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怀瑾:中国教育的问题,正是家教的问题

传统上,中国的教育是从胎教开始,从怀胎就开始教育了。古时都有规定的,夫妻分房,然后家里挂的画、用的东西都要改变,胎儿会知道。生出来以后重要的是家教,是家庭父母的教育,不是靠学校的。我看现在人大都把儿童教育寄托在学校,父母家长自己本身却都有问题。依我几十年经验看来,许多家长都犯了一个大错误,把自己达不到的目的寄托在孩子身上,自己书没有读好,希望孩子读好;自己没有发财,希望儿女赚钱发财;自己没有官做,希望儿女出来做官。这个目的是很严重的,每个人都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然后托给学校自己不管,自己的言语行为又大多是乱七八糟的,影响到孩子。

这就是中国教育的问题,也正是家教的问题。

教育先要知性情

我们不把问题扯开,回来说孩子们的教育,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先知道孩子的性向注意,我们人的生命存在两个东西,性跟情。这个性情是什么呢?人性是从哪里来的?这是哲学问题,生命科学问题。地球上,我们人类最初那个祖宗哪里来的?人怎么会生人?男女两性怎么来的?是先生男的还是先生女的?在西方哲学里是问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因为西方六世纪以前都是宗教的天下,宗教说人类万都是上帝创造的,它不准你问这种问题哦!我们中国不会,所以人家说中国没有宗教。但中国有大科学,不同于西方宗教的说法,上帝是谁生的啊?上帝是不是人?如果说上帝不是人的话,就同我们没有关系;是人的话,那他是从哪里来的?是上帝的妈妈生的吗?那么生上帝妈妈的妈妈又是谁?这生命的来源问题,到现在没有解决。

中西文化、科学的发展,现在最流行的两门科学,是认知科学和生命科学。美国开始讲的时候,我说,你们够不上,这个文化在中国,而且中国在我这里,我死了就没有了,只此一家,别无分号,你们赶快来学。

生命的来源是大科学问题。所以你对一个孩子、一个新进来学生的性情先要了解。

我们先看《大学》、《中庸》。性在学理上叫做禀性,禀性这个“禀”字有写成“秉”的,这两个通用。禀是什么?孩子生来自己带来的,不是父母遗传的,等一下详细告诉你们。不但是人,甚至一条狗、一只猫,或者一只老鼠,每个生物的禀性都不同的,现在我们通常称之为个性不同。你们办教育,大家只晓得讲,哎呀!这个人个性很坏啊。但教育家就要是个科学家耶!个性不同是怎么来的?你教育一百个孩子,一百个个性都不同,这个禀性是哪里来的?要研究了。

禀性分两个方面,有些是生理上来的,身体有问题,譬如内在有病的,有的会非常忧郁,有的会非常狂放;有些是思想情绪来的,和我们大人一样,情绪是科学的问题,也是医学的问题。我们人内部的生理,心肝脾肺肾,哪一部分不健康,就会表现出不同的情绪,譬如这个人很忧郁、很内向,可能是肝的部分有问题,并不是指肝上长东西哦!而且这个机能有时是另外一种形态,譬如脾气特别坏的,也是肝的问题,影响了他的脾胃。

性跟情这两个一研究起来不得了,是大科学,科学家不能不懂,教育家也不能不知道。所以老板们有钱、有兴趣就要去办学校,自己本身不读书,也不投入身心进去,我根本就反对的。你是玩的嘛!赶时髦嘛!甚至把办学校当做商业行为,你没有发心做好事啊!你以为出钱办一个学校就行了?在我看来那反而是害人。所以我不办学校,只是一辈子喜欢骂人,也许我骂人是利人吧!我常常说你们怪我骂人,我没有骂哦!我只有两句话,“平生无长处,骂人为快乐”,对不起了,这是个性问题,所以教育要搞清楚个性的问题。

先天禀赋,后天影响

现在教育最难的是什么?大家说是怎么教孩子记忆。那么记忆力究竟在脑子还是不在脑子?记忆跟思想有什么不同?思想跟情绪有什么不同?管教育的这些问题都没有弄清楚,光是在功课、知识上教,那完全不对了。所以教育非常非常难的,第一个就是禀赋问题,这不只是对心理学的了解,西方也不懂的。

那么禀赋是遗传来的吗?也不对。我们中国古人有句土话,“一娘生九子,九子各不同”,同一个妈妈生九个十个兄弟姊妹,每个个性都不同,聪明与笨也不同,都是一对父母遗传的啊!所以说禀赋完全是由基因遗传来的,也不完全对。佛法、佛学讲得很清楚,禀赋是自己本身带来的种子,佛学名称把这个禀赋叫种性,他自己本身带来的种子。例如尧舜是圣人,也是帝王,但尧的儿子不行,舜的爸爸不好。优秀的父母生的儿女不一定好,很笨很差的父母生个儿女却非常了不起,现在解释说是基因问题,那基因怎么分类?怎么遗传来的?我常常告诉研究生理学的医生,基因不是究竟,后面还有东西,慢慢去研究吧!

所以是本身的种性带来禀性,而父母的遗传、家庭、时代、社会、教育的影响都叫做增上缘,增上缘是影响那个种性发展的一种助力。

关于儿童教育的重点,初步先增强孩子的记忆力。所以我常常笑你们,尤其现在的人,到哪里都靠电脑打字机,再不然靠笔记本,只晓得讲什么就记录什么。我从小很少带笔记本,老师讲的话,听的时候我就会记得的!我还可以眼睛看着老师,耳朵听他讲的话,同时手做记录哦!结果老师讲完了,我记录好了,拿给老师看,都没有靠电脑。所以培训孩子们的记忆很重要,大家现在的教育方法是叫他背书,怎么样使用这个脑力记住?记忆跟思想两回事耶!就像性跟情也是两回事一样,这些不是普通的心理问题,是个大科学问题,属于人文科学的理念,但是也牵扯到自然科学,包括医学心理学、解剖学都有关系的。

  • 文 / 南怀瑾,著名古文字学家、国学大师、作家
  • 摘自南怀瑾著《廿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一书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