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我们共同的选择

马爸爸的996言论,又让朋友圈开始充满了对加班、过劳的探讨:企业员工越来越不“友好”,要求越来越苛刻----一8116+8、007、……的各种说法尾随而至。而马爸爸也不得不出来澄清:有意义的工作会使生活更加快乐!有趣的工作就是生活,员工可以在工作中找到意义和价值,是自愿加班!

996倒底是企业“冷血“的管理?还是个人的自觉选择呢?

今天我们就来谈谈996、过劳的缘起这个话题。

996,朝九晚九,每天工作12个小时,一周工作六天。一共72小时。依据国家劳动法中第三十六条规定:我国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不超过四十四小时的工时制度。显然996的已经远远违反了劳动法的规定。但在生活中,也并没有几个人以此去讼诉企业,更多地是默默地选择加班,甚至还乐此不疲地在朋友圈“骄傲”(自豪)地宣告:加班时间和自己的励志:一面是对996企业制度的“控诉”—血泪工厂,一面是选择默默承接受996的过劳—继续加班,一面是宣告自己996行为的励志……996是如此的纠结!那这样多面而矛盾的996是怎么形成的呢?

从整个人类历史来看,实际上总体工作时间是在增长的----劳动时间延长,是整个人类社会的大趋势:在狩猎时代,人们一般是工作狩猎两三天后,休息两三天,再工作---基本是工作休息对半。进入农耕时代后,人们的劳动量增加了不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反映了农忙时几乎每天的工作都要从早到晚,当然一年之中也还有几个月的农闲时分。而到了工业时代,人们开始每周至要工作40小时:人类社会越发展,工作时间越长。那什么在推动人类社会的发展---我们都知道是技术。我们在固有观念中认为能帮我们减轻劳动时间长度和强度的技术,却实实在在地延长了我们的劳动时间,直接导致过劳:技术的进步,使我们对劳动的收入有越来越确定的预期:狩猎时代,猎是否能有所得,和我们守在那里的时间并不成正比关系,这个熊今天会不会来,和运气、天气都有关系;而到了农耕时代,农民严格遵守作息时间,是因为大家知道,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秋时时一定会获得大量的农作物。而到了工业时代,每一分投入,都会有更确定性的收入,且回报周期更短---按月结算奖金工资。当我们的工作结果回报周期越来越短,获得的结果越来越确定时,人们就更乐意付出更多。想像一下,你每工作一分钟,都能看得到你的账上马上就增加相应的收入。估计大家也会乐此而疲地996吧。

当然,技术也曾经带来过劳动时间的减少:20世3、40年代起,先进的生产技术普及,很多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都出现了劳动时间缩短的趋势。1930年,经济学家凯恩斯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预测21世纪 ,人们将进入闲暇时代,会因为太闲、无事可做而烦恼。1967年,在美国还有议员还设想过,到了90年代,人们只需要每天工作4小时,或者继续工作8小时,但是把退休时间提前到38岁。而21世纪的事实证明,他们的设想是落空了。20世纪80年代开始,这个趋势却发生了逆转:原本持续减少的劳动时间,突然出现了拐点,开始一路走高……

1980年之后,很多国家陆续出现了三大趋势:全球化信息化消费主义盛行。

全球化带来的结果 是全球贸易网络分工协作网络,不仅仅是买卖双方不受国界的限制,雇主和员工之间也同样不受国界的限制。任何雇主,都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在打破国界的选择员工。所以,在能力同等的情况下,组织肯定会优先考虑工资低的人---降低成本商业的基本原则。比如,戴尔全球化供应链,根本成本最优化的原则,选择将供应链中的每个点放到相应的地区,从全球化供应链的协作中降低成本;瑞典的宜家公司,它的工厂普遍都建在了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国家;还有德国的西门子公司,一共有40多万员工,其中只有17万是德国人。也就是说,我们在就业的过程中,竞争对手不仅仅是同城的、同国的人,世界各地的人都有可能在和你竞争着同一份工作(同一份工作的侯选人)。我们八千元钱不愿意做的工作,在另一个地区、另一个国家,说不定就有一个和你学历年龄相当的人,4千元钱就肯做了。结果就是,全球化的趋势企业不怕招不到美价廉的员工。所以,出于竞争压力,员工普遍会接受高强度的劳动

信息化。信息技术的发展,使电脑和网络成为了工作中的必备工具。过去,要分析一个市场现象,我们需要做大量的人工计算;现在只需要动动鼠标、敲几下健盘,就能得到我们所想要的结果就可以得到结果。在电脑面前工作时,时间就是弹指之间一天就过去了: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熟路效应----在旅游时,我们都会觉得去的时间太长,而回程较短。因为,当你对路边景物越来越熟悉时,就会不自觉的认为路变短了。而信息技术的资料里及,让熟路效应,作用在了越来越多的人的身上----计算能力的提高,往往让我们会获得快速的反馈,这种及时的反应,又让我们觉得驾轻就熟,对时间的感知程度下降,一不小心就容易工作过头。这也是现在一做电脑旁边几个小时就不知不觉地过去。最典型的就是打游戏。

此外,信息技术的发展也让我们的工作和生活没有有严格的界限。过去只能在单位完成的工作,现在,我们可以通过云办公软件,随时随地实现办公。微信钉钉技术手段的产生其实可以让我们随时待命于工作任务,对工作进程和结果进行汇报。

个人因素。可以从成功学消费主义几方面来诠释。全球化、信息技术的发展,让我们太容易看到这个世界在发生什么,与周围的人进行比较----结果更多的是激发人们的危机意识和成功欲望----你只有比别人更努力,才能被世界所承认;勤奋是唯一的路径。而工作学习时间的延长无疑是我们对努力和勤奋的最直接投入—这也是我们自己主动学习科尔选择每个城市凌晨几点样子的动力。

此外,消费主义的盛行也推动了我们的主动加班产品的丰富和服务选择的多样化,使我们的生活不再只是为了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在生活中,我们可以看到,虽然在提倡手机有个基本功能就行,但周围的人包括你自己都会越来越多去购买更好的、更为社会认为是高端品牌的手机:从iphone到华为,这不能简单地归结于通常所说的炫耀性或攀比性消费,而是人类的本能,即我们都想知道自己在生存的环境中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而最可靠的办法就是依靠的数据来判断----消费的价格,即消费能力往往会被作为衡量社会地位指标。一旦发现别人的消费能力比自己强时,就会开始担忧:自己的社会位置会不会被别人低估,由此就产生了攀比。于是想要获得更多、更好的物质与服务,就得付出更多的劳动,延长了你的工作时间

所以,从上面可以看到996并不只是企业家们单方“压榨”员工行为,而是人类社会发展推动之下,我们共同做出的选择:总体上看技术推动了劳动回馈确定性的增加,我们越来越愿意为迅速而确定的劳动收入付出更多的时间;全球化产生的分工协作网络让我们面对更多的就业竞争信息技术的发展让人们对时间的感知越来越模糊,熟路效应导致工作时间无意识延长;而成功学消费主义盛行使我们个体主动做出了996的选择。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1+1
费鸿萍

上海财经大学管理学博士,华东理工大学商学院副教授。澳大利亚西澳大学、丹麦阿尔堡大学、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高级访问学者。华理科技园创新创业导师;中国高校市场学会理事;中国上海自贸区咨询专家,中经商学院走进名企课堂学术分享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