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 麻烦不断,36亿押金难退?

11月23日下午,想尽一切办法挽留用户Ofo再次放出新招。

用户投诉称,此前充值的99元押金,在申请退款时被提醒须同意成为网平台PPmoney的用户。即成为PPmoney新用户后,Ofo的99元押金变为后者100元特定资产,同时将获得历史年化利率8%+8%的利息,锁定期为30天,锁定期满后才可退出并获得本金和利息。

按此计算,30天后用户将获得101.3元。对此,用户质疑Ofo将其信息卖给了PPmoney,而Ofo则免去了兑付押金责任

该平台工作人员表示,该平台与Ofo确实有合作,用户想查询余额必须下载PPmoney软件并注册登陆,如果100元资金尚未被出,则可以提现,但需缴纳最低3元的手续费。

这意味着,缴纳99元押金的Ofo用户,押金经过网贷平台后,在未投资情况下,用户实际获得金额只有97元。

用户不吃这一套。在他们看来,这只是在变相拖延退还押金。舆论不断发酵,PPmoney很快宣布下线了这一“正常的异业合作”。

今年以来,Ofo一直麻烦不断。

11月21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今年10月兰州雄飞物资有限公司提出诉讼,要求东峡大通(北京)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东峡大通”)立即支付租赁仓库剩余半年租金19.66万元,最后判决后者需向前者支付租金19.65万元。而东峡大通即为Ofo运营主体。

今年9月,因为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起诉了东峡大通。与此同时,据媒体报道Ofo还拖欠了云鸟、德邦等多家物流供应商数亿元欠款。

今年8月31日,上海凤凰(11.730, -1.14, -8.86%)发布公告称,因Ofo拖欠6815.11万元的货款,将其起诉;今年7月,因与武汉光谷创客街管理有限公司房租租赁合同纠纷,被法院判决冻结东峡大通名下存款112.94万元,冻结期限为一年;今年6月,淄博传化公路港物流有限公司申请对东峡大通73万元银行存款予以冻结,法院判决执行,而在被追债前3个月,实际上Ofo刚完成E2-1轮融资8.66亿美元(约60.2亿元)。

与此同时,在海外市场,今年Ofo也是节节败退。今年6月,Ofo先后从澳大利亚、德国、韩国、西班牙、以色列和美国部分城市退出;今年10月,Ofo正式退出日本市场。此前,Ofo曾宣布要进入全球20个国家的200座城市,但现在这一战略已经全面收缩。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8月,Ofo宣布在APP上线短视频广告业务,用户在开锁骑车前得先看5秒钟的视频广告。车筐、车把、车座、后轮三角板,也成了明码标价广告位。这一举动,被网友评价为“饥不择食”“想钱想疯了”。

10月31日下午,一家大型券商中介机构入场做Ofo破产重组方案的消息,再度将Ofo推上了风口浪尖。Ofo发布声明表示,这一说法是无稽之谈,Ofo仍在保持独立运营,各项业务推进正常且有序。但种种迹象,已经让人们不愿再对这家公司寄予期望。

随着裁员欠薪、资金链断裂、“人去楼空”等负面传闻甚嚣尘上,恐慌开始蔓延。不少用户在消费者服务平台投诉,在Ofo官方微博的评论区催促“还钱”,试图在偌大的共享单车帝国彻底倒塌前拿回自己的99元或199元。

11月14日,久未现身的戴威突然出现在Ofo新办公室内,并召开了一场一个半小时的内部会议。戴威在内部会议上坦承,之前几个月的消失是在逃避。他在三四个月前曾想过放弃,想着要不要干脆倒闭,承认自己失败,因为“确实没钱了,不想管了”。但10月回来后发现公司居然还活着,“就觉得不能再逃避了”。

“Ofo不会倒闭,其他都有可能。”他丢下了一句有无限想象空间的话。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