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华为学到最大的本事,就是“走后门 ”

  • 文/格总

1

离开华为这么久,我时常会想,在这里学到最大的本事究竟是什么呢?

是做事的实干?态度的严谨?

是对大局的把握,是对细节的完美追求?还是一招招前辈们总结的宝贵经验和套路?

想来想去,似乎都不是,这些都是有人教、有地方学的。

我想,只有那些没人教,得靠自己感悟尝试出来的,才是最有价值的吧。

比如,我亲身经历的“走后门”。

那一年,我即将结束一年多的培训实习,下派海外市场感觉人生意气风发。

直到英语托业考试

两次不及格,被摁在地上狠狠摩擦。

哪怕别的技能都考高分,只要英语不及格,我就拿不到去海外的资格,部门负责统一办理签证的同事,也看着我的成绩单束手无策。

海外项目吃紧,一线兄弟天天都在“呼唤炮火”,我下不去海外,都不敢跟主管解释是英语太差。

我天天那个着急,心想这第三次要再考不过,会不会被开除啊。

有一天吃过午饭,和同事出去遛一圈,路过华电大楼时我随口一问:这华电一楼还挺大,里面哪个部门办公啊?

同事也随口一答:听说是签证科。

有个词叫“电光火石”,我一拍脑袋:

奶奶的,与其一次次的考不过最后被开掉(后来才知道不至于),还不如,去走个后门吧!

2

三天后的下午,我拿着护照走进签证科大厅,几个小姑娘坐在里面,忙得脚不沾地。

我几句话说明来意。

一个小姑娘问我:咦,你们的护照不是该统一有人送来吗?

我拿出早有准备的台词:哦,那个人在休假,我这边时间来不及等他了,你就帮我处理下吧,不然这么长时间不出去,再过几天我肯定被一线投诉了。

笑着做个鬼脸。

哦……那……你把这个表填了,跟护照一起放这儿吧,差不多两周你再来问问,估计该办好了。

好的,谢谢你哈。

真的吗!这是真的吗!我一边装作若无其事往外走,一边兴奋得直搓手。

困扰我两个多月的英语托业考试,就被这么几分钟的功夫,给搞定了。

主管才不管你签证怎么来的呢,几周之后,我就坐上了离开中国的飞机。

这件事发生在我职业生涯的开始,像是一堂活生生的实践课,告诉我:

没有什么山穷水尽,也不要轻易就甘心,目标在那里,就得千方百计自己去争取。

自己去,“走后门”。

至于后来,刚出去的前三个月,我白天找本地员工英语聊天到口干舌燥,晚上学习英文资料到深夜,才把英语恶补回来,勉强可以应付工作

出去不到半年,基本可以无障碍交流。

毕竟,“后门”可以走,但“学费”不交不行。

3

华为这样的公司,真的是“英雄无问出处”,你在里面呆久了,会发现“走后门”比比皆是。

我听到过最离奇的,还是技术支持部门的一位大领导

他之前的专业,居然是跟通信八竿子打不着的:

兽医。

很多很多年前,默默无闻的华为还在野蛮生长,“农村包围城市”,一名年轻兽医从农村家里,走几十里山路来镇上找他亲戚,电信局的一名普通职工。

深夜了,他去电信局员工宿舍找不着人,就去了机房,正巧几个技服人员蹲墙角在处理故障。

亲戚也在忙活,没工夫管他。

他就好奇问了问,这么晚还上班啊,挣得不少吧?技服吐槽说能有几个钱,才多少多少云云。

言者无心,听者崩溃。这个数字比起乡下兽医的收入,可真是多了好多好多倍。

他直接傻掉,连找亲戚什么事也忘了。

等技服活儿干完,拉着人家问前问后,非搞清楚怎么才能挣这么多钱。

后来就是一个励志故事,兽医埋头苦学通信技术,加上亲戚的一点面子,进了华为公司,随着公司一路扩张,自己慢慢成长为一方大员。

我不知道这个真实故事,你是管它叫“传奇”呢,还是管它叫“运气”。

用个时髦词,我管它叫“逆天改命”。

我们回到那个遥远的深夜,在无数个“正常”的人生里,年轻兽医蹲在技服身边,看着人家眼花缭乱的电脑操作。

要么心里赞叹一声,不敢再打扰;要么觉得高大上,跟自己无关。

他的人生也会在时间的河道里,顺从地、缓缓地流向一个农村兽医该有的宿命。

然而,只有独独的这一人,偏偏管命运要了一道“后门”来走。

奋起身子纵身一跳。

命运从此改道,汇入激流澎湃的大江大河。

4

上面两个故事讲完,你怎么想?

依然是“我的生活日复一日,没盼头没希望”?

还是,“这不过是幸存者偏差罢了,与我无关”?

不,不是这样。

桥水基金的创始人瑞.达利奥,在他风靡全球投资圈的《原则》一书中,极力推荐一个观点:

“极度的头脑开放”。

他说,你得战胜两个东西,自我意识思维盲点,才能成为一个拥有“极度的头脑开放”的人。

有时候我们遇到事情,不是寻求最优方案,而是不知不觉在证明,“我是对的”。

这种对原有想法的“保护”,就是自我意识。

只有怀疑之前的自己,才能突破自我意识,寻找到新的出路。

比如,我就是放弃掉那个“别试了,肯定行不通”的想法,突破对原有流程的迷信,才想到越过审核部门,直接去找签证科,最后轻易解决了问题。

思维盲点,则是指你常常会有自己看不到,或者理解有误的地方,你却并不一定知道。

比如,年轻兽医对通信产生兴趣后:

克服掉“跨行业好困难,根本不可能”的思维盲点,成就了另外一个自己。

自我意识和思维盲点,会让你以为眼前的大门,就是唯一可走的那条路。

才有那么多人心酸的抱怨,“我真的已经拼尽全力了啊”,那是因为,他们总想靠双手就爬上光溜溜的围墙,努力再努力。

根本不去留意,拐角就放着一架梯子。

而这,正是我在华为学到的:

永远别放弃希望,随时保持头脑开放,总是好奇,总在尝试,你搞不好会发现另一道“后门”。

门背后的风景,常常美得出乎意料。

  • 作者:格总。职场老司机,80后段子汪,干货有洞见,鸡汤有思想,你要不要来尝一尝?微信公众号:格总在人间(ID:I-Gargamel)。

【本文已获授权,如需转载,请找原作者授权,谢谢合作!】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7+1
取消收藏
华为  职业生涯  工作  幸存者偏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