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靠谱的老板,不会要求员工忠诚?

  • 作者丨焱公子
  • 来源丨焱公子(公众ID:Yangongzi2015)

大东被裁了,在他进入这家公司10年零3个月时。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

头天晚上,公司才群发邮件,称组织架构需调整。次日一早,他就接到了解聘通知

连同他这个经理在内,整个部门13人,无一幸免。

大东说,年前开始,他已隐约察觉风向变化。

公司业务萎缩,为进一步严控成本,几乎取消所有人的差旅,中高层会议也很少再邀他参与。

可笑的是,不久前的年会上,董事长刚亲手将“十年杰出贡献奖”的奖牌递到他手上。还拍着他肩膀,热切地说:“大东是我们最忠诚可信的员工,是公司的中流砥柱。”

然而,10年辛劳,结果是说裁便裁。

大东苦笑,总算看明白了。员工与公司,是契约价值交换,哪有什么对忠诚的褒奖。

人在职场,该不该忠诚?该忠诚于谁?这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职场忠诚,是无法落地的概念

多数公司会把“员工忠诚”摆到重要位置。原因显而易见:心要在我这儿,否则把你培养好,你就跑,公司不是赔了么?

也因此,很多公司在招聘时,往往会比较看重候选人的跳槽频度。

若一年内跳槽多次,要么是你心性浮躁,要么是你缺乏忠诚。后者显然更致命,它极有可能成为面试官一票否决的原因。

只是,你若问面试官,你怎么考量我的忠诚度?大概是得不到答案了。因为面试官自己也很模糊。

这就产生了两个问题。

① 忠诚,是否可以精准量化?

  • 别的公司花高于现在30%的薪水挖我,我该不该立刻走?走了,是不是就叫不忠诚?
  • 如果价码变成高50%,甚至翻倍,是不是又可另当别论?
  • 公司陷入财务危机,我不要钱陪着公司扛了2个月,另一个同事扛了半年,我是不是就不忠诚?

很显然,以上,我们都无法量化。

工作中,若一个任务、目标,语意模糊,无法量化,不可预测,那它就很难被管控与实现。

我们称之为“无法落地”。

② 忠诚的范畴与优先级是什么?

忠诚,是对公司、对老板,还是对直属上级?彼此间的优先级是怎样?

朋友孟哥就遇到过这样的问题。

他在前东家做了五年,伴随公司从初创到壮大。后来,他的上级、联合创始人老张跟老板意见不合,要拆伙

临走前,老张对孟哥伸出橄榄枝:跟我走吧,在这没前途。

孟哥一度很为难。

从行事作风看,老板很厚道。老张这次要走,老板没有任何克扣,还额外给了一千万。但老张没念旧情,直接带走好几个核心成员和大客户资源

情感上,老张是孟哥直属上司,彼此熟悉,关系更近。

企业文化上,公司秉持人性化管理,内部氛围孟哥一直非常喜欢。

孟哥很困惑,他不知道该对谁忠诚?

最后,在老张的高压下,为了两头不得罪,孟哥选择离职。他既没跟老张,也没留在原公司。

所谓职场忠诚,是一个无法考核的伪KPI,不太可能设计出可行的、有正向激励效果的管理方案。

与其谈职场忠诚,不如谈职业道德

一个高能力低忠诚的员工,和一个低能力高忠诚的员工,若要二选一,多数企业只会选择前者。

一位资深HR专家曾告诉我,他对新员工,更多关注的是能力,而非忠诚。

原因很简单:能力,是创造价值的核心因素,它相对静态又具体。而忠诚,无法量化,处于动态。

  • 一个人为什么会对公司忠诚?
  • 或许是,希望获得对等的安全感;
  • 或许是,因为上级对他的好超出预期;
  • 或许是,期望晋升到一个好的位置或拿到高额年终奖
  • 也或许是,环境舒服,安于现状不想走。

王石曾说:人才,是条理性的河流。

如果上述期待被打破,员工的忠诚,也就烟消云散。

所以对公司而言,往往都更愿意将注意力花在有能力的员工身上——提供超预期的薪资及岗位,建立好的激励制度

公司这样做了,自然是能换来持续忠诚。但这份“忠诚”,其实有个更准确的描述,职业道德。

什么是职业道德?八个字: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我领了这份钱,工作时间内高效完成任务,不做危害公司形象的事,力所能及帮上级解决问题。

即便离开,也站好最后一班岗,做到好聚好散。

做到这些,便是职业道德,便可无愧于心。

你给得起,我对得住。这样的忠诚,简单直接,也高效落地。

单向要求忠诚,是在耍流氓

既然归入了职业道德范畴,那谈职业忠诚,为什么还那么含糊不明?

因为现在有一种奇怪的认知:忠诚,似乎默认为员工对公司的忠诚,鲜少有人提及公司对员工的忠诚。

若处在父辈时代,这个逻辑没有问题。

工作分配,端着铁饭碗单位分房,不担心失业,老了有保障……

父辈中的很多人,一世以单位为家,为荣。而归属感和自豪感,会带来忠诚度

但时代变了,企业也在悄悄改变。提供稳定,已不能成为忠诚的专一内涵。

领导力专家Simon Sinek在TED演讲中,分享过美国大兵斯文森的故事。

斯文森带领小分队执行军事任务,在阿富汗遇袭。

作为队长,他一次次冒着生命危险冲入枪林弹雨,背出受伤的士兵,将他们送上救护直升机。

事后,他被问到“为什么会屡屡舍身救人?”

斯文森回答:“如果换成我受伤,他们也会舍身救我的。”

忠诚,是相对的,更是相互的。

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君以路人待我,我当以路人报之;君以草芥待我,我当以仇寇报之。

世人皆知岳家军威猛忠勇,人人甘愿随岳飞出生入死,何以做到?

士兵生病,岳飞亲自调药;
有人战死,他收养其家眷;
朝廷封赏,他一概散给属下。
岳飞以国士待属下,将士皆服,自然舍命回报。

现代职场里,公司和个人,是对等的两个独立主体。

若公司总以因生存发展,随时牺牲员工,那员工自然也能为了自身原因,放弃公司。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双向的事,还需双方都包容,都考虑。

真正聪明的老板,谈心更谈金。

一味单向要求忠诚,是一种耍流氓,求不来办不到。

对忠诚,从不去做要求,却收获一票自愿跟随、福祸共担的员工,这样的靠谱老板,才是真厉害。

成熟的职场人,忠于自己的选择

回到文初问题,该不该忠诚,已经解决。那么,该向谁忠诚?

如果我是孟哥,我不会选择自己走。

跟老张走,或者留下跟老板,其实都无可厚非,选择逻辑是:忠于你自己的内心。

你对自己的职业规划、乃至人生规划是怎样的,就该始终坚持这样一个选择。

除了自己,没有人可以为我们的将来负责。

无论对公司或合作者,原则都该是:目标一致,携手同行,砥砺相助。若不一致,互道珍重,各奔前程。

忠诚于自己,才有独立人格

而独立的人格,将引导我们,最终实现自己的梦想。

  • 作者:焱公子,发型光芒万丈的跨界理工男。多年500强,专注解职场。写有灵魂的故事,过有温度的人生。微信公众号:焱公子(ID:Yangongzi2015)。
  • 图片:全景视觉

【本文已获授权,如需转载,请找原作者授权,谢谢合作!】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