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想成下一个抖音、快手,如今面临各种窘境,短视频行业美梦破灭

2015年是短视频元年,小咖秀、小影、足记等短视频产品都曾在朋友圈被疯狂刷屏,一年前推出的美拍、秒拍2015年用户量也出现暴增,快手2015年亦开始崭露头角,2016年9月抖音上线,再次将短视频推向新的高峰,快手、抖音的估值很快就突破100亿美元

抖音、快手带来的不仅是短视频模式的火爆,更是因为抖音、快手的出现,抢占了用户使用时长,任何抢占用户时长的产品,都是互联网巨头的敌人。于是,BAT互联网公司开始反击,迅速推出各种短视频产品,不到两年时间,腾讯一共推出了13款短视频产品。

除互联网巨头外,创业公司们也看到了短视频的机会,各类短视频产品层出不穷。从2017年8月至今,短视频App数量翻了一倍多,由350款增加到760款。CNNIC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达6.48亿,网民使用率78.2%,用户规模和网民使用率均超过长视频,互联网娱乐应用中排名第一,短视频达到了行业的巅峰。

时间是把“杀猪刀”。

距离第一波短视频爆发已过去近4年,抖音也有2.5岁。如今,抖音、快手构筑的短视频“美梦”究竟如何了呢?各种“南抖音,北快手”的学徒们活的还好吗?

关停、冷却、转型

4月15日,即影App在后台向用户推送通知,“很抱歉告知,因未达到既定产品目标,即影已进入sunset阶段,客户端停止更新,我们暂定最早于6月30日终止所有服务。”

即影是知乎旗下的短视频产品,2018年12月内测,2019年1月开始公测,距今仅3个月时间,知乎并未对这款产品进行大规模推广宣传。七麦数据显示,即影App从2018年12月至今在IOS系统的下载量预估总计为28670次,华为应用市场、应用宝、豌豆荚、360手机助手等安卓应用商店内,即影的下载量均未超过1万次。从数据来看,即影的起步阶段并不好,不过,能够迅速做出反应将产品关停,却也显示出知乎的果断。

据郭静的互联网圈了解,即影并不是业界第一个被关停的短视频产品。

深圳多拍科技有限公司在2013年推出的短视频产品多拍,悄然关闭,关闭时间未知,最后一次版本更新是在2017年2月。

2017年,国美推出了一款聚合类短视频产品美秒,不到一年时间该产品便被关闭。

2018年5月,短视频新贵奶糖App便被关停,上线时间不足一年。

2018年,搜狐推出的短视频产品有戏短视频悄然关闭,上线时间不足一年。

2019年年初,腾讯悄悄推出的下饭视频App下线,应用宝、App Store内均没有该产品的踪迹。

快手的模仿者“快闪短视频”、抖音的模仿者“抖秀”、小咖秀的模仿者“小咖笑”也早已关闭,其余蹭抖音、快手名称的短视频皆未突破抖音、快手的天花板,并且,不少都处于“等死”状态,App长期未更新,App上的短视频内容停留在2018年。

与直接关停相比,大多数跟风短视频“风口”的产品处于“冷却状态”,产品长期未更新,未大规模推广,但是也没有关停,直接冷却处理。比如,网易旗下的网易菠萝视频,这款产品上线于2016年5月份,目前IOS版已经下架,其Android版最后一次更新日期是2018年3月,网易菠萝的新浪微博最后一次更新是2018年3月23日。

阿里旗下的短视频产品鹿刻上线于2018年9月10日,App Store显示,这款“致力于用户以后的真实分享”产品上一次产品更新还是在6个月前。

在短视频身上看不到希望后,也有公司开始寻找新的出路进行转型。比如,小米旗下的想看视频,这款在2017年3月1日上线的短视频产品,目前已转型为一款个性化阅读的新闻阅读产品,跟趣头条的模式非常像。

2017年3月31日,阿里宣布旗下的土豆视频全面转型为短视频平台,主打PUGC,然而,土豆视频最近几个版本竟然又重新将长视频捞回来了,其首页的“精选”频道均是长视频内容,底部的子频道页,长视频“追剧”频道位置排在短视频频道“好玩”的前面,其App Store页面的介绍则是“土豆视频-短视频﹠影视剧刷不停”。

众人当初一窝蜂似的涌向短视频领域,大概并未想到如今的局面,关停、冷却、转型,这几种现象在互联网行业非常常见,可谁都不想落到自己身上,毕竟,最初可是奔着下一个“南抖音,北快手”去的。

上升通道关闭

曾经几十家视频网站厮杀到最后,如今仅剩优爱腾三家仍在一线阵营坚挺,团购行业洗牌至最后,只剩下美团点评一家。短视频行业的洗牌目前还未出现,不过,另一个现象也很致命——行业上升通道关闭。

艾瑞移动App指数显示,最近半年内,短视频行业月度独立设备前五名一直未发生变化,分别是抖音、快手、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百度好看视频,2019年3月份,这五大短视频产品的月度独立设备数均超过1亿台,波波视频、腾讯微视、迅雷、老铁视频、全民小视频均在千万级别徘徊,始终未冲到1亿台之上。

该榜单的前20名中,涉及到波动的短视频产品不足40款,也就是说,剩下的700余款短视频产品,很有可能都是在打酱油,即使没有打酱油,想要奋力上游,追到金字塔顶层的位置,也几无可能。为什么非得追到金字塔的顶层呢?

第一,顶层掌握话语权和游戏规则。比如,对某个MCN机构的控制力,如果是中尾部短视频产品,MCN机构可能随时就走了,但顶层的短视频产品却不同,MCN机构根本不敢随意说放弃。顶层的短视频产品能够吸引更多优质内容生产者加入,优质内容的加入会随之吸引更多用户

再比如盈利模式,目前短视频产品的盈利模式又两种,一是直播,一是广告,这两者都是建立在规模效应之上的,用户量越多,相关收入才会越多,反之亦然。

第二,顶层才能吸引资本市场青睐。现在闷声发大财的产品越来越少见,资本加持才是常态,于资本市场而言,显然会更加关注顶层的短视频产品,而不是中尾部的短视频产品,风险太大。

如今,短视频平台不得不面临上升通道关闭的窘境,这里涉及到一个重要的节点,从今年6月份开始,全国主要短视频平台将会逐渐上线青少年防沉迷系统,该系统一旦推出后,短视频的用户使用总时长将会大大减少,这会对所有短视频产品造成影响。

短视频从350款增加到760款,更多的还是因为觊觎者众,都在眼红抖音、快手,跟抖音、快手名字相似的产品就非常多,而产品方面,类抖音、快手的就更多。创业者们想的很好,可惜最终都未逃脱抖音、快手的范围,根本原因还是用户并不需要“孪生版”的抖音、快手。

短视频发展到现在,“美梦”应该破灭了,仅靠学习和复制,是无法打败抖音、快手的,而在创新想象力上,短视频已然做到了极致,接下来只会是微创新,可微创新根本不足以影响大局。

潮水褪去,才知道谁在裸泳。短视频悄然关停的现象,估计会越来越多。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6+1
郭静的互联网圈

作者:郭静,自由撰稿人,知名互联网评论员,艾瑞网核心专家、人民网通信频道专栏作者。 @郭静的互联网圈,郭静的互联网圈(ID:guojingdequanzi )分享互联网知识,热门互联网评论,关注互联网,关注TMT。偶有生活杂文,用最美的文字与读者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