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 作者 | 徐大维
  • 来源 | 公众号 良大师

1

现在“匠人精神”一词很流行,因为它裹挟了一种遐想:

一个专业大师,经过N年的修炼,在某个领域拥有极高的造诣,被世人所敬仰。

当然,对大众更有吸引力的是,“匠人”拥有不菲的收入

我们想象中,“匠人”往往是一个领域的翘楚,无论是顶级厨师,还是知名画家,或者是紫砂壶大师。

几十年沉淀后的出品,价格自然非同凡响,匠人也是日进斗金。

但是,真相是,多数匠人并不是腰缠万贯。

而那些顶级匠人,多数也没有太高的质欲望,他们最大的快乐是建筑在精神上的,那就是:

最大程度脱离了别人的束缚,能够保持最纯正的自我

2

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是关于日本天妇罗之神早乙女哲哉的一件轶事。

日本NHK电视台,想做一期综艺节目

让某位女明星,去找早乙女哲哉学艺,然后拍成纪录片。

早乙女哲哉觉得是件好事,便答应了。

谁知,拍摄过程中,那女明星根本不是真来学艺的,而是来作秀的。

她拿着一条鱚鱼,搔首弄姿,放进油锅里后,根本不去在意火候,只顾表演,把鱼给炸糊了。

早乙女哲哉大怒,说:

“你知道渔民要练多久手艺才能抓到这样一条鱼吗?

几十年!而你却轻易浪费了,你简直就是个混蛋!”

那明星被骂傻了,缓过神后说:

“你是个大师,爆这样的粗口,不怕有损形象吗?”

早乙大师说:“无所谓,我就是这样的人,让全天下人知道又如何?”

旁边的摄像师看到这一幕,马上来劝:

“刚刚这样对二位都不好,我回去会把这段视频剪切掉,你们也不要吵了。”

早乙女哲哉却说:“不行,你必须放出来,你敢切掉,我不会再和你们合作。”

NHK电视台一直在和早乙女哲哉合作,拍了一系列纪录片。

制片主任担心这老头一翻脸,之前的录制也不让播了,于是硬着头皮,把这段骂人的片段给播放了出来。

出人意料,这个纪录片受到观众的热捧,也为早乙女哲哉圈粉无数。

你看,早乙大师作为 一个匠人就有这点优势:

他是靠手艺吃饭,又不是靠形象吃饭,不怕在众人面前自黑。

看谁不顺眼,直接开怼,管你是个什么角儿。

有种你让所有粉丝都别去他家吃。

所以,对于匠人,有种快乐叫做“口无遮拦”。

3

“匠人”不仅仅指那些大师,但凡靠自己手艺吃饭的,我们都可称为“匠人”。

我小姨,股海楼市沉浮二十年,自有资金投资客。

由于擅长经营收益颇丰。

她说自己就是个“匠人”,因为投资也是门手艺啊,也需要专研和专业。

靠这们“手艺”,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也丰衣足食,怎么就不是“匠人”呢?

定义还真让我无法反驳......

她还说,自己当匠人实属无奈之举。

因为情商太低,以前在单位总和领导同事吵架,当了“匠人”,这种烦恼从此一笔抹去。

她情商有多低?我听到这样一件真事。

一个很少联系的大学同学,是内地某上市公司董事长,来深圳出差,号召散落在深的同学聚会。

小姨被一同学强拉了去。

和那么大个领导吃饭,同学们当然毕恭毕敬,肉麻话从桌上都流到了地上。

唯独小姨,如入无人之境,一幅苦大仇深的表情看着手机

在董事长的要求下,大家一律上了白酒,5000年的中华文明正要源远流长。

董事长蓦然发现,小姨竟然特立独行,准备以茶代酒,混满全场。

领导就是领导,还是蛮有风度的,亲自端过去一杯酒,说:

“毛同学,难得一聚,就这一杯,你总得给我点面子吧?”

在小姨再次拒绝后,董事长终于按捺不住,有点恼怒:

“你也太不给面子了吧?我敬酒,连XX都得喝两杯,你有这么大的架子?”

小姨一看闹掰了,正合心意,说到:“你们吃好,我家里有事儿,先撤了。”

留下一桌目瞪口呆的老同学。

听完她所讲,我马上说:“你这也闹的太僵了,人家怎么说都是个大领导,你不怕别人记恨你吗?”

她却说:“记恨我又咋了?我又不求他什么......”

你看,像我小姨这样的人,老同学们多半会给她“巨婴”的称号吧,可是又有什么所谓呢?

