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港经济规划|空港经济重塑城市空间战略

  • 作者:东滩顾问 · 徐卫兵

机场发展之初是作为城市重要的基础设施,主要为城市提供服务功能。

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尤其枢纽经济的兴起,机场不再仅仅是城市的交通通道,越来越多的城市助机场改扩建、新建的契机,围绕枢纽机场规划建设空港枢纽经济区临空经济区,除了发展航空运输相关产业外,还布局发展社会公共服务和生活性服务业,使得机场片区的功能从传统的运输功能区拓展到产业功能区发展到城市功能区,整个城市的发展逐渐围绕机场进行规划布局,空港城市逐步兴起。

01、空港经济区的空间演变进程

纵观国内外典型临空经济区的发展脉络,临空经济具有显著空间特性,以机场为核心,沿着机场交通走廊,呈现显著的圈层式布局。随着机场的带动作用日益增强,大多数机场及其临空经济区的空间演变进程经历四个阶段。

图像标题

临空经济区的空间演变

(一)空港运营区(Airports)

此阶段机场是传统意义上的交通设施场所,仅单一地运送旅客和货物,机场规模不大,以机场为核心,范围通常在机场周边1km范围内。以航空运营为主,包括机场跑道、航站楼、航空货运以及配套的机场航空公司办公基地、机场中转过夜酒店餐饮等必须功能。此阶段中,城市化作用大于机场的影响力,在机场周边布局的企业更多的是没有临空指向的产业

(二)空港枢纽经济区Airport Industrial Areas)

此阶段通过机场航空运输能力的提高使得机场的集聚和辐射效应对周边区域的影响不断加强。这时具有时间价值取向、以柔性化方式生产的企业,由于其产品具有“高、精、尖、轻”和生命周期短的特点,单位产品承担运费能力高,在选择区位时会自发聚集在机场周边5-10km范围内。此阶段中,临空指向的产业布局显著提高,包括航空制造、临空高科技制造和商务办公等产业。同时,航空服务业也快速发展,如航空地勤服务业、航空货运服务业等。

(三)空港城(Airport City)

空港城由围绕枢纽机场并与机场紧密关联的各类临空产业功能聚集区以及居住、游憩配套功能区构成,它是城市分区域。在空港都市区中,产业从制造业现代服务业不断集聚,以金融会展研发物流信息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促进了临空制造业的发展,降低了生产成本、提高了效率,为企业提供了良好的服务环境,临空产业链呈集群发展趋势,促进临空经济区形成高级自我经济循环模式。其在空间上开始逐步扩散,临空经济区的范围也随之扩大到机场10-15 km范围的空港相邻区和主要交通走廊15分钟车程范围内,临空经济区域经济的贡献增大。

(四)航空大都市(Aerotropolis)

随着枢纽机场的驱动辐射能力和枢纽机场所在区域的腹地经济增强,临空经济区的辐射范围扩大至机场周边15-30 km区域,与机场所在城市高度融合。出现了围绕枢纽机场而构建的航空大都市这一崭新的城市空间形态模式。航空大都市是在空港城的基础上,将空港城所在区域内受临空经济辐射且相互联系的城镇群体纳入发展范围,由空港城和外围航空新市镇两部分组成。航空大都市在机场强大的辐射和带动作用下,形成了在临空经济的统筹下分工互补的城市功能区,基础设施共享,空间上呈现组团网络化。依托枢纽机场巨大的流量经济和便捷的全球可达性,区域贸易自由度逐步增加,航空大都市将在产业和空间层面上与区域进行不断的互动、融合,重构区域城镇体系结构,最终在枢纽机场强大的辐射带动作用下成为城市副中心和新的增长极,为区域经济的持续发展做出贡献。航空大都市比空港都市区的空间辐射能力更强,对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带动作用更大。

02、空港经济重塑城市空间战略

空港城市的崛起与发展,为城市增加一个新兴城市板块。依托机场形成的临空经济区作为空港新城,打破城市依赖中心城区拓展延伸和建设城市新区的传统发展路径,作为城市远郊地区的空港新城依托枢纽机场,不仅集聚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要素资源,而且集聚发展航空运输产业、临空高科技产业、临空现代服务业等产业功能,为城市增加新的增长空间,承担产业发展重任的同时,依托临空经济区内部自组织逻辑承载区域城市功能的重任,使得临空经济区成为城市新崛起的发展新区。

临空经济区成为产城融合、宜居宜业的都市生活、就业、休闲娱乐的新空间,集聚居住、休闲、商业教育、医疗等功能,加速本地城乡居民城镇化,推动产人口本地化,使得临空经济区成为吸引新人口的承载地。“航空枢纽港+临空产业+航空新城”为临空经济区发展贡献国际新门户、高端新产业和航空新都市。从国际来看,已有很多助空港经济重塑城市空间战略的案例,如美国达拉斯沃斯堡国际机场、韩国仁川自由城、荷兰史基浦航空城、法国图卢兹航空城等。国内也不乏空港经济区的先行者,如上海虹桥国际机场、北京顺义航空城、郑州航空港区等,以及正在构建国际航空都市的一些城市,如青岛借助建设胶东国际机场打造拥湾(胶州湾)发展的国际航空都会。

图像标题

达拉斯沃斯堡国际机场位于达拉斯与沃斯堡两个主要城市的中央位置,距离达拉斯24公里,距离沃斯堡29公里,是世界上最大的航空公司——美国航空公司最大的集散地和航空枢纽。2016年,达拉斯机场年旅客吞吐量6567万人次,居全球第11位,货邮吞吐量82.9万吨。机场开设了飞往全球200多个城市的直航,每天有近900个航班,是美国乃至世界重要的国际航空枢纽。以航空运输业为依托,达拉斯机场正实现由机场向“机场城市”的华丽转身。

图像标题

达拉斯机场是德克萨斯州地区经济增长背后的核心力量,也是将达拉斯/沃斯堡地区变成全美最繁荣重要经济体的催化剂。达拉斯机场作为通往区域、国家和国际的重要门户,最大限度地利用全球范围内的资源,使得机场周边发展为当地经济的核心以及全球经济产业链的重要节点,达拉斯空港经济区已变身为“德州硅谷”,成为带动达拉斯/沃斯堡地区发展的引擎。

图像标题

达拉斯机场的周边土地开发

达拉斯机场周边主要为欧文(Irving)、葡萄藤(Grapevine)、尤利斯(Euless)三个地区,埃克森美孚微软惠普三星NECBMW、Lasko、第一资本爱立信阿尔卡特戴尔、乐事、飞兆半导体、伊姆科再生金属等全球500强和众多知名企业在此落户,实现了总部办公、技术培训医疗旅游金融服务、咨询、科技研发和休闲业等产业的持续发展。达拉斯机场临空产业的布局根据与机场联系的紧密程度不同可分为四个圈层:

第一圈层以航空物流业务为主,这里被称为“多式联运的综合交通枢纽”,聚集着大量与航空运输关联度高的企业以及对时间价值要求高的公司总部。第二圈层以航空产业园为主,辅以酒店、总部办公和技术培训等设施场所,航空产业园如WalnutHill工业园和国际商务园区,主要包括先进制造、研发中心、生命科学等临空指向型产业。第三圈层及之外圈层集聚了商业园区和部分工业园,产业主要围绕机场为核心进行布局,不仅包括高端制造、电子商务和金融服务等知识密集型产业,还有多个高尔夫球场、购物中心、公园等旅游休闲、运动娱乐零售业的发展,吸引了大量旅客甚至达拉斯周边区域的居民前来购消费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