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创业者背后,都有大量多巴胺的支撑

仇子龙,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许多人对神经科学感到陌生,但其实它与我们的生活紧密相连。

例如多巴胺支撑着每个有目标的人不断攀登,内啡肽使我们在运动中获得愉悦感,血清素能让人感到单纯快乐,减少抑郁。

我曾尝试寻找商业和神经科学领域的结合点,经过这次对谈也有了一些答案。

今天,我把这次对谈内容毫无保留地分享给你,希望能对你有所启发。

1、行动催化剂:多巴胺

一开始,我给仇子龙讲了个我们商学院的经典案例

你想去商场买个电钻,但其实你的真实需求是打个孔。因为要打孔,所以买电钻。

我们顺着这个思路去不断深究,你会发现,打孔是为了把照片挂在墙上、挂照片是为了回忆美好时光。

到最后,你会发现最深层的需求,其实是美好时光带来的多巴胺分泌。

你看,买个电钻背后的需求竟然是多巴胺分泌。那其实所谓的满足用户需求,已经涉及到神经科学层面了。

于是我向仇子龙提出了第一个问题:从您专业的角度来看,多巴胺是什么?有什么作用机制

仇子龙告诉我,多巴胺是在人确定动机后,支持着他不断攀登,享受过程,完成目标的化学质。

个例子。一个创业者,他非常热爱一门事业,想把一家公司上市。这个是他的明确动机,因此这时他脑中的多巴胺是最多的。

创业的过程很艰辛,会遇到很多困难:没时间陪家人,为公司各种事发愁,所以他在创业时是不开心的。但因为有多巴胺的分泌,会产生一种特殊的满足感,因此他会觉得创业过程是享受的。

一旦把公司做上市了,脑里的多巴胺也就没了,目标达成后就需要重新找更高的目标。

所以多巴胺对人很重要。

因为它在我们有动机去做一些事情时,可以使我们享受这个过程。

我们的人生需要不停地攀登,而多巴胺是支撑着我们攀上去的重要物质。

但需要注意的是,一旦动机性的方向不对,多巴胺也会成为可以控制或劫持你的目的系统

例如吸毒和游戏成瘾,他们都有一个很明确的特点:有很强的动机性。

一旦吸毒嗨了,他就会不惜所有代价去找毒品。游戏成瘾也是如此,他要通过不停地打游戏,去获得令大脑开心满足的感觉,这时他们的多巴胺系统是被劫持的。

很多人误以为是多巴胺产生了快乐,但其实多巴胺与快乐无关。

2、快乐源泉:内啡肽、血清素

那什么化学质才和快乐相关呢?

内啡肽。我们大脑里会分泌一些内源的,类似吗啡的物质叫内啡肽。它能刺激我们的大脑,让我们觉得很开心。

内啡肽很有特点,它和多巴胺不同,不需要有很强的动机性。

就像日常吃辣可以刺激大脑产生内啡肽,虽然这种刺激性相对较弱。

跑步也能让大脑产生内啡肽,但得持续跑很长时间。跑的过程中你能感觉到,大脑在运动时有比较温和的刺激,这就是使我们开心的内啡肽。

能使我们快乐的还有另一个化学物质——血清素。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血清素,但它是非常好的一种化学物质。

因为最好的控制抑郁症的药,都是刺激血清素释放的,或者说增强血清素功能的。

仇子龙告诉我,清华大学有个罗敏敏教授目前在做一些很有趣的工作——设计释放小鼠的血清素。他发现直接刺激小鼠的血清素,能让小鼠非常单纯的开心。

那怎样才是单纯的开心?

例如让小鼠跑一会后再给它喝点糖水,喝完后它马上就兴奋了,然后开始分泌血清素。

喝糖水就是一种刺激,不断地刺激以后,小鼠就会单纯的开心。这和多巴胺又不一样,刺激多巴胺的时候,他不会表现出情绪上的开心。但刺激血清素的时候会单纯的很开心。

血清素,是让我们单纯开心的一种化学质。

——

你可能会疑惑,为什么吃糖就会开心?

因为糖是一种能量的来源。过去吃不饱,大家就拼命吃。不喜欢吃糖的积累不了糖分,自然而然就被淘汰了。喜欢吃糖的会产生愉悦感,因此活下来了,这是一种机制

但今天我们不需要靠吃糖来储存能量了,所以现在吃糖都是为了获得开心,因为吃糖就会开心的这个机制已经形成了。

基因是希望人不断去吃糖,所以给了人一个奖励机制:吃糖就会开心。

这样就产生了一个东西,我们可以把它想象成一张奖励机制表。这张表是通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方式,不断的淘汰,最后写在基因里面。

在奖励机制表里,有明确的做什么事就会得到相应奖励。奖励也许是多巴胺、内啡肽、血清素。

就像仇子龙说的,想要获得快乐有三种方法。

一种是通过目的性很强的多巴胺,去找事情做,例如完成艰难的工作

另一种是通过长时间持续锻炼去刺激内啡肽。

还有就是刺激能让大脑觉得单纯开心的血清素。

这三种不同的化学物质,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实现开心。

3、神经科学=认知科学

看到这里,相信你对神经科学有了一定的了解,但你懂得如何分辨吗?毕竟有人还曾将它和认知科学混淆。

我也是个门外汉,遇到好奇不懂的事情也要向专业人士请教:神经科学和认知科学有什么区别?

