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达利欧:富人变得越来越富?根本原因找到了!

2019年3月22日,在中信出版集团主办的信睿论坛·春季“2019经济展望与投资趋势”与《债务危机》新书发布会上,桥水基金创始人,《原则》一书作者瑞·达利欧进行了以“世界经济趋势和投资原则”为主题的精彩分享。

以下是演讲内容。

多年前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在做决策的时候要把决策内容全部写下来,进行反思。

所以我每次在进行交易的时候,都会写下来,“为什么我要做这样一笔交易,然后再回过头来要看为什么我当时做了这样一笔交易”。

我每次都把做这笔交易的条件、标准或者是原则写下来的话,在下一次碰到类似的情况的时候,我就会有所发现。相似的事情不断地重复发生,所以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应对原则。

在处理现实的时候要有一个原则——要了解现实情况。

我的经验告诉我,每一次有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时,说明有一些事情是我之前没有经历过,但是实际上发生过很多次的。

所以我们需要知道经济机器是如何运行的、市场机器是如何运行的,因为它们之间存在因果的联系,是不断重复发生的。

我对于生活有很多原则,在桥水也有一些原则,我想把这些原则传达给其他人,所以在全球金融危机十周年的时候,有人邀请我把我这些研究结果,包括经济机器是如何运行的,把它们集结成书,因为他们认为很可能下一次经济危机爆发的时候,我们就忘记该怎么应对了。

所以我们要了解经济机器是如何运行的,这也是我们和非常知名的、有学识的学者讨论我们的经济机器是如何运行的,就像如果有种病在你身上反复发作,你知道它其中的规律,那你就知道该如何去治疗它、应对它。

一、经济机器是如何运行的

债务危机》是基于过去100年间所有的大的债务危机的分析,大概48个。它们不完全一样,但大致的周期是差不多的。我简单地给大家讲一下我的模型,以此告诉大家经济机器是如何运行的。首先这个机器是如何运行的呢?

有四大力量、三个重要的均衡和两个杠杆。如果你知道它们相互之间是如何运作的话,那你基本上能够对经济形势做出预测

1.四大力量

生产率。就是你不断地学习提高效率,然后你的生产力就会提高,这样的话就会提高你的生活水平,它是一个向上的不断演进的过程。

围绕它有两个周期,一个是短期债务周期,一个是长期债务周期。

②短期债务周期。短期债务周期是一个所谓的商业周期,比如说经济当中有很多方面出现疲软,假设失业率非常高,央行就想要创造信贷,有了信贷就有了购买力,你就可以购买更多东西,但是信贷是贷款,也就是债务。所以它本身是周期性的。

如果信贷不断增长,负责制定货政策的央行会采取行动,然后信贷就会往下,它有周期性,此起彼伏。这样的周期很多,一般这个短的是5到10年,大部分的人们对这一种周期比较熟悉和习惯。

③长期债务周期。这些短的周期累积起来就会成为长期债务周期。因为所有人都希望整个市场都是扩张,希望经济能够不断增长,所以就会提供越来越多的信贷或者信用,这样的话越来越具有刺激性。

那怎么才能刺激经济呢?

一个是降息,有两个杠杆:一个是货币政策,一个是财政政策。如果利率已经降到零的时候怎么办呢?那已经没有办法降了,央行就开始印钞,就是所谓的量化宽松,要购买资产,这就是长期债务周期。

如何判断呢?要看利率水平是不是接近零,然后剩下的所谓的量宽,还够买多少债务资本

政治。同时还要和政治家互动,这时候政客会发挥重要作用,因为各个阶层之间会产生冲突,经济会影响政治,政治会影响经济,是相互的。以上是四大力量。

2.三个均衡

还有三个均衡是非常关键的,我经常会看现状和均衡状态有什么样的差异。

债务的增长和收入的增长是保持一致的。有收入才能还债,我要计算一下收入增长后是不是足够用来还债,如果收入有富余的话就没有问题,如果债务较高的话可能会有泡沫。

②经济的均衡。经济不能够太热,也不能够太冷,经济必须要符合设计的产能,过热要收紧,过冷的话要刺激,所以我会关注经济均衡的状态。

另外还有资本市场的均衡,换句话说就是贷款银行的贷款、包括资本市场的借贷,通过资本市场的借贷是一种流通,就像血液的流通一样,这种流通非常关键。

股票预期的回报、债权的预期回报和现金的预期回报。股票预期的回报是我经常会看的一个数字,看它是不是超过债权的预期回报和现金的预期回报,它是不是有相应的风险溢价差,这是非常复杂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现金的回报比债券低,是资本基本定价的规律。

3.两个杠杆

中央银行有两个杠杆,一个是货币政策,一个是财政政策

当中央银行想要放缓经济的时候,因为整个周期是处在高位,产能高利用,这个时候央行会收紧货币政策,短期利率相对于长期的利率在上升,就会对资本市场产生变化,所以我经常会关注资市场的均衡。

二、债务周期的循环

现在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债务周期的循环,在债务周期当中有七个部分:

第一个阶段是周期的早期阶段。就是贷款是很健康的,而且大家都能还款,这就是早期阶段。

第二阶段是泡沫阶段。这时候贷款非常繁荣银行就放松了自己的放标准,就像大家开晚宴一样,花很多的钱,债花钱,觉得自己很富,那个时候就是繁荣的阶段。

大家都很乐观地花钱、借钱花,以后又还不上,这就产生了问题。我们要理解如何识别一个泡沫期,有可能你会被泡沫冲走,或者你在泡沫阶段你要售出,而不是在泡沫阶段购买,很多投资者被泡沫影响,一遇到泡沫就兴奋,他们认为这是很好的时机,借钱买,而且这是一个不断自我循环的过程。

