米”没有人会嘲笑你。

90后们把运动裤叫做“屌裤”,把小米称作“屌丝机”,微博上最炽手可热的富二代王思聪也自称“屌丝”,甚至连吃的烧烤摊都是“屌丝烧烤”……

即便后来“屌丝”一词渐渐变味了,那也是2016年之后的事情了。

这一年似乎还是“内容生产者”的开山之年,微信公众平台在8月23日上线,同一个月,今日头条创立。

这一年还发生这一场改变所有上班族的“出行方式”的革命

9月9日,程维推出了“滴滴打车”,巧合的是,他和今日头条的张一鸣,都出生于1983年。

为什么要特别说他们的出生年份呢?

在说这一年开头的时候,我引用了吴晓波先生的话,2012年是一个分水岭,前半场的改革即将落幕了。我们现在回过头去看2012年,那些赶上互联网红利的人,大多是80后、90后。

从某种程度上说,时代的接力棒已经转接了。

在这一年的互联网浪潮中,年纪最大的是褚时健,他的“褚橙”在网上爆红,没有人料想到,互联网时代人格品牌化,会有如此之大的吸引力。

这个吸引力,也是“网红文化”的一个写照。

我想,这也是在那个浮躁不堪的年月里,人们对长一辈所经历的曲折与顽强意志的致敬。

历史永不会停,对每一个活着的人来说,时代从不会抛弃任何一个人。

2013年:摇滚死了,小时代活了

“民资银行”的呼吁在这一年得到了回音,政府银行业的开闸,意味着金融业的重新洗牌,各地的民资银行纷纷涌现。

对于互联网行业来说,这也是不可错失的机会,而这之中表现地最为积极的便是阿里巴巴

一款名为“余额宝”存款产品悄然上线。

支持这一产品的天弘基金原本只是一只微不足道的小基金,因为余额宝吸引的庞大的资金涌入。三年后,它将成为全球最大的货币基金

一面是银行和支付的狂欢,一面是扑朔迷离的金融监管政策,曾经的亚洲首富李嘉诚开始抛售其在中国内地的资产,但这一点也不影响移动互联网的肆意生长。

这一年开始,智能手机市场战打响,无数厂家入局智能手机领域,就在年初,雷军拿了央视颁发的“年度经济人”。

当年的下半年,智能手机的第一战“价格战”进入水深火热之中。

360魅族、锤子等等,想要分智能手机市场这一杯羹的人越来越多。

如果说这些都不足以给小米带来致命威胁的话,2013年,华为的入局,则完全改变了国内智能手机领域的市场。

令人更加意想不到的是,新浪微博在这一年迎来了舆论的拐点。

曾经以自由、全民化为吸引力的新浪微博,因为“秦火火事件”、“薛蛮子事件”而陷入被大众的质疑之中。

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打击谣言的活动在微博上展开,至于这场活动有多管用呢?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很多人不再随心所欲的发言了,新浪微博在今天看来,似乎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一个网红和明星的聚集地,一个广告比人还多的地方。

与此同时,这一年最受关注的电影是《小时代》。

在这个“小时代”中,每个人似乎都成了郭敬明笔下的“精致的利己主义”。

虽然这部电影之后,郭敬明和他所展现出的价值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人无情地批判,但所展现的物欲、都市的繁华和喧嚣,不正是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吗?

同年一部叫《蓝色骨头》的文艺电影上映,它的导演是被称作“中国摇滚教父”的崔健,但它在国内的票房只有330万。

吴晓波:1978-2018,回首这些年

看到这个数字时,你再去想想,那些在电视上那些口口声声崇拜崔健的人,他们是真的热爱摇滚吗?

吴晓波在谈到《小时代》的时候写道:有些东西确乎已经死去很久了,比如摇滚和它所代表的反叛精神。

所以你现在知道了,中国为什么没有嘻哈了吗?