仇子龙说,神经科学和认知科学都是研究大脑,只是研究的方向不同。

认知科学家,往往是从宏观的角度研究人的大脑。例如大脑在做认知抉择跟判断的时候,大脑的哪个脑区会出现变化。

神经科学家,是从底层的基因方面入手,去研究大脑的一些功能。

听完后我对这两者的区别也有了大概的定义

认知科学就像神农尝百草,不断测试,摸索经验结论。

而神经科学是从基因,原理级的角度去思考研究。

4、从基因脑科学看商业世界

仇子龙用通俗易懂的案例讲解了看似复杂的多巴胺、内啡肽、血清素,这令我十分佩服。

我尝试着将这些概念和商业串联起来,发现商业中也存在一套奖励机制表。

比如说游戏公司,他解码了这张表,知道原来做这件事就能使你开心。于是他把游戏设置为走两步就有一个宝箱,马上就能打个小怪,就能得多少分。

看似在不断给你即时满足,但其实它是在解码。就是它黑进了你这套奖励系统,用另外一种方式刺激你的化学质分泌,令你产生了开心、愉悦、满足感,然后去买他的东西。

过去还有一些商家会凭经验去解码。

例如这东西卖完以后,商家会开始分析哪个颜色和款式卖得好,用户喜欢怎样搭配。

过去可能只是凭经验,但现在大家都会研究,看不同颜色的搭配会在大脑中间会产生什么样的反应。

——

在道德和法律允许情况下,商家们该怎样用好这套机制表呢?

就是要研究清楚这套机制,然后用这奖励机制表刺激快乐因子分泌。

个例子。在过去,人们为了生存要获得比较优势,必须比你的竞争对手要有优势。一旦获得比较优势之后,大脑就会分泌一点东西。(目前还没有科学依据,也许有一种机制就是获得比较优势)

所以现在,游戏里有排行榜,学校里有成绩排名,连微信都出现了走路步数榜。一旦做出比较机制也就有了比较优势。

就像你今天走的步数不如他多了,你就会想再多走一会,等步数达到前三名你就开心了。

没有这张表之前,你的快乐是来自走路本身的快乐。有了这张表之后,你的快乐有一部分可能就来自于获得比较优势的快乐。

5、商业家该如何运用奖励机制表?

今天我们做一个产品,要懂得运用奖励机制表,让客户消费者获得更大的快乐。

比如说电脑一开机,就显示你的开机速度战胜了85.4%的全国用户,你当时就能获得一点点快乐。这快乐追究到神经科学的角度来说,一定是因为机制里的质。

再比如获得安全感的快乐,也许这种快乐不是来源于多巴胺,而是内啡肽,血清素。

因为这是被人类社会忽略的一个本能行为,仇子龙的课也说过,所有的行为都可以分为本能行为和习得行为。

习得就是我上学后学到的那些,但是本能行为基本上就是怎么趋利避害。为什么避害?因为我不避天敌,我就要死掉了。

我怎么趋利?因为趋利是让我得到吃的,但这个趋利的同时会让我大脑得到很愉悦的满足。

这些趋利避害的本能行为,我个人认为就是解开人的现代社会,也许是商业这个问题和密码的重要一步。

——

在商业的奖励机制表中,让用户更快乐的因素有比较优势、安全感,还有炫耀。

比如商业世界中的炫耀。你告诉别人,我这个包很好看,它不仅质量好,它还是LV的,LV的Logo大大的印在外面。

有人说我就是因为质量才买的。为了质量,但为什么非要显露LV的标志?其实这就是炫耀。

你说他炫耀,他一定不高兴。但做为一个商业家,你要明白背后炫耀的基因,通过这种本能行为的反应,满足他的炫耀心理

装是一种美的刚需。把这种刚需,炫耀的本能发挥出来,也有机会获得商业成功。

最后的话

从今天的对谈中,我们了解了多巴胺和动力有关,内啡肽、血清素和快乐有关。

而这些的背后,是一张奖励机制表。你做什么事情,就会获得什么化学质的奖励。

商业中也有这样的奖励机制,许多商家已经从机制表中看到了用户需求,他们运用机制表让用户获得了更多快乐。那么你懂得如何运用这张表了吗?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3+1
刘润

作者简介:刘润,“刘润”公众号主理人,互联网转型专家,前微软战略合作总监。任海尔、中远、恒基、百度等多家知名企业战略顾问,他总能将复杂的问题,抽丝剥茧地探寻出商业本质,发布在他的公众号“刘润”(ID:runliu-pub)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