如果资产价格上升的话你就更富了,银行借你更多的钱,你就更兴奋,就会买更多,所以泡沫是不可持续的,要计算一下现金流,这是非常关键的。

第三个阶段是顶部。因为债务太多,必须要还债,是我们要关注的,我们要看一下债务的金额占收入比例,通常央行会收紧利率,会放缓经济

第四个阶段是萧条。在萧条阶段,美联储或者任何国家的央行会采取措施,就是不能够放松货币政策了,这就发生了变化,就像2008年所出现的问题。除美国外,我们还看到其他国家出现了同样的问题。有时候在第四个阶段,汇率贬值

第五个阶段,和谐的去杠杆

第六个阶段,无效的“推绳子”。

(注:推绳子PushOnAString是著名经济学家凯恩斯提出的。如果一个国家的货币政策失去了让消费者花钱或者投资的作用——这样的货币政策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就像推一根绳子一样没用。)

第七阶段,实现正常化。

三、泡沫阶段的特征

1.价格上升

首先按照传统的标准,价格会上升,还有现金流的流动等都非常快。

2.市场乐观、杠杆率增加

同时价格也体现了以后的货币贬值,你要计算一下是否需要加大现金流,以及现金流是不是能预测未来的汇率贬值,如果达到了产能的顶峰时,人们通常都非常乐观,会大肆购买,杠杆率会增加,大家的债务会很大。

3.购买长远资产

大家也会进行远期的购买,比如说在房地产市场,大家会买更多房子,这样每个人就增加了一些房产,但是他们并非用于自住,预期是将来会卖掉,这就是泡沫的信号了。

4.新买家进入市场

新买家以前不在这个市场当中,他们觉得价格高了,所以想进来,同时货币政策放松也会进一步地使泡沫变大。

在泡沫期就可以看到股价在上升,这是整体的债务情况,我们可以看到股价的上升,然后到泡沫见顶的时候就看到收紧。

于是就到了萧条时期。当资产价格上升到顶端,那时候资产的价格就会下降,银行就不愿意钱,那在短的时间当中就会去杠杆

四、债务的周期有四个解决方式

第一,财政紧缩。不要花那么多钱,你要用钱来还款。

第二,债务违约债务重组。我们减少开支的时候,别人的收入也会减少,因为你的花费就是别人的收入,所以如果你紧缩的话那其他人的收缩会下降,所以这个周期会进一步加强,然后你会违约,或者说债务重组。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

你的债务就是另外一个人的资产。如果你违约,或是进行债务重组的话,那别人就失去了自己的资产,也就是说他的资产下降了,他开支的能力下降了,所以这是自我加强的循环。

第三,中央银行印钞,或者是停止流血,并且刺激经济

第四,财富再分配。把财富从原先的债权人那里分到债务人那里。

五、世界经济趋势

所以我们有两种力量,一种是通胀的力量,一种是紧缩的力量,如何平衡这两种力量非常关键。最重要的考虑是什么?

债务是以本币计价还是以外币计价,如果以外币计价的话会非常困难,央行控制力就非常有限。如果以本币计价,该国央行就可以很快地管理危机

1.生产效率的重要性

我给大家介绍几个图表,这个线是美国从1990年开始的人均GDP,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上段线条力量是非常大的,它会有波动,但是这些波动、这个周期是非常长期的。

这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这告诉我们生产效率的重要性,生产效率在每一个领域都在发生变化。在周期的末期,生产效率在下降。

这是美国过去10年的生产效率。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生产效率的变化,欧洲的生产效率在下降,下降了60%,从0.6到1.8。日本的生产效率在下降,它的债务危机在发展,社会进入老龄化。

不同国家生产效率的变化是最重要的一个因素。从长期来看,生产效率最重要。

2.债务的周期叠加

这个图是从1990年到现在的数据,这个圆圈是美国,当讲到债务和GDP之间的比例,我们可以看到在第一幅图中,债务占GDP的比例是非常高的。

从下面这幅图看,这个蓝线就是短期利率,几乎到0了,到0的时候就发生了变化,央行就会印钞,这是红线,然后购买金融资产,这是央行扩表。

然后我们可以看到在2008年美联储是这样做的,债务占GDP的比例非常高,利率几乎是0,然后央行开始印钞,购买金融资产,开始扩表,央行购买了15万亿的金融资产。

因此资产价格就上升了,因为买家多了,经济在增长,这是债务周期的一部分。

3.财富缺口的增加和财富差距的增加

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到现在,人们收入的差距是最大的。现在我们可以看到1%的人口,他们的财富是下层的90%人口财富的总和,因为金融资产价格的上升使得富人变得更富,只有富人才有金融资产。

4.民粹主义抬头

技术也使得财富差距变大,因为技术使得低技能工人失业,所以我们的财富差距越来越大。这个财富差距在拓宽,我们看到民粹主义抬头,这是政治在发挥作用了,民粹主义开始在西方非常盛行。

左翼和右翼都会有民粹主义,左翼的民粹主义,他们没有太多钱;右翼民粹主义资本家也会有一定的良知,这里我们衡量的是民粹主义的抬头。也就是面临社会问题了。

我们看看这样典型的周期和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周期是类似的,那时候出现了两极化,在美国和欧洲我们可以看到政治的两极化产生了,在大选当中反映出来,这会影响到后续经济政策

与此同时,我们没有太多的能量,央行也没有太多的能量来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