2014年:雾霾最严重的时候,我花一元就能打车回家

如果要给2014年一个关键词的话,我本人会说是:雾霾。

对于“雾霾”这两个字身在北京的人对这一点感受会更加深刻一些。但2013年尤为特别,“抗击雾霾”成为了一个全国性的乃至亚洲性的话题。

根据书中的记录,这一年12月的一场大雾霾,笼罩了大半个中国,雾霾波及25个省份、100多个大中型城市,就连以蓝天、白云著称的“圣城”拉萨都出现了浮尘天气。

那个时候没有人因为雾霾想要逃离北京,因为走到哪里都是雾霾,甚至连隔壁国家都把雾霾的责任推给我们。

这一年,人们留在北京的另一个原因,是一场史无前例的互联网行业的疯狂烧钱大战。

吴晓波:1978-2018,回首这些年

和现在的答题烧钱不同,那是一场野蛮的,却能够让每个人实实在在感受到“便宜”的互联网内斗。

滴滴和快的为争夺出行市场的烧钱之战,滴滴不仅合并了快的,还间接挤走了刚进入中国不久的UBER。

记得UBER创始人在TED演讲时说自己创办UBER的初衷,是为了让更少的人买车,减少因为停车占据的空间……他大概不会想到,这样一个产品,在中国用一种更资本的方式成功了。

不知有多少用户感觉到了,这笔烧掉的钱,在一家独大之后,正在重新试图“找回”。

用户被培养出了新的习惯,市场也已悄然改变,这就是中国互联网的2014,一场金钱的博弈

2015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如果说2014年互联网行业吸引用户的“烧钱大战”可以称作“野蛮”的话,那么2015年,无论是影响很多人的“e租宝”事件还是6月的大股灾,这一年的金融市场可以用“阴影”两字来形容。

P2P这个概念火了,互联网金融成了这一年最炽手可热的话题,在鱼龙混杂又缺乏监管的地带,有人寻求突破,也有人试图火中取栗。

如果说像“e租宝”这样的企业的疯狂所付出的代价是立竿见影的话,在这个冒险家的世界里,总有人以梦想的名义,妄图颠覆时代。

2015年4月14日,乐视发布“超级手机”的时候,贾跃亭和他“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的PPT,成为了日后人们提起他时一定会拿出来说的事情。

这一年,大概也是贾跃亭和乐视最为辉煌和不知畏的一年。

也不是所有行业都在“蒙眼狂奔”,O2O行业终于在此时迎来了合并重组的时刻。

首先是“烧钱大战”主力军的滴滴与快的,在2月14情人节这天宣布合并,4月17日,58同城和赶集网合并,10月18日,美团大众点评宣布合并。

除了互联网和金融业,这一年,90后开始真正出现在大众视野里,他们有年轻的资本,有豪言壮志,无畏的心。

“小时代”在这群人眼中已然成为了过去时,这是一个一直持续到今天的“鲜肉时代”。

在书中吴晓波说了一个故事:“知道鹿晗的请举手。”

中欧商学院的课堂上,教授问正在听课的50位企业家学员,他们的平均年纪在40岁左右,正是这个国家财富拥有者。

他们茫然地互相张望,没有一个人举起手。

人们的焦虑感在这一年迅速攀升,5月22日的时候,一封中国教师辞职信走红网络,一张白白的信纸上只有一句话: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吴晓波:1978-2018,回首这些年

这一句话,刺痛了无数都市中的年轻人。

焦虑、迷茫、对现状的疲惫、对未来的不可预测,你想要逃离,还是安于现状?

2016年:什么都可以共享,那我想共享一个女朋友

到2016年底,中国有25461支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可投资规模达4.29万亿元。

随着O2O狂潮的落幕,这些资金相继盯上了大数据、无人机、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领域,但是这些技术领域尚且处于黎明阶段,变现并不容易。

这一年有一个词汇被广民众所熟知,这个词是:流量变现

实现投资人们这个“野心”的是两个“新鲜食物”:直播和共享单车

2016年,全国出现了200多家直播公司,一时间“全民直播”的现象开始出现。

资本的大量涌入是直播得以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腾讯一口气开通及投资了9个直播平台,阿里巴巴开发了淘宝直播,试图实现“边看边买”。

直播催生了新一代的网红,也引发了新一轮的舆论热点。

直播这种形式无可厚非,但是直播的人对直播的内容又着绝对的自主权,所以很难用单一的道德标准去评判直播这件新事

就像吴晓波所说的:

这里有资本大鳄,有追逐名利的经纪公司,还有草根的民众,直播间的自我狂欢、自我催眠,俨然搭建起一个“第三空间”。

比起直播,共享单车这件从热捧到被冷落只有短短一年多时间的新项目,它的“逆转”来的有些突然。

首先,我认为共享单车的实质是“单车租赁”,因为资本的涌入,它用了一种更为激进的方式来实现所谓的“共享”,那就是“烧钱”。

摩拜和Ofo不会想到,他们两家用如此巨大的资金挣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却还有那么多的各种“颜色”的单车涌现。

最后“共享单车”给人留下的最多的还是环境问题和押金问题。

吴晓波:1978-2018,回首这些年

蒙眼狂欢之后,他们也该为自己的疯狂收场了,那些废旧的被丢弃的共享单车,究竟该由谁负责?

如果说共享单车的出发点还是好的话,那么后来涌现的“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这些则是打着共享的名号博取眼球。

前几天在商场还看到“共享男友”,一个男孩子把自己明码标价地租出去,很多人争相拍照,但是鲜有人回去“租”一个男生陪自己逛街吧。

除此之外,本书中还说到2016年的一个特别的现象:方便面成为了一个夕阳产业

吴晓波提到这个现象传达出两个趋势,一个是国民消费升级,另一个则是农民工红利的消失。

2017年:你喜欢这个时代吗?

一个保守的知识分子采访了一个网络综艺节目的制造者。就是2017年的一次刷屏现象。

许知远问马东:你喜欢这个时代吗?还是会说一点抵触情绪都没有?

马东说:我喜欢,我喜欢,我喜欢。

年轻人大多因为《奇葩说》这个节目而知道马东,这次的采访无疑是马东极为“圈粉”的一次个人show,因为马东所表达的恰恰是现在年轻人的想法:

我知道这个时代很坏,我知道这个时代很浮躁,但是我喜欢它,我拥抱它。

2017年是电子商务迎来转折性发展的一年。

马云去年提出“新零售”这个概念开始到现在,终于开始付诸于实践,各种依托于新技术的“无人商店”开始试运营

网易严选这样的“采购型”主打质量电商模式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认可,销售额甚至超过无印良品

于此同时,图书行业也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日本茑屋书店和言几又、西西弗这样独立书店在城市里风靡,很多人打趣道:他们是在用卖咖啡的钱撑起卖书的情怀。颇有些壮烈的意思。

这一年有一个词不得不提,那就是区块链

尽管李笑来和他的“通往财富自由之路”被众人所诟病,但是区块链这个概念无疑是这一年最火热的话题。

9月份的监管让人看到了一些泡沫,但区块链技术仍然被认为是未来将要改变我们生活的一次革命性的突破。

这一年贾跃亭跑了,王健林开始变卖内地的资产了;娱乐行业和游戏行业巅峰之极。

《中国有嘻哈》火了,《王者荣耀》和《绝地求生大逃杀》火了,抖音火了,一切仿佛都在向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驶去,新的时代真的要来了。

世界上的第一个公民索菲亚的诞生,意味着科技世界也将迎来新的一页。

在书中有一段吴晓波提到了未来十年大概率会发生的几件事情,我觉得很有意思:

1、经济学家林毅夫认为未来十到二十年内,中国经济将赶超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2、到2030年前后,中国城市化将进入尾声,随着70、80后步入中老年,中国的老年人将达到总人口的30%,中国将成为一个老龄化社会

3、随着第四次科技浪潮的发展,奇点时刻将要来临,机器人可能会取代人类50%的工作,随着生医学的发展,人类的寿命可达到100岁,能源革命新能源也将终结石油时代。

改革“四十不惑”的今天,中国正处在新的大变革的前夜,有人感叹青春散场,也有人吟唱“世界如此之新,一切尚未命名”。

这便是我们读这本书的意义,从历史中看现在和未来,这是一部当代企业史,这是这一批企业家的激荡十年,也是我们所有人十年的回顾与寻找,我们是其中的一个分子,彼此互相激荡着。

最后想送给所有人一句话,是我昨天看吴晓波的一个节目的时候听来的,晓波说:未来十年属于谁呢?大概是属于那些仍然勇敢地拥抱不确定性的所有人。

回顾是一种寻找,寻找在茫茫大水中我们的位置,为了下一个十年不被浪潮打晕了方向。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