她根本不在乎这些,而且她讲那个事时,容光焕发,脸上分明洋溢着一句潜台词:

“好嗨哟,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这世界还真有一类人,他们压根不需要情商,也根本不想迁就谁。

管你庙堂之高,还是家财万贯,他们只会反问四个字:“关我鸟事?”

当然,这份洒脱并不是白来的。

这一切的前提是,拥有一门让自己过得不错的手艺,这样你才有资本脱离这俗不可耐的体系,去和任何不喜欢的人叫板。

所以,对于匠人,有种快乐叫做“不识抬举”。

4

我靠写作和培训谋生,两项都是技术活,所以也应该算个匠人吧。

最近,我也体会到了做“匠人”的快乐。

我曾经培训过一家企业认识了那企业的一位领导。

他看了我那篇关于狼性的文章,于是私信给我,说:

“那篇文章,文笔很好,但是观点不正,差评,希望你能删除。”

良叔一惊,问他:“怎么就不正了,就算不正,我为什么一定要删呢?”

他的理由是,我在他企业做过培训,很多员工都关注了我的公众号。

这篇文章DISS了狼性,和他们公司的主旋律不符,会动摇军心。

所以,强烈建议我删除,否则,将会取关我。

我回答:“如果你认为我说的不对,可以写篇文章反驳,我无偿发表到我的公众号上,到底谁说的有道理,让大家比较呗,但是我肯定不会删文。”

这位领导,却一直没有回复。

后来我想想,明白了他“取关”的含义,不仅指他不再关注我的公众号,也暗示以后不再找我合作。

不过,说实话,我还真不在乎。

2019年的培训订单,我已经接不过来,还要经营公众号,所以,我正准备推掉一部分。

那领导可能不知道,选择权是在我手上,而不是在他手上。

你可能觉得良叔很拽,好吧,我承认自己很拽,谁让我是个“匠人”呢?

自从做了匠人,就像吃了钙中钙,腰板都硬朗了好多。

不用为个别人的评价而患得患失,不用为了换取一点口粮,而违心巴结谁。

你看,手艺让我有拽的资本,让我可以捍卫我的观点,不怕和你来个针尖对麦芒。

所以,对于匠人,有种快乐叫做“死不服软”。

5

良叔从体系中出来快两年,经常会有人问及我的感受。

最大的一个感受,就是我今天所说的主题。

作为一个匠人,只需要关照好自个儿的手艺,做好自己的本份,不用顾忌除此之外的弯弯绕绕。

我在500强沉浸了16年,改头换面之后,更能体会“匠人”和“职人”在这方面的巨大差别。

哈佛大学教授罗伯特·凯根,曾做过一项研究。

他发现,多数企业员工,表面干着一份工作,其实是做了两份工作。

什么意思呢?凯根教授说:

  • 第一份工作,是员工的本职工作;
  • 第二份工作,是衍生出来的,比如讨好领导,与同事相处,隐藏不足,展示光鲜;
  • 第二份工作,虽然是衍生出来的,但却非常浪费时间和精力,也是职场人士不快乐的重要原因。

凯根教授的说法,我深有感触。

无论国外还是国内,无论国企还是民企,你应该都会承认有第二份工作的存在吧?

尤其是在大企业,一旦到达一定级别,想再往上爬,往往和第一份工作没有太大关系。

第二份工作能不能做好,成了关键。

你的高度,全在于那少数几个人的弹指一挥间。

最终难免沦为,“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的经典戏码。

而作为匠人,则能摆脱少数人左右自己的命运,让广罗大众来进行裁决,这是一种难得的公平。

就像我,如果文章写得臭,课讲得烂,被大众所厌弃,那是我实力不行,挨饿我也认。

我去讨好个别人,从根本上,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反之,如果市场接受度不错,不仅生计有保障,还能活得更自我,不用浪费精力在那些讨厌的人身上,这不就是质精神双丰收吗?

所以,作为一个匠人,最大的幸福,不在于塑造的佳作,不在于创造的财富,也不在于人们的敬仰。

只在于可以按照自己希望的方式来活。

你不用去修炼什么情商,不用去上什么职场沟通课,不用处心积虑如何和领导相处,只需活出本然即可。

当然,最过瘾的地方莫过于,你还可以含着笑,和那些厌恶的人过招,事后风轻云淡的告诉他们:

“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好嗨哟......”

【本文已获授权,如需转载,请找原作者授权,谢谢合作!】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9+1
取消收藏
情商  领导  自我  财富  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