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技术,会导致人类收入水平下降吗?

任何经历过找工作的人都会同意求职是一个耗时的过程。你搜索招聘广告、准备申请材料发送材料,接着就是等待了。你可能会等到一个面试机会,但之后还有更长的等待,可能会有更多的面试。与此同时,雇主们也经历了一个类似的搜寻过程来找到合适的候选人。在所有经济体中,失业职位空缺都同时存在。这一洞见对于我们今天来说可能是显而易见的——但这得益于皮萨里德斯的工作。

除了经济学家的身份,皮萨里德斯更是一名纯粹的学者。他没有犀利的语言,也不追逐最热门的话题,如果不是因为获得了2010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公众对这位希腊裔塞浦路斯人可能到现在都还十分陌生。他获得诺奖的理论核心是,解决就业与失业的摩擦,就需要加快劳动力流动性,在反复的尝试、搜索后最终找到适合你的那一个。“就好像你是一个男生,要找到一个女朋友,需要在反复的见面、交流后确定,不一定结婚那个就是你的初恋。”——皮萨里德斯认为这个比喻不错。

皮萨里德斯谈技术对就业的影响

四次工业革命这个话题目前谈论比较多,尤其在经济研究方面,从经济史中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工作本质上的变化,尤其是劳动力市场的变化,这些变化不仅发生在工业化国家,还发生在未完成工业化国家。其中,第一次工业革命最重要的技术是蒸汽机,促进了制造业生产,人们逐渐离开传统农业涌向城市,流失的工种主要是没有技术的农业工种和不需要技能的其他工种;第二次工业革命最重大的发明是电力,催生了机械大规模生产,电力行业代替了主要的非技能型日常服务工作第三次工业革命伴随着计算机互联网的普及,大量常规性工作被取代,改变了大部分办公室的工作性质,但保留了诸如收员、预订代理商、书商、职员等手工非技术型工作。

新技术肯定会取代部分就业,这个结论毋庸置疑。因为新技术会吸引新的资本,从而改变整个社会的运行方式。比如随着农业技术革命的展开,很多农业工种就逐渐消失了。但农业就业率的下降并不意味着农业部门不需要劳动力,而是说有更好的工作等着这些被取代的农民。而且随着技术的普及,农业部门的生产率不降反升。1990-2010年这20年间,中国农业劳动力占比从56%下降至26%,美国则从2.9%下降至1.6%。这就是技术魅力,一方面摧毁一部分传统工作,另一方面提高了生产效率

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重点是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如果说第三次工业革命改变了大部分办公室的工作性质,使文员必须使用计算机工作,那么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特点将是智能化机器取代常规工作。

大量研究表明,能被智能机器取代的常规工作主要集中在技能分布的中间段,底层工作由于不能被智能化机器取代而得以生存,中等层次的工作受到负面冲击并逐步被电脑所取代,而高级职位则雇佣和使用智能化机器来提高他们的生产率。比如在一个大学里,教授工作仍然保留着,他们可以使用电脑来工作,行政人员秘书的工作则一定程度上被电脑所取代,而技能最低的安保、接待、保洁、快递等工作则因为不需要使用电脑而保留下来。工作被电脑取代的进程仍在继续。以对美国的研究为例,有研究显示,在未来20年内,可能会有50%的工作流失。

这一变化对工资的影响就是加剧了不平等。底层劳动者由于无法充分利用技术,与技术没有互补性,他们的工资将停滞;中等技能劳动者面临的就是工作流失,他们受到的影响最大;高级技能劳动者的工资反而会上升。这也是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工资差距扩大的主要原因。

政府应该采取什么措施来应对上述问题?首先,要提供良好的教育,帮助人们学习如何使用智能产品;其次,政府应该出台相关保护政策进行调控,尤其通过支持中小企业以重新分配财富,并支持那些在贫富平均线之下的企业;再次,可以在服务领域创造更多好的就业岗位,当社会需求转向服务时,服务业劳动者也会受到尊敬、获得高薪。当然,由于人们对高税负的恐惧,政府在解决收入差距问题时面临很多难题。所以相较而言,第三种方法的效果会更好。

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是人工智能,除了对人类行为会产生较大影响外,我们几乎不知道它会对劳动力市场产生怎样的影响。但是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深入展开,需要了解清楚劳动力市场将会发生哪些改变,这样政府才能对教育体系等进行相应的改革。所以这次论坛着重强调了要对劳动力市场变化、个人和企业的生产模式变化等内容进行更多的研究。

技术总会对生产带来颠覆性影响,而且这种影响是不断深化的,最终有些行业可能就衰落了。所以一旦引入新技术,我们就要确保全社会能够比较均衡地分享到它所带来的收益,而不是只让一部分人受益。如果看历史,蒸汽机、电力、柴油发电机等都是颠覆性技术,它们并不是不好的事

人工智能作为一种新技术,当然会带来一定的影响,但我认为其颠覆性不会超过以往那些革命性技术。人们必须在遇到冲击时进行自我调整,虽然这次情况可能有所不同,但总体原则和过去是一致的。

未来智能化机器将替代一部分人的工作,最终使得每个人的工作时间缩短,闲暇时间增加, 但一生的工作年限会拉长。我们可能会持续工作到70岁,但每周工作时间从40小时降到20小时。

总的来说,随着生活水平和医疗技术的提高,我们这代人会更健康,职业生涯拉长是必然趋势。对于普通劳动者而言,应该随时学习新的技能,这样在破坏性技术创新出现时,可以转而从事新的工作。对于企业而言,应该认识到人是多任务完成型生物,能够灵活适应不同工种,对员工提供培训比直接解聘是更加负责的行为

人们每周工作时间下降后,人们的工资并不会因为技术进步而停止增长,因为生产效率提高了。但我们也应该看到,不是所有人的工资都会上升,因为市场在不同工作的收入分配上可能会失灵。最大的受益方将是与人工智能机器互补的劳动者,机器人的生产者和所有者也会分得一部分劳动者的收入,他们的工资会上升。但仍然在工厂工作的人,比如保安、清洁工、快递员、司机等,他们的工资并不会增长。因此,迫切需要出台政策对这些劳动者给予支持。

企业和劳动者主动拥抱技术当然是最简单的办法。比方说企业自身采取一些行动进行调整,不需要政府进行干预。就像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实际上很多创业企业都受益了。

政府也可以发挥一定作用,比如通过税收政策,既能利用好技术,也能避免贫困问题。但税收政策有时候很难实施,因为如果税收过高,最好的劳动力可能会离开。北欧国家税收制度是一个比较好的示范,即向高收入人群征税,然后用于提高全社会公共服务水平。

服务业也是减少不平等的重要领域。我们可以看到发达国家制造业比重基本上都在下降,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特朗普虽然声称要让制造业重回美国,但其实是不可能实现的。政府可以创造更多优质的服务工作岗位,改变人们对服务业的认知

最后我想强调一点,我们需要终生学习的理念,北欧国家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中国还需要进一步迎头赶上的,这样才不会出现全社会反对新技术的态度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