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研发费用资本化”有三美:一美化利润,二美化资产,三美化现金流

今天在分析恒生电子财报时,发现该公司2018年投入研发费用14.05亿元,占主营收入32.63亿元的比重高达43%,截止2019年第三季度该公司投入研发费用10.43亿元,占主营收入22.97亿元的比重高达45.4%。关键是每年大额研发投入居然都作了费用化处理,0元资产化,为什么它就不能同乐视一样选择较大比例的研发费用资本化呢?如此处理,这些资本化的研发投入实际上就是利润,这样利润表多好看啊!除了恒生电子这样不屑于资本化的清流外,董小姐的格力电器,每年研发支出超过40亿,也是0资本化。真要为这些企业点赞!我相信这么高的科技研发费用即使没有列为“资产”,未来也必有厚报。

对于研发费用资产化还是费用化的问题,我是反对资本化的。中国会计准则就不应该国际会计准则,装模装样地将“研发”分为研究阶段和开发阶段。然后,规定研究阶段的支出走损益,属于费用化支出。对于开发阶段的支出也看似“科学”地分两种情况,符合资本化条件的在达到预定用途后,计入无形资产科目,不符合资本化条件的走损益。

Ice_z66:研发费用资本化其实就是财务数据耍流氓。

马靖昊:对头!可以通过资本化比例的调整任性地对财务数据耍流氓。

我个人认为将研发费用资本化是错误的,其理由为:

一、无法判断研发投入未来究竟能给企业带来多少收益,也无法判断研发成果的效益会延续到以后多少个会计年度里。既然无法判断,那么会计准则里将研发费用资本化的核心理由“收入成本配比”就不能成立。再退一步讲,假如所有的开支都要照这个思路来配比收入的话,某企业销售部花了500万元广告费拉来了一张五年的订单,那么销售费用要不要资本化,如果这张订单总计是100台设备、但不确定每年具体发货几台,是不是还得完工百分比法的思路卖一台摊5万元费用?这不是很荒唐吗?因此,在研发费用问题上,不能刻板地去套用配比原则,强行把支出和收入的会计期间划等号。

天地-流形:这样做说是鼓励研发,老师觉得有合理成分吗?如果不这样做,是不是研发会被抑制。有无优化方案?

马靖昊:这个与放在资产还是放在费用里没有多大关系,用足用透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政策就可以了。

二、资本化处理的确认在实际操作中存在很强的主观性,弹性空间太大,严重干扰公司实际利润,会导致企业财务报表之间失去可比性。

比如科技龙头科大讯飞2017年研发投入约11.45亿元,其中资本化处理的研发投入约5.49亿元,科大讯飞2017年的净利润只有4.35亿元,也就是说如果把研发投入全都费用化处理,它2017年实际上是亏损了1.14亿元。让我们换个角度来对比:假设恒生电子2017年12.79亿元的研发投入也按照55%的比例资本化,那么当期可以增加7.03亿元的利润,恒生电子2017年的净利润约11亿元。都是计算机上市公司研发费用的处理区别如何之大,拿恒生电子与科大讯飞的报表进行对比,有可比性吗?为了解决这种不可比性,最终是不是还得麻烦大家对财务报表进行调节,或者是全部费用化,或者是全部资本化,然后再作为对比的依据。

Miss_M_Monica:资本化确能调节利润,但是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以后每年摊销也会回到费用中,而且随着每一年研发资本化项目的积累,就像滚雪球一样。

马靖昊:是的,研发支出资本化还是费用化向来是利润调节器,费用化影响当期利润,资本化计入无形资产后可以增加当期利润,但这些计入到无形资产中的研发费用在未来会通过摊销或减值的方式,重新回到利润表

可以说,允许研发费用资本化处理让会计调整之把戏在上市公司年报中经常上演,比如贾总是会计出身,在这方面的操作就游刃有余,乐视网多年以来将60%左右的研发费用资本化,这个比例是极其不正常的,将太多的“管理费用”从利润表中搬走到资产负债表中的“无形资产”中去了。当然,乐视网的今天也是有目共睹,计提了多少无形资产减值损失啊。因为乐视网太过分地、也太有目的性地将研发投入进行了资本化处理,等于是将费用记作了无形资产,这些实际上形不成资产的费用最终还是费用,无形资产减值就不可避免了。

BinbinBao:研发费用 费用化和资本化处理出发点是好的,但唯一问题是审计无法判断是否费用化还是资本化,研发费用过于专业,一般只有企业内部人员才知道。

马靖昊:其实内部人员也不一定真正知道,但董事长总经理一定知道这么做是可以出利润的,更别说会计出身的贾跃亭了。

从美化财报角度,我总结“将研发费用资本化”有三美:一美化利润,二美化资产,三美化现金流。比如一个亿的研发支出,进入当期费用就是减少一个亿的利润,但是如果转入无形资产,第一,“凭空”多了一个亿的利润;第二,总资产增加了一个亿;第三,资本化研发投入的现金流出不会记在经营性现金流出里,就会让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虚高一个亿。真是美啊美!

射程之内皆朋友:请问马老师,资本化的研发支出是放在经营活动现金流量里还是投资活动现金流量里?

马靖昊:资本化的研发支出是放在投资活动现金流里,具体是在“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所支付的现金项目中反映。费用化的研发支出列入经营活动项目中反映。

资产就是资产费用终归是费用,不是资产的“资产”最终都得通过“大洗澡”减值,恢复其本来面目。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7+1
马靖昊

公众号|马靖昊说会计 (ID:majinghao920)财政部新理财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中央财经大学研究生客座导师,《财会月刊》、《财会信报》特约主编,北京市职业院校特聘专家。